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仙俠 > 不朽凡人 > 第三百零五章 有沒有問過我
    星空碼頭一樓大廳中,龐起眼里充滿了失落。他身邊站著的蓉荷和熊興藤,一樣是帶著自卑。三人都渾身是血,顯然剛剛從星空回來。

    “楚姐,我們不適合留在這里,就此別過了。將來若是莫兄回來,請楚姐幫我們問一下好。”龐起的聲音沙啞,比起當初要去失落沼澤的時候,更加頹廢。

    楚芊樓咬了咬嘴唇,“我們既然是一起組隊來的,那將來就一起走吧。我身上還有貢獻分,到時候我再借一些給你們就好。”

    熊興藤躬身施禮道,“楚姐,謝謝你。我們已經用過你太多的貢獻分了,你帶著紫菡師妹,也不容易。之前我們并不知道在星空殿生存下去還必須要貢獻分的,如果知道的話,也許我們會另做打算。”

    龐起三人甚至包括莫無忌都不知道,星空殿中任何地方休息,都是要貢獻分的。你總不能時時刻刻都在星空殿走來走去的吧?就算是在星空碼頭,呆的時間超過十二個時辰,也同樣需要星空貢獻分。

    至于在這里尋找好的修煉場所和住處,那貢獻分更是驚人無比。

    但他們三個實力較低,和楚芊樓一起去過星空多次,每次得到的貢獻分還不夠一個人過幾天的。長期下來,就連楚芊樓身上的貢獻分也不多了。

    至于加入修士軍,三個人根本就不敢想。以他們被景家追殺的身份,一旦加入修士軍,馬上就會暴露出來。景家的能量,很快就可以找到三人的存在。

    楚芊樓也有些猶豫了,帶著龐起三人的確是影響到了她和紫菡的修煉。她并不在意這些,她現在想要晉級,不是靠修煉幾天就能成功的。她更想要通過星空戰場的戰斗,去提升自己的實力。

    只是她和龐起三人也是因為莫無忌,這才走在一起成為朋友。龐起三人要走,她也沒有辦法強行讓人家留下來。事實上她能夠理解龐起三人,換成是她的話,也許她也會做出同樣的決定。

    “龐起?”一個聲音突兀的叫了起來,聲音中帶著殺氣。

    龐起幾人立即側過臉,看見星空碼頭一樓大廳的門口走進來四人,三男一女。剛才叫他的人,龐起認識,是景家的真湖境修士,景奇梁。

    “丹舞……”龐起根本就沒有去看景奇梁,他的目光直直的看著那名女子,整個人都有些顫抖。他的眼里此刻完全是悲傷,甚至還帶著一絲茫然。

    在他心中,景丹舞純潔單純,因為用景家的半月匙交換給他作為定情物,結果被景家關閉起來,然后百般折磨。雖然他現在沒有被景家抓到,可是他心里無時無刻都在煎熬著。不為別的,就因為惦記著景丹舞在受盡折磨。

    可是現在,景丹舞的樣子哪里有半分受盡折磨的痕跡?她滿臉笑容,依然是當初的清純模樣。至于修為,更是跨越了元丹,氣勢都超過了他。不但如此,景丹舞和身邊的另外一名方臉男子形狀親熱,明顯是道侶關系。

    景丹舞也看見龐起三人,頓時皺起了眉頭。

    “此人是誰?”站在景丹舞身邊的那名方臉男子聽到龐起直接叫丹舞,也是臉色一沉。

    景丹舞連忙說道,“揚東哥,此人叫龐起,曾經是我景家的護院。只是此人品行太差,在我景家偷走了一件東西。后來我景家一直在追殺他,沒想到此人如此狡猾,和他的同伙逃到了星空殿來了,難怪我景家一直沒有他的消息。”

    龐起張口就是一道血箭噴出,他就感覺到自己的心被撕的粉碎,這一刻,他不但是一個小丑,更是一個一廂情愿的白癡。

    “莫兄果然沒有說錯。”熊興藤握緊了拳頭,他在提醒龐起。龐起是他們的大哥,誤會他們沒有關系。但將莫無忌一番好心當成對景丹舞的壞話,的確是太過分了點。當初莫無忌可是直接說了,景丹舞騙龐起的,龐起手中的半月匙也是假的。偏偏龐起不相信,若不是蓉荷,甚至還和莫無忌生氣。

    龐起深深的吸了口氣,這才緩緩說道,“興藤、荷兒,我對不起你們。莫兄非常人,不會和我這種可憐蟲一般見識。我龐起妄活幾十年,居然將一個婊子當成自己最重要的人。卻一直忽略了最重要的人就在我身邊。”

    “起哥……”蓉荷感覺到眼睛有些模糊,和龐起相識以來,這是龐起第一次叫她荷兒。

    “奇梁,你去星空事務大殿做一個報備,我景家要帶走幾個犯事的家奴。”走在最前面的那名肥胖男修忽然說道。

    景奇梁連忙躬身應道,“是,散叔。”

    說完,景奇梁迅速回頭離開。

    楚芊樓正想說話,龐起趕緊攔住了楚芊樓,“楚姐,請你幫我帶著荷兒和興藤走吧。那人叫景江散,虛神境六層強者。”

    龐起擔心楚芊樓幫他出手,連忙將話說在了前面,不要連累了楚芊樓。

    楚芊樓果然頓住了,虛神境七層實力比她還要強。如果她一個人,她倒是不在意。可是有紫菡在身邊,她還真的不敢動手。

    那叫景江散的胖修顯然是聽到了龐起的話,冷笑一聲說道,“偷了我景家的東西,還想走?呵呵。”

    說話間,他已經封住了楚芊樓幾人的去路。在景奇梁沒有拿到景家捉拿小偷的報備之前,他還不敢動手。過他相信,這個報備很容易就可以拿到。畢竟龐起幾個不過是螻蟻散修而已,他景家可是抱上了晏家的大腿。和景丹舞一起的,更是晏家的后起天才晏揚東。

    晏家可是星帝山三大家族之一,晏揚東自己本身就是天才,而他的弟弟晏揚南資質甚至比晏揚東還強,人榜第一的存在。在星空殿辦這點事情,自然不可能有問題。

    果然,僅僅半炷香不到,景奇梁就返回來,手中還帶著一枚令牌。他將令牌交給了肥胖的景江散,“散叔,這是我景家捉拿家賊的報備手令,可以捉拿三個人。”

    說完,他又壓低聲音說道,“另外兩個人是楚家的,其中一個是楚中盛的女兒楚芊樓。所以這兩個人不好動。”

    景江散點點頭,對景奇梁說道,“你去將龐起三人抓起來,馬上帶回景家。”

    “楚姐,你帶紫菡離開吧。”事到臨頭,龐起反而冷靜下來。

    楚芊樓心里嘆息,她就算是不離開,也不敢動手。對方有一個虛神境強者,實力比她還要強。她如果動手的話,不但半點作用起不到,還會讓她和紫菡無法脫身。

    星空碼頭每天都是在殺戮中渡過,最不怕的就是各種事情。現在景家的人要在星空碼頭的第一層大廳抓龐起三人,周圍的修士立即就圍了上來看熱鬧。

    景江散給了景奇梁一個眼神,示意景奇梁速戰速決,不要在這么多圍觀的目光下拖時間。

    景奇梁點點頭,一步跨出的同時大手已抓向了龐起。他一個真湖境三層修士,要抓幾個元丹境的修士,簡直就和吃飯呼吸一般簡單。

    龐起將心一橫,就要拼命。他知道如果被帶離了星空殿,等待他們三人的將是無比凄慘的命運。

    他和興藤反正都是一死也就罷了,蓉荷被帶到了景家,恐怕會生不如死。不知道會被多少畜生侮辱,最后甚至會被賣到雙修樓去,做一個人人都可以上的雙修工具。

    但是龐起很快就發現,他根本就無法動彈,景奇梁的實力遠遠強于他,強大的氣勢就直接將他壓制住。

    龐起心里嘆息一聲,他最對不起的人是蓉荷。如果這個時候能動的話,他會一劍先殺了蓉荷,免得到時候受辱。

    “咯吱!”一聲骨骼斷裂的聲音傳來,龐起感覺到周圍的壓抑一松,整個人變得輕松起來,他還沒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聽到一個溫和的聲音說道,“想要抓走我的朋友,有沒有問過我?”

    “莫兄?”龐起驚喜的看著站在他面前的莫無忌,隨即就震驚的張大了嘴巴。

    他見過莫無忌和一名真湖境初期的強者動過手,那個時候,莫無忌通過手段,最終殺了那名真湖境初期的修士。

    而這一刻,景奇梁卻被莫無忌捏住了咽喉,就這樣拎了起來。很顯然,剛才骨骼斷裂的聲音,是景奇梁的喉骨。

    景奇梁的實力,龐起非常清楚,那可是真湖境三層。這才一年多時間不見莫無忌,莫無忌的實力竟然上升到如此高的境界。真湖境三層的修士,在他面前,就和一只小雞沒有什么區別。

    莫無忌手一張,直接將景奇梁丟出多遠,砸在了星空碼頭一層大廳下的一根圓柱邊。

    如果這里不是星空殿,他剛才會直接殺了景奇梁。

    “你是何人?敢阻攔我景家抓家賊?”景江散看見莫無忌動手的威勢,周身氣勢卷向了莫無忌,同時一步跨前,想要將莫無忌完全封住。

    莫無忌側移一步,抬手一揮,景江散壓向他的氣勢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他雖然只是真湖境四層,也不是什么虛神境修士都能用氣勢碾壓他的。就連斷門的虛神圓滿,也被他輕松斬殺,區區一個虛神六層也想要用氣勢碾壓他,簡直是做夢。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