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王牌投手 > 308.被影響的心(求票求票求票)
    “怎么樣,赤井!?”

    剛一下場回到休息區的赤井立刻被隊長安野和相原等一班隊友給拉住,著急的詢問著剛才他在場上面對對手至學館投手黑谷的投球時,心里是如何的一種感受來。

    對此赤井如實的把心里感受給說了出來:“很糟糕,那小子的氣勢太強了,我在打擊區里完全提不起半點和那家伙對抗的心來!”

    “有那么強悍嗎!?”牧木不大相信的問。

    赤井白了眼牧木,卻并沒有再多說什么的,直接走到面前的板凳上坐上,抄起自己的那條毛巾開始擦起臉上的汗來。

    這時場上的小林已經和至學館投手黑谷對扛上了,所以安野等人的注意力便很快的被場上的這次投打對決給吸引了去。

    “加油呀,小林!~”

    “加油,加油~~”

    “加油,小林,上啊,上啊,一棒打飛他!”

    而此時在打擊區里的小林也感受到了隊友赤井之前站在這里,面對至學館投手黑谷時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霸道之氣。

    并且,這種氣勢對于平日里的性子一向溫和的小林來說,他感受到黑谷身上傳來的氣勢壓迫更加的大。

    怎么形容呢!?

    就像是小孩子做錯事了面對自己的家長準備接受懲罰時的那種心情一樣!

    就在投手丘上的黑谷開始一腳踏在投手板上,抬起左腿進行投手動作來的同時,打擊區里的小林也瞬間緊張到了雙手不停冒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來。

    他緊了緊握著球棒的雙手手掌,戴著頭盔之下的臉上雙眼有些閃躲的避了避正在看向他這邊來的黑谷那霸道銳利眼神。

    “咯吱咯吱~~”

    一陣的咬牙聲從小林禁閉的口中輕微傳出,小林在試圖放松自己來著:該死的,壓力好大!這家伙的氣勢怎么練的,怎么可以那么的強勢!!!~

    “呼!!!~”

    就在這時,棒球突然從遠到近猛地朝本壘區飛來,速度雖然不算快的離譜,但也有140左右的球速。

    再加上剛才小林腦子正在放空的發了半秒鐘的呆,所以此時打擊區里的小林被突然間飛過來的棒球給狠狠嚇了一大跳的,等他反應過來時棒球已經進了捕手的手套當中,從而讓對手輕易得到了1好球數。

    “恩!~~”

    “不行呀,小林君他好像對黑谷的霸道氣勢免疫完全沒有的樣子!~”

    “實力難道就差那么多嗎!?”

    休息區里,一班青葉道臺高中的安野等人看了第一球后,一個個都為打擊區上進攻的小林感到提心吊膽不已起來。

    一旁的教練川野把安野等人臉上明顯的擔憂給看到了眼里,但他這會卻并未開口打斷安野等人的跳腳行為,而是繼續任由安野等人自個在休息區里干著急的。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對上的許多主力紛紛都或多或少沾染上了一些紀人憂天……又或者更應該稱為不自信的一對上某些人來時,便立刻把自己不自禁的劃分到了弱者這一欄里。

    尤其是安野和相原兩人身上的這種毛病更重,當他們一看到對手有天賦選手的出現,便立刻像見到了可怕的鬼一樣,整個人都炸毛而起的變得神經西西起來。

    對于這些,作為教練的川野自然是看在眼中了。

    其實他也很清楚天賦選手和普通選手之間的實力差距到底有多大的,但是作為并不是直接上場比賽的局外人,再加上豐富的執教經驗這些都在一一提醒著教練川野他,事情其實并沒有想像中的那么嚴重!

    就目前而言,安野等人的懼怕表現,在他看來也僅僅只是他們在棒球的道路上開拓了眼界之后,不可避免得承受一些在他們能力之上的人所給予到他們的壓力罷了。

    沒有人天生就能高人一籌,同樣能力也不是一天就能練成的。

    這個淺而易懂的道理,其實安野等人也都心里清楚,只不過眼下過多密集的比賽賽程,太過希望得到大會優勝的欲望,還有來自各支球隊不同天賦選手們給他們造成的巨大壓力,逼得他們選擇性的忘了這些而已!

    所以說,這是一個自己給自己套牢進去的困局!

    在教練川野看來想破掉這個局面簡直就簡單到不要不要的地步,但是他并不想自己去給安野等人作直接的提醒,他更希望的是安野等人自己走出眼下的這個困局。

    因為只有這樣他們的成長才會有更大的可能呀!

    這也是川野在作為一個教練時,應該做的一件事情。

    可是,看到眼下的情況,教練川野不得不提前終結到自己原本的打算了。

    畢竟時間不等人,如果再讓安野等人沉浸在那種怪圈里去,天知道這場比賽接下來他們會輸成個什么樣呢!

    對于這個結局教練川野可不大樂見的。

    于是,他開口對著面前的安野等人兜頭一棒的喝斥了一句來:“都給我鎮定點!!!~”

    “哎!?~~”

    “啊列~~”

    “什么,川野教練他怎么發那么大的火氣了呀!?好端端的……”

    這時,一班人都看向教練川野來。

    “哼!~”教練川野怒哼了一聲,突然間的爆發使得原本還被場上對方投手黑谷影響的心情,一下子轉移到了教練的身上來,這下輪到安野等人怕起他來了。

    看到面前一班拘謹的隊員,教練川野說:“剛才你們有什么感受沒!?看到我發火了……”

    “~~~”

    安野幾人這會你看我、我看你的,一臉懵懂的樣子不知道教練川野說這話的意圖為何的,就是一個勁的怕著不敢坑聲來。

    “唉~~我知道你們因為這幾場比賽打下來,雖然都一路贏的走到了今天,可也因此突然間把眼前的世界給擴大了許多可能性,從而害怕自己會落伍什么的,擔心拖累到球隊打比賽,擔心著終有那么一刻就因為自己的能力不夠不能給球隊提供及時的幫助,所以你們此刻會有很多患得患失的心情存在,我說的都對吧!?你們這些小子呀~~”

    “教練~~~”

    安野想出聲說什么,但是被教練川野說中了自己心中隱藏的心事,太過尷尬的情緒逼得他只能把話硬吞了回去。

    好在這會教練川野并沒有計較什么,他擺了擺手繼續說著:“原本呢,我還想著如果你們幾個能在大會當中,尤其是比賽當中用自己的能力去克服這個難關,也許你們得到的成長應該會更大些的。

    但是就目前來看,我發現你們一個個不單沒有半點反抗的力氣,甚至于說連自我反省的清晰頭腦都沒有,真是一群笨到家的笨蛋呀!”

    “~~~~~”

    安野等人的頭這會更低一些去了。

    教練川野又說:“好了,現在計較這些都是題外話的!都給我聽清楚了,能力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突然擁有的;想擁有優人一籌的能力,那就得必須付出一定的代價才行,而且這個時間我們并不擁有!

    所以說,眼下你們考慮的不應該是想著用什么勞鬼子的特殊天賦去對付場上的對手,而是踏踏實實、認認真真的發揮出自己有限的全部力量,去把場上每一記球、每一回合的進攻或者守備的比賽給我打好來!

    各位,尤其是你安野,還有你相原,還有牧木、星野,你們幾個人可是隊里的老生了。

    今年的這個夏天一過,那么屬于你們的高中棒球回憶便會直接定格在這里的,難道你們還要在這里怕這怕那、畏手畏腳的被別人打敗了,最終飲恨球場在許多年后一回憶起今天自己要滿心的悔恨才甘愿是嗎!?”

    “不是的,教練!我們才不要這樣的回憶呢!~”安野被教練川野一頓狠削后,終于恢復了冷靜的急忙解釋說。

    其他人也一樣,如果這會才沉迷在剛才的那種頹廢和自暴自棄的氛圍,那他們也真的是太不應該了!

    所以這次被教練川野罵醒了的安野等人,終于收拾好自己的心情,重新以新的姿態來面對起眼下的比賽來到。

    剛好這時場上的小林被對手至學館的黑谷三人out出局,一臉被打擊到的樣子回到休息區里。

    安野作為隊長自然義不容遲的率先做出表率站出來,上前給小林安慰起來到:“放心吧,雖然對手很強,但是怎么說我們的實力還不至于連還手的余地都沒有,所以管他呢,此刻唯有和對手死戰到底而已了!”

    小林突然被安野這么安慰著,而不是對自己責備臭罵幾句,一時間感覺整個人都懵圈住了。

    他這會可還沉浸在剛才面對對手黑谷施加給他的強勢壓迫當中,還沒抽身出來呢:“哎!?隊長,你們這是……”

    安野笑了小,重新把自信掛到臉上來抽出球架上的球棒對小林說:“比賽才剛開始呢,這會還遠遠不到我們承認失敗的時候!想贏我們青葉道臺高中,沒那么容易的事情!”

    “哎!?”

    小林更是奇怪了,這安野到底吃了什么藥呀!?怎么就一下子就不懼怕對方投手黑谷的特殊天賦所帶來的巨大壓力了!?

    “隊長,可是對手黑谷他,他可是天賦球員呀!~~我們,怎么可能……”

    但這會安野卻沒等小林把話說完,自己就扛著球棒走出休息區上場去了,只丟下幾個字給后面的小林聽進耳朵里頭來的:“是嗎!?那又怎樣!~”

    “哎!?”小林聽糊涂了,不過這會休息區里的相原等人走了過來,輕拍了下小林的肩膀。

    這時小林發現了一班隊友好像全和自己剛上場去打擊時,完全變了個樣似的,于是他情不自禁的出聲問到:“啊列!?你們怎么都……”

    相原笑了笑回答說:“呵拉,別把事情想得太復雜,我們都是鉆進了個牛角尖了呀!不過,現在好了,多虧了教練的提醒才讓我們醒悟過來的。

    是呀,有特殊能力的家伙的確很招人羨慕,不過棒球也不是有了特殊能力就一定包準他能贏球的運動,所以小林君呀~~眼前千言萬語的道理說給你聽,倒不如直接捋起袖子和他們大戰一場來得實際得多啊!”

    “就是,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呢!~~怕他個鬼~~”渡邊這是插上話說來。

    但下一秒渡邊就被好友土原給拆臺了:“啊列,是嗎!?可是我剛才怎么看到有一個人臉上的表情是死怕死怕的要命樣呢!~那是誰呀!~”

    “呵拉,土胖子,你不說好話會死啊你!~”

    “咦?你怎么知道我說了會死的啊!?”

    “啊……我要殺了你!”

    “哈哈……”

    好吧,一場打鬧終于把之前被對手黑谷給影響了的心情給重新收拾了好的。

    眼下一眾隊員們的自信心又回來了,那接下來的比賽又可以有了盼頭,這是一旁教練川野松了口氣樂見到的。

    他嘴角微微一笑,重新把目光轉向球場上去,心中默默的對著對面的至學館暗道:“真正的較量,從這里開始了,等著接招吧!”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