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九天劍魔 > 734蛇毒
    第734章

    一聲怒吼,就夾雜著強大的火焰,直接把眼前的荼黎淹沒,突如其來的變化,讓荼黎根本就無法反抗,瞬間就被如潮水一樣的聲浪和火焰所淹沒。

    別說是荼黎,旁邊的人,也是被聶楓這突如其來的一擊弄的呆住了,畢竟吼一聲就擁有這么強大的力量,這恐怕誰也沒有想到過,而當火浪過后,荼黎身上的衣衫就盡數被燒成了灰燼,露出了那詭異的身體。

    只見荼黎的身體呈現墨綠色,身上布滿了層層的蛇鱗,顯得極為的恐怖,四肢修長而細,一雙眼睛完全就是蛇的眼睛,盯著聶楓的時候,正散發出了一種極為陰毒的光芒。

    “哈哈……想不到,巫殿中人居然還有沼澤蛇人的存在,你們巫殿還真的喜歡‘藏污納垢’啊,哈哈……”看著那渾身蛇鱗,形如半蛇的人,青蓮長老就哈哈大笑了起來,而聽到了青蓮長老的話,鬼幽與昊天都是臉色劇變,只有簋犧還是一臉的無所謂。

    “嘿嘿,蛇人又怎樣了,只要戰勝你們不就可以了?”終于,簋犧就發出了一聲冰冷的笑聲,對于蛇人的事情,簋犧是絲毫不感到有半點的不妥,而聽到了簋犧如此言語,不單是天玄殿中人,就連巫殿之中的一些人也是臉色微變。

    這沼澤蛇人,是生活在九黎統治之地的沼澤中的異類,可以說,是屬于九黎一族地方的一種少數民族一樣,而對于這些蛇人,九黎一族之人都多視之為下賤之物,所以當看見巫殿中的人居然有著蛇人存在的時候,都是感到極為的詫異,就如同是皇宮的衛隊里面,居然有著乞丐在里面一樣的感覺。

    大概是感受到了周圍的人的異常目光,那蛇人荼黎就怒嘶了一聲之后,朝著聶楓再度撲去,一雙手的指甲瞬間就再次增長,閃爍著寒光的指甲,就朝著聶楓的頭直接抓下來。

    “找死!!”

    強忍著暈眩的感覺,聶楓就朝著荼黎撲來的方向不斷的轟出冰玄指與炎旋指,可是由于頭昏的緣故,聶楓的指旋全數失去了準頭,輕易的被荼黎閃開了,只見剎那之間,荼黎已經閃過了聶楓的指旋撲到了聶楓的前方,寒光閃爍的利爪就直接抓下來。

    “死吧!!桀桀桀……”

    瘋狂的笑聲才剛起,荼黎那瘋狂的神色就猛的僵住了,原來,荼黎的雙手,砸到了聶楓的身上時候,卻是被一層奇異的火焰斗鎧所阻擋,更可怕的是荼黎的手掌也被這陡然出現的斗鎧的尖刺所刺穿了。

    “現在的你不能再到處亂跑了吧?”冷冷一笑,聶楓的身上就爆發出了強烈的殺意,還沒有等荼黎抽身而出,聶楓的右拳已經狠狠的朝著荼黎的肚子轟出。

    ‘轟!!!’

    就如同是轟在了一塊滑膩的鋼板之上一樣,一聲巨響,聶楓的拳勁就被這蛇鱗瀉去了不少,但即使是如此,強大的拳勁還是化為了火焰之龍,瞬間就沖出了荼黎的背后,直竄向天空之上,而荼黎那藍色的鮮血也直接從口中噴出。

    “殺!!”

    荼黎熬過了一拳帝極拳,但這卻只是開始而已,雖然頭腦一陣昏眩不已,但如今的荼黎雙手卻是釘在了斗鎧的尖刺之上,根本就無路可走,聶楓的雙拳,就如同是暴風雨一樣的朝著荼黎的身上瘋狂的轟出,而荼黎身上的鱗片雖然能夠卸開對手大部分的元氣,但依舊是被那如同無窮無盡的浪潮似的拳勁轟的不斷吐血,身上更是瘋狂的響起了骨爆之聲,駭人聽聞!

    “去死!!”

    終于,一頓瘋狂的轟擊之后,聶楓的右手就猛的轟在了荼黎的胸膛上,金色的光芒爆發,如海嘯一樣的巨力就猛的從聶楓的右掌直轟而出,而荼黎也在這沉重的轟擊之下,直接被轟的如同炮彈一樣直飛半空,一雙手,則是早已經因為這巨大的力量而被撕裂!

    ‘轟!!’

    侵入到了荼黎體內的火焰,在荼黎飛到了半空之中后,就無情的在荼黎的體內爆發,可怕的火焰卷席而起,把荼黎的靈魂都灼燒成了灰燼,對于荼黎被殺,簋犧卻是一點可惜的情緒都沒有,只是冷冷一笑之后,就輕輕的拍了拍手掌道:“果然不錯,英雄出少年,這次是我輸了,嘿嘿,只要你再戰勝一個人,就是你贏了。”

    簋犧的話充滿了戲謔的意思,而眾人一看聶楓此時的情況,就完全明白到,為什么簋犧的語氣中是那么的胸有成竹了。

    只見轟飛了荼黎的聶楓,此時是臉色鐵青,微微搖晃的身體,可看出此時的聶楓情況怕不是用有點糟糕就能夠形容的,一雙眼睛也是不時的失去了神采,這明顯就是蛇人爪子中的蛇毒所導致的情況。

    “那蛇人身上的到底是什么毒素,難道是連異火都不能驅除的嗎?”在一邊觀戰的閻皇,自然也是看出了聶楓的不妥,一把把身邊的一個天玄殿弟子拉了過來,閻皇就冷聲問到。

    “你干什么,有毛病嗎?”被閻皇一拉,那天玄殿的女弟子就一陣憤怒回頭喝到,不過很快,閻皇與那女弟子都愣住了,因為閻皇拉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處處與眾人作對的缶蓮。

    “怎么是你……”看見了這隨便一拉的人居然是缶蓮,閻皇就一陣的惱怒,不過很快閻皇就對缶蓮問道:“這蛇毒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異火驅除不了嗎?”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冷冷一笑,缶蓮原本是懶得告訴閻皇的,但看見閻皇眼中閃動的那種危險氣息,缶蓮就冷哼一聲說道:“罷了,當是我發慈悲好了,聽著,沼澤蛇人的蛇毒,是一種很特別的毒素,實際上,這并不是真的是毒。”

    “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這沼澤蛇人的爪子上的,其實并不是真的毒素,不然的話,這么久那聶楓早就死了,沼澤蛇人的劇毒是在牙中,爪子的則是一種強烈的麻醉之力,而且還是元氣幻成的麻醉之毒,入體之后瞬間就能夠讓人半身麻痹而且昏眩想睡,但實際上卻又不是真正的毒藥所以無法驅除,而其實,只要大睡一覺之后,明天起來就沒事了,當然廝殺時候中了的話,那卻是致命的了。”

    聽完了缶蓮的話之后,閻皇就明白現在的聶楓到底是怎樣的狀況了,看來這簋犧是一早已經有了預謀,只要聶楓被這麻痹之毒沾上了,那最后一場就異常危險了。

    “最后一人,按道理應該是輪到我出了吧?”就在這個時候,一臉陰沉看不出感情波動的昊天,忽然就猛的踏前了一步說到,聽到了昊天的話,,簋犧與鬼幽都是頓了頓,終于還是簋犧說道:“也對,這次畢竟還是昊巫尊的事情,最后就讓昊巫尊出人了結他吧。”

    聽到了昊天的話,昊旒也是萬分的緊張,而看著昊旒的樣子,昊天就微微閉上了眼睛,仿佛是在思考著什么,一陣之后,昊天才張開眼睛說道:“這次的事情起因,還是因為少女被抓的緣故,既然是這樣,第三場就讓小女昊旒出場吧!”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