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王牌投手 > 223.比情書還要高傷害
    “啪!~”

    “啪拉~~”

    “早啊!~”

    “早,各位!~”

    教學樓下的櫥物柜前,聚集了一大班正在此處換些準備上樓上課的學生。

    在日本,無論是高中、國中,或者是大學,甚至是一些私塾的補課社亦好,對于學生在禮儀方面的要求是十分嚴格的、甚至到達了苛刻的地步!

    這點從每個學校對學生的統一著裝、統一儀容儀表標準、統一的鞋子進出學校教室,以免學生從外面帶來的塵埃以及各種污染源會臟了學校的清凈,等等這些要求里都能看得出一二來。

    青葉道臺高中同樣也不例外。

    此刻春日云正站在教學樓下自己的櫥物柜前,打開柜門從里面取出上樓穿的白布鞋準備換下腳上穿著的這雙皮鞋來。

    可這時讓春日云有些意外的情況出現了!

    只見他把鞋子取出的同時,還將櫥物柜里被塞進去的十幾封帶著輕微香起,滿滿愛心粉紅或純白的信件也給抽掉了出來。

    “嘩拉拉~~”

    “~~~”

    看著自己腳邊的十幾封類似情書的信件,春日云一手扶著額頭揉捏了番:好吧,這算是什么事情呀!~

    沒有多作猜想,春日云幾乎本能式的將腳邊的信件一一撿起,再快速換穿好鞋子后,關上了櫥物柜的門,便想著準備上樓去了。

    可這時,樓梯口處突然傳來了幾聲女孩子的驚訝尖叫聲:“呀!~~”

    “踏踏踏~~~”

    樓梯處一陣的慌亂,讓得準備上樓的春日云再次苦笑了下,他看著手中的信件想到:想不到我春日云以前是幫著老姐專門處理她的情書,如今卻是輪到給自己處理情書了!~這班女生我都該說什么好呢!~~

    雖然心里頭有些作態的如此想著,可是春日云這會臉上的嘴角處為何讓人看了根本就沒有半點嫌棄收到那么多情書的模樣呢!

    ……………………

    來到教室里,春日云才剛坐下來放好書包的,那頭他的老死渡邊和土原兩人便圍上來了。

    “早呀,春日君!~”

    “早~~渡邊!”打完招呼后,春日云看到渡邊好像還有什么話說的,于是問到:“你干嘛呀,這是!?”

    只見渡邊一臉猥瑣模樣的搓著手問春日云道:“嘿嘿~~沒什么呀,只是想問下今天你收了幾封了!?”

    “那~~都在這了!”春日云翻白眼的直接二話不說將此前收集起來的情書,給統統一股腦甩給好友渡邊手中去了。

    渡邊看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后,立即毫不客氣的當面點起數來:“1~2~3…5~6~7…15~16~17~18!~我嚓,行呀春日君,今天竟然破記錄了一大早就有18封情書,厲害,真是厲害!”

    “恩恩!~”土原也在旁點頭附議著:“沒錯,不愧是學校新晉的校草3號人物哈!~厲害,厲害~~”

    說著說著,土原還一邊對春日云豎起大拇指,一邊往后退去到。

    可眼尖的渡邊發現了土原的小動作,于是立即大呼小叫起來:“呵拉!~~土原君,不好意思哈,這盤我贏了!所以等下中午的便當我就放心交給你了~~”

    “噢!~~該死的雙數!~”土原聽完立即臉色陰沉到快要滴出水了來。

    一看便知道這兩個家伙準拿自己今天收到的情書數量來作打賭了,春日云無奈的笑問到:“說吧,土原君今天你輸了什么!?”

    “中午的便當,福利社的頭牌套餐——炸豬排飯一份!”土原拖沓著臉回到。

    對此,春日云聳聳肩的回以一句抱歉來:“抱歉,幫不了你了!~”

    “嘿嘿~~”而渡邊則在一旁偷著樂起來。

    “呀!~你就得意吧,你,今天還有下午一次對賭呢,走著瞧!~”土原氣不過的放下狠話來。

    可渡邊的回答卻依然只是猥瑣地笑:“嘿嘿~~”

    這時,上課的鈴聲響起來了,春日云只好打原場的對面前這兩活寶好友勸道:“好了好了,今天早上的勝負已分,上課吧!~”

    “哈伊~~”土原有氣無力的應到。

    而渡邊則是一臉答謝起春日云來:“哈伊哈哈哈伊~~真是多謝我們的新晉校草3號了哈!~”

    “~~~”春日云再次翻白眼以對起來。

    說起這個校草3號,春日云都不知道是那個多事的家伙給自己安排的。

    反正自從縣大賽之后,自己便從原本在學校里的默默無聞,一下子成了熱門受歡迎的校草……

    這過程來得是又猛又迅速,根本沒有半點他適應過來的時間!

    最直接的體現便是這幾天下來,在學校里每時每刻都會不定時的收到來自各個班的妹紙,故意和他擦肩而過并隨即遞給他一封封寫滿了愛心情誼的情書!

    而這也導致了渡邊和土原這兩個好事之徒,因為沒有收到情書而妒忌得只好以打賭春日云某個時刻收到的情書數量、寫情書的人是誰、高或矮、胖或瘦等等之類的問題,來發泄他們心里的不平衡來。

    ……………………

    下午,下課鈴響起,春日云和渡邊、土原兩人下了教學樓去換鞋,準備去棒球部報到開始今天下午的訓練了。

    “啪!~”

    “啪拉拉~~”

    和早上剛來時同樣的情況,春日云一開櫥物柜的門,立即從里面散出好幾封粉紅的情書來,并且此刻眼尖的春日云還瞧見在不遠處校園里的一顆大樹下,那里正隱藏著幾個女同學正一臉害羞的模樣朝自己這邊偷瞄過來著。

    “我嚓~~又十幾封情書收入!!!~~春日君啊,看來你這個是要做情書王子的節奏啊!~”渡邊在一旁一臉羨慕嫉妒恨的。

    土原也跟著吐槽道:“唉……人比人,比死人啊!~為什么像我這么帥的美男子就是沒人欣賞,沒人愛呢!~~”

    “~~~”

    這時,渡邊的臉色突然變得奇怪起來。

    因為他從自己的櫥物柜里竟看到了一封樣子和春日云的柜子里毫不相差的信件來……

    于是他立即傲嬌起來的將信件拿了出來張揚道:“哈哈……你帥不帥我是不大了解了,但是很明顯的我比你更有人愛這事就是真的!你們看這是什么!?~~贊贊~~”

    “情書!?”

    “我嚓,渡邊連你也有了收獲!!!~~天啊~~”土原此刻更是激動到無法自己的地步了。

    “嘿嘿~~”渡邊首次收到了情書,他同樣也很激動的連忙將信件放到鼻子前狠狠地嗅了幾下信件上的香氣:“呵拉呵拉~~真是香啊!~這位妹紙可真有眼光的說~”

    接著,渡邊當場拆開了信開始故意刺激著某人大聲的讀閱起這封情書到:“渡邊君,你好!我是高一c班的瀨戶美家,很高興……”

    “啊……可惡的混蛋,別念了,別念了!~我不要聽,不要聽,不要聽啊!!!~”土原被渡邊讀信的聲音給整崩潰了。

    而春日云則在旁好笑地用眼角瞄向四周去,終于在樓梯口處他看到了兩個縮在那后面只露出半個腦袋的女生。

    明顯的,這兩女生怕就是渡邊手中情書的原作者了吧!

    這時渡邊已經把情書里那情誼綿綿的字語給一字一字,慢慢且咬字清楚的念到了最后,同時他臉上的得瑟神情更加的濃郁了:“你知道嗎!?自從縣大賽看了你的表現之后,人家便發現你真的挺帥的,而且我也打聽過渡邊君你是個樂于助人的好人,所以……”

    “啊啊啊啊”土原繼續崩潰中。

    但春日云卻在等待了渡邊念完下半句話時,不見渡邊聲音反倒是他的臉色精彩萬分起來后奇怪的跟著應了句來:“所以!?所以什么!?”

    渡邊哭了!

    毫無預兆的哭了,而且還是淚流滿面兼一副萬年怨男模樣的對春日云說到:“所以春日君,我恨你!~~”

    “什么!?”

    “哎!?”

    春日云和土原兩人大吃一驚,渡邊這念情書好端端的怎么又怨恨上春日云了呢!

    于是土原連忙一把搶過渡邊手中的情書,快速的閱覽一遍,隨后……

    “撲~~哈哈哈哈……哇哈哈……啊哈哈~~”

    土原瞬間從極悲轉到了極樂,一下子便笑趴在地到。

    “什么鬼呀,這是!?”

    春日云疑惑不解的接過了土原手中的情書也快速的閱覽一遍后,頓時他醒悟過來臉上被一股沖天笑意給憋得通紅通紅的。

    “撲~撲撲撲~~咯咯咯~~”

    原來信里的內容的確很情誼綿綿,好話說的快上天的節奏,但是情況不對的是信里的最后一句話卻將原本應該是表白的一封情書,給生生改成了感謝信。

    “所以,你這么帥有聰明的男生,應該不會拒絕幫我一個小忙吧!~請幫我把信里那封白色的信件轉給你同班的春日云同學,同時請幫我約他今晚出來咖啡館門口,謝謝!~”

    好吧,看到這里任誰都知道這繞了一大圈又是情、又是愛的這位瀨戶同學,原來竟然是想讓渡邊做她和春日云的中間人的。

    這如何不讓剛剛還滿臉杯具的土原一改杯具的心情,瞬間笑趴在地;如何不讓剛剛還滿臉得瑟的渡邊,瞬間臉色精彩無比起來呢!

    就連作為第三……哦,不!

    應該說當事人之一的春日云也被這封奇葩的情書給逗得快憋笑憋出內傷了來。

    送情書還有這么個玩法的,這送信的女生也夠是醉人的了——春日云如此哭笑不的的想到。

    “撲~~哈哈哈哈……哇哈哈……啊哈哈~~”

    “嗚……我不活了,我的人生已經沒有意義了!!~”

    “啊哈哈……”

    春日云又是好笑又是好氣的看著渡邊和土原兩人,正想出聲說什么的,卻聽到一旁傳來了一聲清靈的叫喚聲來:“什么事情這么好笑呀,春日!?”

    “咦!?啊圓呀,你過來了。”

    這時,突然出現的相澤圓把正在大笑的土原和正在悲哀中的渡邊給吸引住了,雙雙同時忘記了剛才某人在笑和某人在哭的。

    沒辦法,美女就是有這種能力,尤其是作為學校校花榜第3名存在的相澤圓,她的美更是不用質疑的!

    “恩!~下課了呀,你們不去棒球部嗎!?”

    “這就準備去呀~”

    “哦!~”

    看著春日云和相澤圓兩人一副十分熟念兼有些曖昧之情的簡單幾句對話下來,土原和渡邊瞬間感到情況不對起來了!

    “哎!?”

    “我嚓,我嚓嚓嚓!!!~你們……”

    “你們兩個……你們這,這是……”

    土原和渡邊不干想像自己心中的猜想是正確的,像見了鬼似的用手指著春日云和相澤圓兩人來。

    可這時,春日云和相澤圓兩人相互交換了個眼色,隨即兩兩甜甜一笑的揚起各自的右手手臂來。

    在那上面,兩人的手腕處分別系上了一條紅色的幸運繩。

    然后春日云很是傲嬌的宣布到:“我們呀!……已經交往了呀!呵拉,你們看~”

    “乒乓啷!!!~~”

    “哎!?”

    “什么!?”

    頓時,在教學樓下這方圓十多米的地方所有人的小心臟,一個個都像玻璃破碎了般,發出清晰碎裂的聲音來。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