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其他小說 > 勾魂兒 > 第二百六十章 八萬四千個剃度 (全文終)
    隨著聲音,有一人推門而進,正是先前的司機,他還是那么個打扮,穿著厚厚的軍大衣,戴著大口罩。

    “你到底是何方神圣?”我問。

    司機看看我們,拉過椅子自顧自坐下:“你們不用吹火,這盞燈一會兒自己就會熄滅。”

    解鈴坐在我旁邊看他:“這位兄臺有啥事說啥事,藏頭露尾非好漢所為,你讓我們到苦界到底想干什么?”

    “苦界是我修行的地方。”司機一邊說一邊摘掉帽子。露出了光頭。

    我看著他,忽然冒出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說不清這種感覺是怎么來的。司機緩緩摘掉了口罩,口罩一拿下來,我們頓時站起,瞠目結舌看他。

    這個人赫然又是一個解鈴?!

    他和解鈴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只是留著光頭,而且比解鈴看起來要滄桑許多,兩個眼睛深不可測,身上有種成熟男子才有的魅力。

    “你是誰?”解鈴顫抖著聲音問。

    “嚴格來說,你是我。”那司機說:“我也叫解鈴。”

    “你是另外一個世界的解鈴?”我有些明白了。

    司機哈哈笑:“算是吧,你們不用像看見鬼一樣,坐下慢慢說。”

    我和解鈴狐疑地坐在對面,司機看著解鈴:“西游記的故事你們看過沒有?你們的世界應該有這個故事吧。”

    我們沒說話,表示默認了。

    司機道:“西游記里有個角色名叫孫悟空。石猴出身,變化無窮。它本是石頭所生,出來的時候,全身光滑溜溜,得道之后長出猴毛,號稱八萬四千毛羽。其實這個數字并不是隨口編撰的,據說人活在紅塵中有八萬四千種煩惱,有八萬四千種‘病’,也就有八萬四千種解脫法門。”

    解鈴道:“孫悟空的每一根毛羽還在能再起變化,相當于分身。”

    司機點點頭:“無法道明究竟孫悟空是猴毛,還是猴毛是孫悟空,它們是一體的。佛門講法相,講分身,當如何解?”

    解鈴說:“一個男人立足世間,他既是父親也是兒子,既是丈夫也是女婿,既是公司職員也是網絡游戲里的會長,這些都是他的分身,其實也都是他自己。”

    司機感嘆:“對啊,說不清哪個究竟是他,在網上噴人的是他,在現實里彬彬有禮父慈子孝的也是他,究竟是誰是他呢。什么法相,什么分身,都是扯淡。你就是你,我就是我。”

    “所以,這也是你我之間的關系?”解鈴問。

    “希臘神話里有個斯芬克斯之謎,什么動物早晨四條腿,中午兩條腿,晚上三條腿。答案是人。”司機說:“你我之間的關系就像是謎語里的這個動物,你是四條腿的我,我是三條腿的你。”

    這番話別說解鈴了,就連我都特別震驚。

    這時,屋里搖搖曳曳的燈火突然熄了,陷入黑暗。正疑惑時,我感覺到大風卷席而來,吹得遍體生寒。我抱著肩膀,眼前是漫天的黃沙,房屋、司機和解鈴已經蹤跡不見。

    我嚇的大叫,聲音透不出去,只悶在喉嚨里。就在這時,黃沙中幽幽燃起一團微弱的火苗,轉瞬之間風沙消失,我又出現在屋里。解鈴依舊坐在原位,而那司機正在柱前,微微點燃燈火。

    我忽然意識到了什么,火苗熄滅,我們就會暴露在風沙里,而重新燃起來,房子又出現了。

    司機看著火苗說:“此處名為苦界,刮起凄厲陰慘的怪風,乃是世間戾氣所化,你們也看到了,風吹在我的身上就像剮肉一樣。這盞燈乃是地藏王菩薩所制,每次點亮都能化解一份戾氣,燈滅說明戾氣超度,然后我重新點燃,化解下一份戾氣,一直點下去就能不斷的超度。”

    解鈴嘆口氣。問:“這些戾氣從何而來?”

    司機道:“大千世界,陰間地獄,陽世人間,六道種種輪回……你們所知道的所有戾氣終歸于此處。這地方相當于所有世界的茅廁,集穢納污之地。”

    解鈴看著,好久才說了兩個字:“功德。”

    司機轉過頭看他:“你是我在苦界接待的第一萬零四個解鈴了。”

    解鈴挑動眉頭看他,連我都非常驚訝。司機說:“現在擺在你面前的有兩條路,一是我送你還陽,二是你留在這里修行。”

    “修行什么,如何修行?”解鈴問。

    司機道:“我送你到鬼差黑無常那里,你隨他修行,他也是我在陰間的師父。修行可以增加你的鬼通之能,再一個可以化解苦界怨氣。”他哈哈笑:“相當于你們幫我的忙,一起來超度苦界戾氣亡魂。”

    “超度到何時?”解鈴問。

    司機說:“直到八萬四千個解鈴全部到齊。”

    解鈴坐在那里半天沒動,火苗忽然熄滅。又是一團黑暗,狂風驟起,黃沙漫天。在黃沙之中,隱隱有鬼哭之聲。開始聽的時候是害怕,現如今再聽,竟有種說不出的悲涼。

    司機在這里超度戾氣,要等到八萬四千個解鈴湊齊了,才能最后功德圓滿。

    火苗微微亮起,黃沙大風都消失了,我們又回到屋里。

    “你接待了這么多解鈴。那么最后有多少個解鈴留下修行?”解鈴問。

    司機笑:“有此一問,便說明你凡心未去,在你的世界里有喜歡的女孩子了?她叫什么?”

    “燕笑笑。”解鈴倒是直言不諱,他站起來對我說:“王慈,你回去吧。回去告訴他們。關于我在這里的事。再一個,你要想辦法取締白蓮會所,就算取締不了,也要想辦法讓它回歸正途,不要再平添世間戾氣。拜托。”

    他看向司機:“送我到黑無常那里。”

    司機做個手勢。示意我們跟他走,出了屋子,迎著風走了一段,看到了那輛大卡車。我們上了車,風沙屏蔽在窗外。

    “解鈴。你想好了?”我問。

    解鈴點點頭:“我不是臨時起意,很早以前我就朦朦朧朧的開悟,覺得很遠的地方有另外一個自己,我來到世間是有任務的。我嘗試過很多修行法門,想尋找世間和人的秘密,現在我找到了。”

    司機發動車子,急速駛出,外面的景物拉成了一條線,等再次清晰的時候,我們到了來時的那處孤廟。

    司機道:“黑無常就在里面。他會為你剃度。”

    我和解鈴從車上下來。徑直走了進去。廟里不是空的,多了一人,像是乞丐。這人把黑衣服團做一塊作枕頭,枕在項下,赤條條躺在供桌上敲著二郎腿。周圍全是肉包子,正在大快朵頤。他吃得極快,嘴又大,基本上兩口一個,吃的滿嘴淌油。

    解鈴看到這人,好像突然開竅,噗通一聲跪在地上,一頭磕下去:“請八爺剃度。”

    那人看了他一眼,隨手在供桌上摸出一把好像修腳刀的破刀扔在地上:“陽世執念放下沒有?一入陰間深似海,從此修行無路人。”

    解鈴跪在那里。半晌沒有說話。

    “沒想好就回去。”那人不高興。

    解鈴站起來,撿起地上的剃刀,來到廟宇的橫梁下,自己給自己剃度,一團團黑發落下。

    他嘴里喃喃:“燕笑笑。”

    隨著他這句話,房梁中間真的出現了一只燕子,翩翩起舞,輕快的展翅,轉瞬之間飛出了天窗再也不見。

    解鈴剃落了所有的頭發,變成了光頭。他站起來。笑對我說:“回去吧,別忘了約定。”他笑了。

    “我肯定會盡最大的努力。”我說,又問:“什么時候再能看到你?”

    我和解鈴相交不深,只是幾次寥寥的接觸,但他卻是我見過的最有信仰的人,他的心中一直燃燒著一團希望,做什么事都落地有聲鏗鏘有力。

    解鈴道:“這就是猴毛的宿命,等那八萬四千個我湊齊之后,我們就能再見了。”

    躺在供桌上的那人,撿起一個包子扔過來:“吃個包子。”

    解鈴一把抓住,笑著說:“王慈,我就不送了。”

    我心中悵然,我們不過是偶爾來看看鬼火,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我往廟外走,解鈴忽然道:“要取締白蓮會所,根子在洪先生身上,要讓他改變主意,根子在合先生的小孫子身上。”

    我停住腳步回頭看他,解鈴道:“這一團大亂麻,看著雜亂繁瑣,其實所有的關口就在一個人身上,合先生的小孫子。”

    “他可是傳言中的彌勒佛轉世。”我說。

    “呵呵,或許吧。”解鈴笑:“不管他是什么,都皆非祥瑞,還未出世就已經讓世間腥風血雨,這樣的彌勒佛不要也罷。”

    我有了計劃,洪先生和合先生不對付,兩人死敵,如果洪先生知道白蓮會所是為了以后給合先生的小孫子鋪路,他肯定會改變主意。

    我腳步沉重出了廟,進車里。司機卸掉了臉上的帽子和口罩,赫然又是一個解鈴。

    我一時恍惚,究竟是在夢里,還是現實,陰間或是陽世,不過一念之間。

    (全文終)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