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王牌投手 > 216.做客真田家
    這天早上,春日云和鄰家美少女相澤圓的陪同下,一起來到了位于神奈川縣內三浦半島上的鐮倉市。

    看著此時春日云手里提著的兩包手信就不難猜得出,今天他們兩個這是探親訪友的節奏了!

    而事實也的確如此,不過今天探的這家人對于兩人而言,親算不上,友也很普通,甚至前幾天還是死對頭的那種。

    說了這么多,大家一定很好奇了吧!~

    好吧,說實話,今天春日云來到這里要探望的人不是別人,正正是幾天前剛和他打過一場縣內棒球賽的對手——真田透。

    說到這里,這其中緣由就意味深長了!

    幾天前,縣內比賽現場,當春日云一棒敲出那記再見全壘打后,說實在話當時久經賽場未嘗一敗的真田透,當時可真真切切體驗了一把失敗的滋味!

    而且這次的失敗并不是差之毫厘的平分秋色,在真田透看來,當時春日云的那一記再見全壘打的打擊,可謂占盡了天時、地利、人和全部的優勢,方才一棒打出的一記定勝負打擊。

    天時,因為在春日云打擊的時候,真田透明顯感覺到有陣風朝自己襲來,也就是說前者打中棒球的時候,剛好有順風為飛出的棒球加持。

    地利,縣級大賽的比賽場地雖然號稱是標準棒球用場,但其實本壘板距離全壘打墻左右兩邊邊線之間只有91.44米,本壘板至全壘打墻中央位置距離亦只有106.68米。

    這是按照青少棒標準規則來建設的場地,所以總體來說打者在打出全壘打擊時,棒球所需飛行的距離其實并不算遠得過份的那種!

    對于已經開始接觸成人標準棒球場規格來進行比賽的高中生選手而言,這樣的球場無疑更能讓他們打出驚艷的一打來。

    而幾天前的比賽,春日云就占了這樣的地利,方才完成絕殺比賽的一擊的。

    最后說的人和……

    無疑才是最重要讓真田透輸球的一點!

    一來,長久的勝利已經讓真田透以及其所屬的山神高中全隊上下人,對于贏球已經沒了最初的那種求勝欲望!

    在心態上,這就對執著目標的松懈!

    再者,真田透或者甚至連山神高中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一點,關于春日云的成長速度遠超過了他們的意料這事。

    因為臨場比賽當中,對對手的了解不夠,這也成為了春日云在比賽當中大放異彩,而山神高中這邊卻對其辦法幾乎全無的原因所在!

    這樣的情況下,人和這點也失去了優勢,山神高中如何能贏,真田透如何能不輸掉比賽,輸掉和春日云的1對1正面較量呢!

    當然,比賽的勝負還有著許多其他方方面面的緣故存在,但總體來說,就是這么一回事了!

    ………………

    話說回來,當天,輸掉了比賽的真田透其實有那么一段時間不斷在心里出現各種對自己質疑的聲音,還有就是對對手春日云因為不理解而想去多作了解的念頭。

    所以到了最后握手告辭時,真天透和春日云兩人一拍即合地商量確定好,比賽完了后兩人有空出來一聚的決定。

    真田透是希望從這次的失敗當中,借由當著春日云的面詢問一些困繞著他的問題,從中找出他失敗的原因,好讓他能學到些什么來。

    而春日云對這次的一聚同樣也是抱著學習的心態,只不過他不同真田透,反而和他相反的是希望從真田透那里,能更好的找出在這場比賽里他所印證了的一些關于球技上的事情。

    比如說……投打前的勢!

    還有打擊技巧、投球出手的技巧等等!

    春日云和相澤兩人來到了市內著名景點,長谷寺所在的那座山山腳下的一間當地有名的道場——真田極真神心流劍道道館的門前。

    只見,這是一間十足日風式的大屋式群建筑。

    應邀獲得進去內里的春日云一路看來,心里估計這個地方大約看去占地有個3、5畝地的面積,地方可謂寬敞得有些嚇人了!

    當然,這是和自家的情況那間100來平方的屋子來對比的。

    “歡迎光臨寒舍,少爺很快就出來,請兩位在這里稍做歇息。”一個身穿著深藍色和服的年輕女孩柔聲柔氣地對春日云和相澤圓兩人招呼著。

    兩人連忙點頭應著:“非常感謝您的招待!~”

    隨后年輕女孩便邁著輕柔的細小內八字步離開了,留下春日云和相澤圓兩個人在大屋的這個偏廳里好奇的四處觀望著。

    過了一會剛才的年輕女孩又回來了一趟,這次是為春日云兩人送茶點過來作招待用的,放下東西后便走了。

    又過了一陣,男主人真田透才一身黑色浴衣的出現在偏廳走廊上。

    一進偏廳,真田透便立刻把之前春日云所認知的冰山臉,給變成了現在他所看到的一副看起來很帥、很溫暖陽光的笑容來向他和相澤兩人打招呼道:“呵呵……真是抱歉,讓兩位久等了~”

    “哦~~噢~~沒有的事,沒有的事!~”

    看著此時的真田透,春日云有些不敢置信了來。

    而真田透在招呼兩人坐下后,便立即感到好笑地對春日云問到:“怎么了,春日君!?~我的樣子很奇怪嗎!?”

    “呃!~”春日云被問得很尷尬,一時不知道怎么說才好。

    倒是一旁的相澤掩嘴笑著插了一話說:“咯咯~~他是在懵真田君為什么不像我們平日里那種殺氣凜然的模樣,不習慣了才會這樣子的。”

    聽到這話,真田透在主位上有些驚奇地望了眼相澤圓,呵呵笑道:“噢~~呵呵,還真看不出來相澤醬也是學劍道的呀!~”

    由于剛才已經介紹過了,所以真田透知道相澤圓的名字。

    這時坐在位置上的相澤圓給真田透作了一個看起來有些奇怪的鞠躬禮,但如果是學過日本劍道的人都知道,這是一種屬于劍士日常生活休習當中的打招呼禮儀。

    相澤園介紹自己道:“哈伊!~青葉巖風流石井大師座下第7弟子相澤圓參見真田閣下~”

    “噢!~”真田聽完相澤圓的介紹就更驚訝了:“竟然是石井師叔的弟子,這么說相澤醬也可謂是我的小師妹了哈!~”

    “哈伊,真田師兄!”

    接著真田便和相澤圓兩人在那聊起了一些日常話來,雖然如此,由于兩人的話題中都是以修習劍道的生活和人物為主,倒讓得原本以春日云和真田透兩人交流為主的這趟小聚,竟一時變成了真田和相澤兩人的同門聯誼來。

    好一會之后,真田和相澤兩人聊得差不多了,真田方才把話題轉回春日云的身上來:“春日君,今天要讓你特意跑一趟過來,真的是不好意思了!~我在這里先跟你說聲抱歉~~”

    說完,真田便點頭低下去,上半身稍微前傾的對春日云來了個半鞠躬式道歉來。

    春日云連忙擺手說:“那里,應該說今天是我和相澤醬兩人來打攪真田君了,真是打攪了哈!~哈哈~呵呵~~”

    好吧,說到這里,任誰都能看得出春日云對這些禮儀周周的應酬事情,并不是很在行的。

    作為主人家的真田自然也瞧在了眼里,于是他便不在過多客套的直接進入主題了說:“其實,比賽完了之后我在家里靜修了幾天,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但是對于春日君當天突然所投擲出來的那種變化球……說老實話,到現在我仍然想不明白您到底是怎么投擲出來的,也正因為如此,我才想著今天約你過來一聚,一來為在下解惑、二來也是一次彼此互相學習的機會不是嗎!?”

    真田的話說得很周全,連同春日云接著要說的話都提前說出來招呼了。

    可見作為與人相處,應酬這塊的功夫,真田也是年少有成了!

    而此時,春日云也客氣的回話說到:“是的,如真田君所說,今天這次相聚,我相信會在彼此的分享當中,讓我們彼此都能從中收益不少,這點我很堅信的!”

    真田和春日云兩人相互對望了一眼后,都看出了彼此有心交好的意思,隨即兩人哈哈大笑了起來:“哈哈……真是有意思呀!~來,春日君,今天我以茶代酒先敬你一杯,祝我們今天都能心想事成!~”

    “干!~”春日云也豪爽的舉杯應道。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