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幻靈異 > 狩魔手記 > 章十三 戰爭 中下
    紅袍武士神色肅穆,眼中卻可以看到隱藏著深深的憤怒。他的任務是潛往總督宮殿,襲殺那里的一切人等。但是他剛剛潛入金字塔沒多久,塔內就突然響起刺耳的警報聲,然后局勢變得一片混亂。在封閉的走廊中,這群慌亂中跑過來的普通人把所有的空間都堵死了,沒有給他留下一點閃避的余地,甚至其中一個突然轉向的人還撞在了他的身上!

    他本不準備把力氣浪費在這些螻蟻般的普通人身上,想借著混亂從人群中穿過去,不附加能力的沖撞暫時還破壞不了他的潛行能力,可是黑人隨后歇斯底里的一腳和滿嘴的污言穢語卻成功激起了他的怒火!在太陽帝國的傳統中,紅袍武士都是太陽神的近侍,靈魂會在死后升入太陽核心,那是太陽神的神國,他們將在那里與神一起得到永恒。所以無論在哪里,無論面對誰,紅袍武士都有著崇高的地位,何曾受過如此侮辱?

    而另一方面,在眼前這些普通人的眼中,這名紅袍武士實是死神無異!

    短刀的速度已經快得讓人分辨不出它的軌跡,但是那一串串在空中拉出的血珠卻把它揮舞的痕跡勾勒出來。紅袍武士一步步向前走著,光著的大腳踏在紅巖鋪就的地面上,不斷有沉重的回響,象是死神的鼓點。每一秒,紅袍武士都會揮出數十刀,或者落在幾個人身上,或者由一個人承擔。串串血鏈瞬間在空中織就了一張血網,將紅袍武士從中走過時,血網就披在了他**的身體上,轉眼間就為琥珀色的肌膚刷上一層濃郁流動的血色。

    這,就是神之武士的紅袍。

    面對著十幾個只顧逃命的普通人,紅袍武士已經連虐殺都算不上,他是在**著這些阻擋了他前進道路的障礙物!比如那名辱罵過紅袍武士的黑人就被一刀挑起,隨后就詭異地浮在空中!他的身體是被一刀刀極速切削的力量托在空中的,而紅袍武士在他面前整整站了兩秒!隨后,紅袍武士從黑人身側繞過,黑人表情呆滯,浮空的身體終于落在地上,卻瞬間分散成數百小肉塊,四處滾散,血則噴射成霧!在血與碎肉之間,浮現一具完整且潔凈的人骨骷髏。

    在神之武士的手中,殺人已經成為一種藝術,但短刀的刃鋒卻始終如一的雪亮光潔。

    沉浸在憤怒和殺戮中的紅袍武士忽然察覺到一絲寒意。他猛然停下腳步,向周圍望去。此刻他已經站在走廊的轉角處,身后是肉塊與白骨鋪成的路,潺潺的血液是路側的溪流,前方是黑暗的走廊,走廊盡頭有一盞應急燈,暗淡的紅色只照亮了它周圍一小塊地方。三名殘存的獵物正跌跌撞撞地跑著,過度的恐懼幾乎抽干了他們的力量,有一個人摔倒,甚至都忘記了站起來,竟然就此趴在地上向前爬著。

    只要半秒鐘,紅袍武士就能夠撲殺這三頭獵物。剛才他甚至想好了下一刻出手的殺人法,刺破肝臟是不錯的選擇,致命,足夠長的痛苦,而且節省時間。他已經在這里浪費了太多的時間。雖然不知道是哪個倒霉的同伴觸發了警報,但從另一個角度看,混亂也給他們的刺殺帶來了許多方便,至少這些本來會被最后掃除的障礙物自動跑到面前來,不用在偌大的金字塔里四處搜尋。

    可是紅袍武士雙腳牢牢釘在原地,沒有挪動一分一毫。他抬起頭,向頭頂望去。

    不知什么時候,一頭奇異的生物已經懸掛在通道的頂壁,正用一雙幽綠的眼睛盯著他。這是一個狼一樣的生物,不,嚴格點說,它只有頭部長得象狼,長而尖的前吻顯然具備非同小可的殺傷力,而四肢比普通的狼長了至少一倍,寬而粗壯的前身和收束流暢的下半身顯示出卓越的靈活性。它的足底似乎有隱形的磁石,居然可以掛在光滑的頂壁上,而頭部反扭了一百八十度,就那樣注視著紅袍武士。

    “這是什么?它是什么時候出現的?”紅袍武士心底有些駭然。但他信心仍在,任何猛獸都不可能是嚴格訓練的紅袍武士的對手,哪怕是帝國那些體型巨大、力量驚人的戰爭巨獸也不可能。

    就在此時,頂壁上的狼型生物忽然撲了下來,一雙大得不成比例的前爪彈出長度堪比紅袍武士手中短刃的利爪,向他頭臉抓來!而尖銳的風聲顯示這一撲的驚人速度和力度。

    當的一聲,紅袍武士的短刃已擋住了切來的狼爪!他手臂上的肌肉一陣顫動,即使有以下對上的方位劣勢,他仍是沒有想到這只異生物的力量竟然會大到如此地步,幾乎超過了五階力量的能力者!帝國的生物兵器中也只有兩三種的力量比它更大,但那些都是戰爭巨獸,體型至少是它的數十倍!擁有如此力量的同時,它的速度也快得異乎尋常,讓以暗襲、力量和速度著稱的紅袍武士也感覺到了壓力。而且在巨大力量的對撞中,它的爪子居然沒有被材質特殊的短刃削斷!掃到與刃口對峙的利爪上那微不足夠的小缺口,紅袍武士的臉色開始陰沉。

    前爪被擋,它兩只后爪如毒蛇般探出,六根同樣長達二十厘米的利爪彈出,狠狠插向紅袍武士的肚腹!這一下只要抓實,就是有標準六階防御力的紅袍武士也會被當場開膛!

    紅袍武士短刃向前一推,強大的力量把它震得向后飛出,隨后閃電下擊,擋開了插向腹部的后爪,最后短刃則在空中消失,以超出肉眼捕捉能力的速度剖向它的肚腹!以牙還牙,紅袍武士決定把它也開膛,對任何生物來說,這都是致命的重傷。

    狼型生物一聲嚎叫,空中一個翻滾,詭異地向后彈出,然后四肢著地,穩穩地落在地上。它的姿勢很詭異,身體幾乎是貼伏在地面,雙眼死死地盯著紅袍武士。這個姿勢下,它隨時都可能暴起,再次發起狠厲的攻擊。

    不過紅袍武士露出殘忍的笑容,他清楚知道,剛才那一刀已經得手。

    雖然那怪獸的肌肉極端堅韌,簡直硬如鋼絲,但也被短刀切斷了整整一束。中了這么一刀,狼型怪獸的反應速度必然大打折扣,更加不是他的對手了。

    紅袍武士大步向前,被他肆無忌憚的沖勢一激,狼型異獸低吼一聲,猛然如炮彈般彈起,利爪披頭蓋臉地向他抓去。

    “喝!”紅袍武士斥喝一聲,左臂一抬,居然以血肉之軀硬擋利爪,右手的短刀已快得若一抹浮光,沒入對手的胸肋!而狼型生物可以抓開鋼鐵、刺穿巖石的利爪,在紅袍武士粗壯的手臂上居然只能刻出幾道僅有一厘米深的傷痕。這種程度的傷,也就比破皮稍微嚴重一點。可是紅袍武士的一刀卻是貼著對手的前爪根部刺入胸肋,整個刀身全部楔入,直沒至柄,哪怕沒有刺中哪個內臟,光是切斷的肌肉也足以再次削弱對手的攻擊和行動能力。

    短刃疾進疾出,在狼型異生物身上連捅三記,紅袍武士才左臂一揮,把它狠狠甩在對面的墻壁上!轟的一聲,堅硬紅巖砌成的墻壁竟然被異狼的身體撞出一個淺坑,裂紋蔓延出數米!它一聲嗚咽,身體從淺坑中滑落,又恢復成了四肢踞地,身體貼伏地面的進攻姿態。但是這一次,開始有暗色的血從身下流出。甚至能夠看到它身側恐怖的切口。

    紅袍武士冷笑著,左腳踏前一步,準備徹底把對手**。作為一只沒什么智慧的生物兵器,能夠讓他受傷,已經算是威力十足。就在他踏出這一步后,忽然從眼前這只狼形生物的眼中看到了一絲嘲弄。

    等等,嘲弄?怎么會是嘲弄?紅袍武士心頭劇震。出身太陽神廟的他和不少生物兵器打過交道,其中不乏具備某種程度高智慧的物種。它們會憤怒、高興、悲傷、畏懼,但絕不會嘲弄。只有已經發展出足夠高度的文明和社會形態的種族,才會出現嘲弄的情緒。紅袍武士確定自己不會看錯,難道說這頭看上去只是靠著本能在戰斗的野獸,竟然會是某個具備高度文明的種族?

    就在一怔之際,紅袍武士忽然感覺到自己正上方吹下來一縷微弱的氣流,它吹拂在光滑油膩的頭頂,于油層上掠起一道小小的漣漪。

    幾乎在漣漪形成的同一時候,紅袍武士的短刀就閃電上揮,架住了悄然刺來的一爪!借著反震力,紅袍武士大步退后,幾步就退出轉角,同時避開了凌空抓來的兩只后爪。

    又是一只狼型異生物出現在紅袍武士面前。然而紅袍武士忽然覺得肋下有些微涼意,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被堅如崗巖般肌肉覆蓋的肋部多出三道深達三厘米的劃痕,裂口外翻,從肌肉紋理斷裂的切面處幾乎可以看到肋骨。他霍然抬頭,死死盯著人立在轉角后,正緩緩收回前爪的狼型生物,眼中已布滿了殺氣。

    三只霍爾奎拉!

    ps: 晚些時候還有一更。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