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王牌投手 > 226.打架的好處
    傍晚時分,日落西下的太陽光把地上的一切事物都拉出了一道道各不相同形狀的長長影子。

    在青葉道臺高中的校門口旁,一家拐彎口處的書店門前的街頭拐彎處,黑金學院的姬川此刻正蹲在那抽著悶煙。

    地上已經是一地的煙屁股,看這數目沒有1包也差不了多少了。

    而在姬川身后則是幾名之前在青葉道臺高中劍道部里出現過的黑金學院學生,他們都是和姬川混在一塊的學生。

    好吧,雖然說是學生來的,姬川等幾人也都身穿著黑金學院的校服,可從街上路過的行人們看向姬川等人的眼神中,不難發現路人中隱約間對姬川等人的厭惡和不喜。

    “漬~~都6點了,那混蛋怎么還不出來呀,真是的~~”

    “該不會是他知道了我們在這里候著他,不敢出來了吧!~”

    “哎……有可能哦!~”

    “你說等下我們該怎么好好感謝感謝那小子好呢!?~是揍一他頓呢,還是給他點特別的!?”

    “這個得問姬川了,他最有發言權!~”

    “唉……餓了!~”

    “呵拉,姬川君,現在都6點了,要不我們先去找點吃的填填肚子再說吧!?”某個黑金學院的人問姬川到。

    姬川狠狠地吸了一口悶煙,將手中燃燒得差不多的煙屁股隨意丟在地上,接著一臉陶醉的將吸在口中的煙從口里幽幽噴出一個個的煙圈,直到完了后方才出聲罵罵列列地回道:“吵死了,混蛋,給我繼續在這里呆著那都不許去,直到那小子出來為止!~~特碼的,我就不信那小子今晚不敢來了都!~”

    “~~~”

    黑金學院的幾人被姬川一番兜頭臭罵,紛紛不敢出聲再說什么了。

    他們可是很清楚姬川是個很愛記仇的主,平日里他都是一直奉行著沒有隔夜仇、只有當天了的準則,一言不合便對人大動拳腳。

    也正正是因為他的呈勇斗狠的心比普通學生強,這才混到了如今周圍有著那么幾個和他同樣臭味相同的人追隨于他的地步。

    而今天早些時間在青葉道臺高中劍道部那里,姬川調戲了番校花美女相澤卻沒曾想被突然闖進來的春日云給狠狠教訓了一番。

    這仇,姬川是記下了,而且他也沒有心思去等著來日方長再去報的,直接一出了青葉道臺高中的校門口便在旁邊的拐彎街口處,一等就是半天的等著春日云出來到現在。

    ………………

    很快,時間又過去了大約半個小時,此時街邊已經是華燈初上了,可姬川一直等待的仇主春日云卻一直沒有從青葉道臺高中的校門口那出現。

    一下午的等待,抽了3大包的煙,苦悶又無聊的白等讓得原本就已經是心情糟透了的姬川,這會更是臉黑得黑過非洲民族的份上去。

    好在終于在下一刻,他的苦悶等待終于換回了回報……春日云終于從青葉道臺高中的校門口慢幽幽的走了出來,并向著他這邊過來了。

    “喲撒!~這小子出來了,你們幾個趕緊的。”姬川一看到春日云的身影后,便立即振奮起來的朝自己身后的伙伴們喊到。

    幾人頓時便精神抖擻起來的貓在街邊轉角處等待著……

    不一會,春日云便從姬川等人的面前走了過去,可是由于姬川等人都藏起來了,所以春日云并沒有察覺到周圍竟然有人正等著他的。

    不過姬川等人的行蹤并沒有藏多久,在跟了春日云好一段路之后,在路過河堤的路上姬川等幾人終于按耐不住的走了出來快步上前截住了春日云想回家的道。

    “呵拉~小子,走什么走,來~~給我去河堤!”

    姬川一馬上前便讓自己幾個伙伴分兩邊戒備著春日云逃跑,然后才很是牛氣哄哄的喝道。

    而春日云則被這么幾個從他身后躥出來的人給嚇了跳,等終于看清了擋他的竟是自己中午剛教訓過的黑金學院姬川之后,春日云心里頓是一突:好吧,找事的來了!

    沒有過多的廢話,也沒有掙扎著逃脫,春日云就這么被姬川幾人推推嚷嚷的下了河堤,來到下面的草地上。

    這時,姬川一言不發的上前就是一拳揍向春日云的肚子。

    “蓬!~”

    春日云沒想到對方竟然連話都不說,一言不合便開打,沒有防備下結結實實的被揍了一拳:“呃~~”

    還沒等春日云感受多少痛的,那頭姬川的兩名同伴便一把上面鉗住春日云后退的身體,將他控制住到。

    “小子,你行啊,竟然敢打我~”

    “呼~”

    “蓬~”

    “你打啊~”

    “呼~”

    “蓬~”

    “你不是很行嗎!?很男人嗎!?你倒是打啊~呵拉~~”

    “呼~”

    “蓬~”

    姬川毫不客氣,一上來便是對著春日云左右開打、拳拳到肉的對著春日云便是幾拳。

    如果換成一般人的話,這個時候絕對只剩下挨揍的份了。

    可春日云不是,接連受了姬川幾拳,原本還抱著息事寧人態度、想多少和解一番的他被揍出火了。

    只見他被姬川的兩個同伴扶直身體后,冷冷的看了一眼姬川,然后朝旁邊吐出一口血沫來:“很好!”

    “恩!?”姬川怪里怪起的看著春日云:“喲呵~~大家看啊,這小子竟然還敢這么硬哈,有意思嘛!~”

    “哈哈~~”姬川幾人怪笑起來。

    而姬川在作勢一番后,又想對春日云出手來著,可沒等他這邊有動作,那頭被自己這邊兩人劫持住的春日云早他一步的動起手來了。

    先是猛然一個半轉身膝頂頂到自己左邊那人的襠部去,瞬間解決掉左邊的,接著回身一手抓住右邊那人的頭發將其往下一按,同時左腿膝蓋朝上頂去。

    “碰!~”

    右邊的這名黑金學院學生被隨即解決掉,前后僅用3秒的功夫。

    原本劫持著春日云的這兩名黑金學院學生一左一右的倒在地上,一個手捂著他的襠部、一個抱著他的臉在地上大聲哀嚎起來:“啊啊啊啊!~~~”

    “啊呀~~~”

    如此狠厲干脆的干翻兩人,讓得剩下的3名黑金學院的學生們大驚失色兼狂怒的大喊起來:“混蛋,你找死!~”

    姬川更是怒火滔天的大叫著上前朝春日云拳腳相加來到:“你敢!~找死!~”

    “呼~”

    “蓬!~”

    “呼呼呼~~”

    “蓬蓬蓬!~~”

    “啊!~”

    “啊呀~~呃……啊啊!~”

    一連串人的慘呼聲和拳腳打到人身上的聲音過后,姬川和他另外3個黑金學院的同伴一臉驚恐的分別捂著自己身體被打的部位,后退了幾步像見鬼了似的看著面前原本在他們以為是軟柿子好拿捏的春日云來。

    “你~~你,你你~~”

    姬川更是被嚇到說話都不流利了,剛才短瞬的接觸交手,雖然他并不是看得很清楚,可經常混街頭打架的他倒是弄清楚一件事情了。

    面前的春日云并不是他想像中好拿捏的軟柿子,而是一塊硬到能砸傷他的石頭!

    這時,重新站直了身體的春日云眼神冰冷得嚇人:“原本我還想著下次碰到你,如果不招惹我的話,我便放過你的說!可是明顯的,你這家伙天生找打啊……正好,爺我今天滿肚子的氣沒地方出呢,既然你找死,那我就不客氣了!”

    說完,春日云對著姬川幾人突然露出一臉莫名的冷笑,看得姬川幾人脊梁骨生毛發冷起來的,感覺有不好的預兆要發生了!

    下一秒里,姬川幾人的預兆得到了應驗。

    春日云整個人就像放虎入羊圈一般,勇猛無比的沖向了姬川三人。

    “呼呼呼~~”

    “蓬蓬~~蓬蓬蓬蓬~~”

    “啊啊啊!!~”

    “啊啊啊啊~~”

    “啊呀,啊痛哇!!~~”

    “混蛋!”

    “打他,打~~啊喲喂~”

    好一會功夫后,吵鬧聲消失了。

    春日云此時衣衫不整的扣子被人扯掉了兩個來,嘴角流著血,頭發也是凌亂凌亂的樣子,狼狽地從河堤下面的草地重新上了河堤的路上。

    看了一眼河堤后,便離開了。

    而在河堤下的草地,姬川和他的5個同伴們全都暈了過去。

    幾人的臉統統都是左一塊青、右一塊紫的腫成了豬頭,至于身體上其他地方就更不用說了,學武之人出手可不像平日里他們遇到過的打架。

    那可是招招要人命的狠招呢!

    即使春日云今天有所收斂了拳腳,可也不是姬川他們這幾個小混混受得了的,所以他們眼下集體光榮的全暈倒在草地上吹晚風歇著去了!

    至于春日云,他雖然打贏了這場架,不過也付出了血的代價,嘴角被一開始姬川的連續幾拳給打破了道口子,流了些血。

    但很奇怪的是,明明被揍了的他此刻卻心情很好的邊慢慢走路,邊哼著歌的樣子往家里走回去:哈哈……竟然這樣也有!~~~一頓架,換來讓我找到辦法解決‘一球振魂’式投擲時氣勢難維持的難題,值了!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