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傲世丹神 > 第1162章 玄寒邪毒
    邪蛇王的分身被滅,本尊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此時臉色就十分難看,這讓呂沁蓮心中暗喜,因為她能有機會擺脫現在的這種困境,但她突然瞥見邪蛇王眼神中突然閃過的那一抹陰狠之色,心中立即大駭。

    “哈哈哈……”邪蛇王那俊美的臉突然扭曲起來,猙獰地大笑道:“別指望這樣能把我扳倒!”

    “去死吧,賤人!”

    邪蛇王雙眼突兀,滿是血色,紅光陣陣,樣子十分可怖,他瘋狂而猙獰地大笑著,只見他那纖細修長的手臂,忽然變得臃腫起來,漲破了袖子,敞露出來的竟然是一條滿是黑色蛇鱗的手臂,一股邪異的黑氣溢出。

    呂沁蓮在看見邪蛇王剛才的眼神時,就已經知道邪蛇王打算和她同歸于盡!

    轟!

    一震巨大的響聲突然炸響,強烈的聲波崩裂大地,籠罩在上空的那層霧霾也別吹得消散,紅光投射出來,隨后便看見呂沁蓮和邪蛇王緩緩降落在地面,他們沒有死,但嘴角都溢出血液,臉色慘白,一看就知道受到了極重的內傷。

    沈翔使用極限的空間法則之力,穿過一大段距離,來到邪蛇王和呂沁蓮降落的地方!

    邪蛇王雙腳剛剛觸地,沈翔就忽然出現,鎮魔圣印和青龍屠魔刀融合,鎮魔圣力被沈翔發揮到極致,他一出現,就對著邪蛇王猛的一刀劈下,刀光萬丈,殺勢陣陣,就連邊上的呂沁蓮,都感覺到沈翔體內所隱藏的那股強大無比的力量,讓她仿佛是面對降龍門那神秘的大長老一般!

    沈翔的突然到來,突然的攻擊,讓邪蛇王意想不到,他算到沈翔肯定會沖過來,但沒想到沈翔竟然那么快,從那么遠的距離,轉瞬間就來到這里,還劈出恐怖的一刀。

    邪蛇王雖然重傷,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他身體本能的做出閃避,這是他多年來戰斗所積累下來的一種本能力量!

    “啊……”邪蛇王痛喊了一聲,他雖然閃避,但肩膀處地方,還是被沈翔一刀值劈下來,差點削去半邊身體,整條手臂連同差不多一半的身體被沈翔斬落下來。

    “給我等著,邪蛇山不會放過你們的!”邪蛇王那猙獰的憤恨聲,層層疊疊,回蕩在天邊,而他在沈翔劈出第二刀的時候,身體已經化成一片黑色的氣霧,滲入地面消失了。

    “真是可惜呀,這么一個好機會,竟然讓他跑掉了!”

    沈翔扶起癱倒在地的呂沁蓮,整理她凌亂的長發和衣衫,此時她臉上毫無血色,不過她體內有圣蓮子,她能通過吸收圣蓮子里面的力量恢復自己的傷勢,但現在沈翔把她扶起來的時候,卻感覺到她的身體非常冰冷。

    “我中毒了!”剛剛站起來的呂沁蓮,用力說完這句話,就倒在沈翔的懷里,沈翔把她緊緊抱住,急忙釋放出溫暖的火氣,幫助呂沁蓮驅毒。

    呂沁蓮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雙唇發白,沈翔此時越來越覺得懷里摟抱著的嬌軀,正在釋放出逼人的寒氣,他看著臉色難看的呂沁蓮,急忙詢問道:“蓮姐,你中了什么毒?怎么這么厲害,連你都抵擋不了?”

    “我受了重傷,沒有驅毒的力量……”呂沁蓮緊緊抱著沈翔那溫暖結實的身軀,微微合上了眼睛,看樣子好像是撐不下去了。

    沈翔十分著急,立即割開手腕,放出一些血液,灌入呂沁蓮的口中,他的血液雖然不能王權解毒,但抵御毒素的入侵還是能做到的。

    他抱著呂沁蓮,離開這個滿目瘡痍的晶石礦脈,來到一片幽靜的山林里面,此時呂沁蓮的臉色好轉了許多,不過身上的寒毒卻依然在她體內肆虐。

    “是玄寒邪毒……太古奇毒之一,沒想到這邪蛇王竟然有這種毒,而且還在最后的關頭全部注入我的身體里面,信號玄寒邪毒是太古奇毒中最弱的一種,否則我早就死去了。”

    呂沁蓮此時能說話了,她還躺在沈翔的懷中,因為沈翔釋放出來的火氣,讓她感覺到十分舒服,不想離開。

    沈翔看見呂沁蓮醒過來,還能說話,輕輕吁了一口氣,道:“蓮姐,你嚇死我了,你體內的傷怎么樣了?”

    呂沁蓮臉貼在沈翔的胸膛,她還是頭一次和一個男人如此親密接觸,而且還是在她最虛弱,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渾身寒冷無比的她,一點都不想離開沈翔的懷抱,只想永遠的這樣被他抱著。

    “內傷很嚴重,我的妖丹受損,不過我體內有圣蓮子,我吸收圣蓮子的力量,能很快穩住傷勢,不至于讓傷勢惡化下去,到時候我也能自己驅毒,不過我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康復就是了。”

    呂沁蓮雖然受了重傷,中了奇毒,但此時躺在沈翔的懷里,心底里有著一絲絲莫名的悸動,一種難以說得出的奇妙感覺。

    “那以后就好好休養吧!蓮姐,那邪蛇王怎么突然冒出來的?”沈翔感覺到呂沁蓮緊緊摟著他,還時不時的磨蹭他的身體,這讓他心中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呂沁蓮感覺到沈翔的手正輕輕捋著她的秀發,失神了一下,便幽幽地說道:“我覺得是妖域和魔域的家伙故意刺激他出來,消弱我的實力!他雖然是蛇妖,但是他使用的力量也有來自天魔界的,如今他在帝天,肯定和魔域那邊有不錯的關系!因為如今就是我妖韻洞天的實力最為鼎盛,能抗衡我妖韻洞天的,也只有他的邪蛇山,因為他們不懼怕我們的毒!”

    “蓮姐,他使用玄冰邪毒,這既然是太古奇毒的一種,如果說出去的話,他的處境是不是會很危險?”沈翔摸了摸呂沁蓮那張秀臉,并沒有之前那么冰冷了。

    呂沁蓮點了點頭,道:“這個我肯定會說出去的,只要這件事傳出去,不管別人信不信,都會提防邪蛇王。當然,如果是在天界的話,只要我現身,讓別人查看我說中的玄冰邪毒,邪蛇王就會遭到通緝。”

    “蓮姐,那小瑤呢?就是那只小妖精!”沈翔看了看呂沁蓮的發簪上的花,并沒有感應到那小妖精的氣息波動。

    “她在我體內……在我妖丹的里面有一朵蓮花,小瑤在里面睡覺呢!”呂沁蓮輕笑道;“我都這樣了,都沒能驚醒這小丫頭。”

    說起小瑤這小妖精,沈翔想起了那些太古玄冰,他剛剛從火神殿在玄寒古域設立的一個倉庫里面得到大量的玄冰,而且還知道火神殿在玄寒古域干的齷齪事。

    沈翔將之告訴了呂沁蓮,這讓呂沁蓮皺起了眉頭:“難怪我妖韻洞天的妖精去玄寒古域的時候,會遇到一些火神殿的家伙,不過我們的妖精沒有被攻擊,難道是火神殿懼怕那些妖精們的毒?”

    “總之這件事一定要傳出去,不能讓火神殿再這樣繼續下去了……對了,火神殿之所以這么做,好像就是為了復活一個叫做冰帝的家伙……”

    沈翔剛剛說到冰帝,懷里那虛弱的美人兒就猛的顫抖了一下,呂沁蓮把那雙美麗而勾魂的眼睛長得大大的,滿臉震驚地看著沈翔。

    “你說的是冰帝?我聽說過,這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人物,沒想到他竟然還可以復活,千萬不能讓他活過來!”呂沁蓮望著天空,陷入了沉思之中。

    沈翔覺得呂沁蓮的話有些矛盾,冰帝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人物,但是為什么不能復活呢?就現在帝天這種糟糕的情況,正是需要一個強有力的能人,震懾住整個帝天,維持帝天的秩序,不至于讓帝天陷入殺伐,四處生靈涂炭。

    沈翔撫摸了一下與呂沁蓮那美麗如玉的臉頰,輕聲問道:“蓮姐,冰帝是什么來頭?能和我說說嗎?”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