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其他小說 > 鬼墓盜靈 > 第492章 重見天日
    “我妹妹還好,只是昏迷了而已。”傅文摸了摸后面的傅婉婉說道。“等出去了肯定就沒事了。”

    突然我們感覺一股非常強大的氣流在沖擊著我們。

    “誒誒,這個氣流,我們是要飄走了啊。”鄧倩喊著,然后我們就順著強大的水流往下面游去,發現我們真的是被氣流水流推著往前進的。

    很快的,我們被眼前的這個水給淹沒了,我們完全的淹沒在這個水里面了。

    我們仿佛被一股外在的力量給深深的推著不斷的往前進。而且我們是在水里面的,但是幸好的是,這個強大的水流氣流里面是有空氣的,我們可以在這個水窩里面不斷的呼吸。

    好像是經過了很久一樣,我們被猛然的沖出了水面,在沖出水面之后,我們發現,我們突然的冒出在了一個湖的水面上,我瞬間清醒,睜眼往四周看去,發現在這個四周,有青山,有綠水,遠處似乎還有小船。

    跟著我同時飄上來的還有一口木棺材,我記得在地宮里面沒有見過一口木棺材,為什么會沖出一口木棺材,這個實在是令我費解。

    “大兵,傅文,傅婉婉,鄧倩,佟雪··”我大聲的沖著湖面喊道。

    “我在這里啊,在這個木棺材的后面啊。”大兵大聲的沖著我喊道,之后我便看見大兵把自己的頭在后面的棺材那里冒出來了。

    “不知道在哪里冒出來一個木棺材,佟雪也在我跟前呢!!”大兵說道,然后將佟雪也拉了出來。佟雪此時大聲的喘著粗氣。

    “鄧倩呢?怎么不見?傅婉婉和傅文也沒有出來?”我關心的問道,看到大兵和佟雪還活著,心里就塌心了,就是鄧倩和傅婉婉、傅文還沒有出來。或者是不知道飄到哪里去了。

    “鄧倩?”佟雪大聲喊道。

    “傅文?”我也大聲的喊道,“傅婉婉?”

    “鄧倩?傅婉婉?傅文?”大兵也在呼喚他們出來。

    就在我們大聲的呼喚他們的時候,突然在距離我們大概五米遠的地方沖出來一股水流,水流很大,沖出水面有五米多高。我們被驚嚇的突然轉身看去,發現水流上面有傅文、傅婉婉、鄧倩。居然都是這個強大的水流給沖出來的。

    我們剛才是怎么出來的,我們也忘了,但是看到他們這樣出來,我們就仿佛知道了,我們剛才是怎么出來的了。

    之后,水流散去,他們在高大的水流上面落了下來,落在了水里面。‘撲騰,撲騰,’兩聲巨響,落入了水里面。

    “鄧倩,傅文,傅婉婉。”我們三個幾乎是一齊喊道。然后拼命的朝著他們落下去的地方游過去。

    過了大概一分鐘的功夫,他們三個全部在落入的水里面游了上來,在游上來的時候,正好我們三個人將他們三個人給扶住了,然后我們急切的問道:“鄧倩、傅文、傅婉婉,你們沒事吧?”

    “我們還···還好,”鄧倩說道,“就是有點驚心動魄,太害怕了。簡直說太刺激了。”

    “你們快看看我妹妹怎么樣了?”傅文急切的問道我們,我們將繩子在傅文身上解開。我將手指頭放在傅婉婉的鼻子處,發現是有呼吸的,

    “沒事,還有呼吸。”我說道,“也不知道這里是哪里,反正是我們逃出來了,逃出生天,重見天日,這是好事。”

    我說完,大家都在舉目四望,看看四周什么情況。發現大家是處在一片湖泊之內,因為在不遠大概有一百多米的地方,我們看到了樹林。還有草坪之類的地方。

    “撫仙湖??”大兵驚訝的說道,“撫仙湖!!嘿,你們看,這湖還有名字呢,撫仙湖。”

    “是啊,那個在湖邊上面的石碑,上面寫的是撫仙湖啊。”佟雪也驚訝的看著前面的那個石碑說道。

    “那我們還等什么啊,我們趕快游過去吧。”傅文急切的說道。

    我幫忙攙扶著傅婉婉,然后我們在水中便游了過去。游向了湖邊,那個有石碑的地方。

    大概二百多米的距離,我們很快的便游了過去,不到一會的功夫,我們到了那個有石碑的地方,在有石碑的地方,我們慢慢的爬上了岸邊。

    之后將傅婉婉給扶到岸上了,傅婉婉平躺在岸邊,然后傅文使勁擠壓傅婉婉的腹部,傅婉婉吐出來很多的水。之后便聽到傅婉婉一陣咳嗽聲,傅婉婉算是徹底的醒過來了。

    我將我背上的書包給摘了下來,然后在書包里面拿出來兩個玻璃瓶。就是放古滇神冰碎冰的玻璃瓶,透過陽光我看見玻璃瓶里面的冰已經是化成了水。

    “還好,終于是,我們拿到了古滇神冰,碎冰都化成了水。現在將那剩下的十朵幽冥之花水晶蘭分別放在這個玻璃瓶里面吧。浸泡一會,或許就能喝了。”我高興的說道。

    之后,傅文在他的背包里面拿出來了一個很小的類似保溫箱的盒子,在里面拿出來了在地下世界白鬼洞族取出來的幽冥之花水晶蘭,只剩下那十朵了,僅僅的十朵,沒有想到這十朵還保存的這么好。幸虧有傅文在美國買來的這個超級保鮮箱啊。要不然那十朵幽冥之花水晶蘭也不會保存的這么完好啊。

    我們將這十朵幽冥之花水晶蘭分五朵分別放在這個玻璃杯里面。等幽冥之花水晶蘭完全的侵入這個杯子里面之后,我們發現這個古滇神冰的水發生了變化,水的顏色變成了微紅色。

    “這···這水還能喝嗎?”大兵懷疑的問道,“之前見到的棺材菌的水,白鬼筆的水,可都是白色的啊。”

    “能喝,應該只是顏色有點不同而已,并無其他的變化。”我說道,便拿著一個玻璃杯放在了佟雪的面前,說道:“喝吧,試一試。”

    佟雪拿過我遞給她的一個玻璃杯,然后看了看,遲疑了一下,最后還是把手里的水給倒在了自己的嘴里,然后慢慢的喝了進去。

    之后,我便又接過去佟雪手里面的杯子,擰上蓋子。

    過了一小會,我們看見,佟雪腹部一閃一閃的,就像是在過電一樣,更多的更像是那種小夜燈一樣,一亮一亮的。

    “佟雪,”傅文說道,“你的腹部?”

    “對,是黑云麒麟的魔印。”我說道,“這個古滇神冰泡的幽冥之花水晶蘭果然是有效啊,現在正在驅除,佟雪腹部的黑云麒麟的魔印。這種魔印詛咒。云南這里距離山東很遠,所以黑云麒麟魔印對佟雪控制的程度是比較小的。這樣更能有效的驅除佟雪腹部的魔印。傅婉婉也可以試一試。”

    “真的,我感覺我身上特別的輕松,我感覺這個古滇神冰泡的幽冥之花水晶蘭的水真的像是驅除這個魔印一樣。它對我的控制正在一步步的減輕。”佟雪非常高興的說道,“傅婉婉,你現在可以試一試啊。”

    我抬頭望著遠處的天空,此時已經是快要接近黃昏了,大概是下午五六點的樣子,遠處天空的晚霞那么的火艷,映的我們六個人的影子有些拉長。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