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王牌投手 > 299.花卷東前途暗淡?(求票求藏)
    甲子園大會四強戰首回合較量,由作新學院對陣花卷東高中的比賽已經進行到中段第5具。

    雙方在此之前戰成了0:0,誰也沒有率先打破僵局得分的機會。

    好吧,說得不好聽點,就是比賽打得有些沉悶了!

    但比賽打成這樣也并不出奇,因為甲子園特殊的賽制關系,每年進入全國賽的眾多入圍代表隊中,能夠連續兩屆大會的參賽大名單當中出現自己所隸屬球隊名字的大約只有1/3左右,能夠連續兩屆大會進全國賽并且在第3輪之后還堅挺住不被淘汰的大約只有5支球隊能做到,而能夠連續兩屆大會進全國賽并且一路殺入最終四強名單的平均下來只有1支球隊能做到,更甚至……

    能夠連續兩屆大會進全國賽并一路狂殺闖進決賽,爭奪那最后榮譽的旗幟的球隊,縱觀甲子園近百年的發展史,做到這點的就只有廖廖幾支球隊而已!

    甚至于說,這幾支完成這歷史記錄的代表隊,他們完成記錄的時間都各不相同,彼此完成記錄的年數跨度亦有近10年之距!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在高中棒球屆里有一句俗話是這樣說的:10年磨一劍,英雄出少年!

    所以綜合以上所說的,用一句話來形容概括的話,便是:高中3年,3次甲子園大會的參賽經歷,然而每一屆所要面對的對手,卻各不相同,甚至就連自己所屬的球隊戰績,也會出現明顯波動起伏的狀況!

    但這就是棒球!

    這就是甲子園大會的獨特魅力所在,因為機會難得的緣故,所以才能讓人更加珍惜眼前、更加努力的在賽場上將自身全部能力發揮到極致,使得自己在未來能為擁有一個不留遺憾的夏天而驕傲!

    說回比賽當中。

    5局上半,花卷東的守備半局。

    一開始投手菊池便要面對作新學院那邊中心打陣上最強4棒打者的攻擊,雖然資料上顯示作新學院的球員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個人天賦,但比賽已經打到現在這個節骨眼上,花卷東的投手菊池可不會笨到連對手隱藏了實力都看不出的地步!

    但是作新學院到目前為止仍然沒把他們的殺手锏給使出來,所以菊池在場上進行守備投球時,也只能是暗自把每一記球投得小心翼翼兼不留余力的,力求能更加全面的對作新學院的進攻進行更加全面、強勢的壓制,給予對手施加更多的壓力到。

    可不知為何的,菊池心里隱約間泛起一陣不安來……

    “蓬!~~”

    “兩好球!~”

    這會,菊池面對作新學院4棒打者的打擊已經來到2好球數之后的決勝一投。

    于是菊池的搭檔捕手便想一鼓作氣拿下對手的給菊池配出,在第3記球數里使用菊池的殺著球路——魔幻一投,來一球分勝負到。

    可惜想法很美好,但現實里卻是作新學院的4棒用一次誘騙打擊,長打改短觸的將棒球給擋下成為一記內野滾地安打了來。

    但好在花卷東投手菊池反應迅速的上前協防補位的把球給搶先一步揀起傳送到1壘壘包的隊友手中,將作新學院的4棒打者封殺淘汰出局的。

    可這次作新學院的進攻也把花卷東上下所有人給嚇個夠嗆了,就差這么一步,就一步,半秒時間都不到的程度,花卷東高中就差點丟失1壘壘包了!

    當然,對此更加感到遺憾的的作新學院的人,雖然表面上并沒有出現多大的波動,可暗地里所有人均是大錘一次心口喊可惜起來……

    這點從裁判一判定自己的隊友出局后,休息區里所有的人全是一副蔫了的樣子松垮肩膀下來輕嘆一聲的動作,便能隱約察覺個中道道了。

    只可惜,這個動作被球場上兩隊的隊員給分散了周圍所有人的注意,沒讓什么人察覺出的。

    隨后,作新學院5棒強打繼續上場挑戰打擊。

    這次花卷東投手菊池更加打醒十二分精神起來了,但不知為何的作新學院的5棒打者竟在面對菊池的投球時,無論好球壞球的球路,只要是好打點的均是用短觸打快速擋下棒球后朝1壘撒腿跑出到。

    面對作新5棒打者這樣的打擊戰術,菊池立刻和捕手改變策略專門攻擊外角的揚長避短進行守備來。

    但即使如此,菊池在使用了自己天賦球路投球出來,卻仍然用了4記球數方才將作新學院的5棒打者給解決掉。

    再來,輪到6棒打者上場了。

    只見這作新6棒一上來打擊區便毫不拖泥帶水的立刻擺出短觸打的姿勢,并且在前兩球在花卷東投手菊池投擲出外角球壓制的情況下,依然能強硬的把球給擋出界外去的。

    并且在第3球改回長打時,更是靈活應變的看準了球的來路,用留有余地的輕磕打繼續破壞花卷東投手菊池所投擲的球,逼得后者在接下來一球時還是得用出天賦球路‘魔幻一投’,以大曲線的水平外曲球球路一球定音,送給對手第3個出局數結束上半局的比賽。

    然而,此時稍微有點眼力的人都能看出,雖然場面上看來是花卷東高中占優;

    但實際上主動權卻落到了作新學院這邊的……

    看臺上,青葉道臺高中的隊長安野默默地思考了下后,輕緩一下的判斷著說:“真是讓人意想不到的場面呢!~看似花卷東高中成功的壓制住了作新學院的進攻,但其實這個半局更像是作新學院提前為接下來的總攻做著最后的戰前鋪墊……花卷東,要糟了!”

    “哎!?”春日云和渡邊、土原三人奇怪的看向安野來。

    春日云問到:“為什么這么說呢!?花卷東不是在他們的投手強勢表現下守備住這個半局了嗎!?而且我看作新高中那頭這些打者們的實際實力好象也并不是那么強啊!”

    “呵呵……”

    這時,教練的笑聲傳進了幾人的耳朵。

    安野也隨即笑了笑,用教導的語氣說道:“笨蛋,你都看出這些來了,難道還不清楚真正的形勢嗎!?還有你們兩個,渡邊、肥土(土原的綽號),春日君經驗不足就算了,你們兩個,哼哼~~”

    “啊列!~~”

    聽到安野這么說,渡邊和土原兩人連忙努力的想著剛才那個半局里的各種細節,加以100%認真的分析起來。

    好一會后,渡邊一臉苦色的對安野說:“隊長,你就別考我們了,最多我,我受罰,我自愿等下上場熱身時跑10圈球場!”

    “哎!~~你說的啊!~”安野聽了也不再廢話,直接把自己所想到的結果給春日云他們三人道了出來:“你們發現沒有,雖然花卷東高中成功守住了這個半局,他們的投手菊池的用球數也在正常可接受的范圍內,但是有一點得注意的……那就是他投擲的天賦球路‘魔幻一投’的次數可比起前幾局比賽里,要多得多,并且所收到的效果其實也并不理想的。”

    頓了下后,安野伸出兩根手指繼續接著說:“再來,你們看,作新學院那邊雖然個個打者在進攻時都沒有像之前我們面對關一高的打者時那樣,一下子來好幾個擁有打者天賦的打者出現,甚至連一個這樣的強打者都沒有的,可是……可是為什么他們就能憑借普通打者的實力,而將花卷東高中投手菊池的投球給追逼到連天賦球路都效果欠佳的地步呢!?

    他們是普通打者而已耶,難道你們就不覺得奇怪到底這些家伙是如何做到這點的嗎!?”

    一番提醒后,春日云總算開竅了反應起來:“聽你這么一說,好象真是這樣子呢!~~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猜要不就是作新學院的打者有古怪,要不就是他們的進攻戰術安排有問題!”

    “呵呵……廢話!”渡邊賞了春日云一記爆頭一敲接著說:“這不是擺明了的事嗎!?還用得著你說啊,白癡!”

    “我嚓!……呵拉,渡邊你找死啊,敲我!”

    “敲你又怎么了,笨蛋!”

    “~~”

    兩人很快就鬧上了。

    另一邊,安野這會眼神有些深思的看著作新學院休息區那頭,心里暗暗警惕的想到:到底……你們這些家伙是如何做到的呢!?嘶~~~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