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其他小說 > 相思骨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你們喜歡就好!(終章)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你們喜歡就好!(終章)

    以前十絕殿依附的家族,見到白山大帝被烈焰籠罩其中,紛紛驚聲怒吼起來。

    “白山兄!”

    幾名大帝驚聲開口,已經不顧其它人阻攔,瘋狂得沖向金陽大帝的放心。我看著眼中,也毫不猶豫的沖了過去。

    金陽大帝見到這么多人沖去,也沒有硬憑,只是一腳將白山大帝從火焰中踢出,隨后極速后退,同時開口道:“獸神,天鳳,你們還不出來,還等何時?”

    獸神!

    我一邊沖向白山大帝的放心,一邊看向金陽的方向,只見太陽神功里飛出幾人,其中一人便是天鳳大帝,還有一人虎背熊腰,面容猙獰,踏虛而起的那一刻,氣息非常強大。

    而在兩者身后,還又兩人,一名妖帝,一名人族大帝。

    四人。

    而且一人是頂尖中得大帝,氣息除了金陽之外,其它人難以比擬。

    “白山大帝。”我也顧不得看來人,沖到白山大帝面前,只見白山大帝全身焦黑,不過一絲氣息還在。我也顧不得那么多,當即一掌落在白山大帝身上,磅礴的生命之力極速灌入其中。

    白山大帝的周身的焦黑皮膚開始極速脫落,不過片刻之間,外表已經恢復,只是氣息依舊極弱。

    “金陽的烈焰可以傷到神魂。他得神魂受傷,短時間內很難痊愈。至少要休養半年以上,還得用滋養神魂得藥物救治。”盧有涯沖過來,看著被眾人守在中間的白山大帝急聲開口道。

    白山大帝還又意識,但是虛弱得厲害,這時候無法再戰,甚至連送都無法送出去。

    烈陽城四周得傳送陣都被封閉,要離開只能在虛空飛行,可是早晚也會被追住得。

    雙方,大帝人數相當,可是在實力上,卻有所欠缺。前面一個金陽大帝已經難以對付了,現在又多了一個獸神。

    “嘿。十絕殿。”獸神咧嘴笑著,看著周圍開口道:“李曉茹,就是你當日在藍月湖之上,幫著云狐那個賤婢殺了我兒?雖然那個兒子,我的確不怎么喜歡。但是畢竟是本帝的骨肉,所以這仇不能不報。至于小云狐,你就先在一旁安心的待著吧,你放心,本帝不殺你,不過那小子沒做到的事,本帝還是有興趣嘗嘗的。”

    當初那名皇子,一直窺視云狐得容貌,只是礙于云狐得身份,所以沒有下手。而現在,眼前獸神帝國的大帝,居然也想對云狐下手。只是,這時候小白和云狐都極為虛弱,被移送到了后方,只能聽見,卻無法反駁。

    金陽大帝位于虛空,看著我們開口道:“好了。我們的底牌都已經出了。你們的底牌也該出了吧,老皇甫,我知道你在這里。既然來了,就出來吧。讓你兒子在前面,難道就不怕我一不小心殺了他。”

    圣皇帝國還有大帝?

    果然,在圣皇大帝的目光之中,后方山中一名滿頭金發的老者緩緩飛起,一身金色錦袍,樣貌威嚴,和圣皇大帝長得有幾分相似。

    “老夫是真不想出來。”老圣皇沉聲開口道:“不過現在也不得不出來了。金陽,今天看來,我的確不是你得對手。想來獸神被你請過來,也是用來對付老夫的?”

    金陽大帝嘴角冷笑,開口道:“你這人,總是虛偽的狠。不過應付你,的確還用不了我出手。獸神,這老家伙就交給你了。”

    “老圣皇!早想領教圣皇帝國的帝王傲世訣了。”獸神全身一片片鱗甲出現,咧嘴笑道:“今天就讓我來會會他吧。”

    老圣皇瞇著眼,看著獸神的方向。最后轉過頭看向我道:“李曉茹,本來我留在后方,只是以防萬一,幫你們拖住金陽那個女人的。不過現在看來,我是托不住她了。早做決定吧,是戰是逃。如果要逃,我們四散而走,或許能夠活下幾個。”

    逃?

    在場諸多人,臉色都動了一下。

    所有人都知道,一旦敗退,將沒有幾個能夠活著除去,運氣好,還能走出去幾個,運氣不好,都得留在這里。可是,這一刻,所有人都沒有說話。只是看著我,似乎都在等待我得命令。

    “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我看著金陽大地得方向,沉聲開口道:“金陽交給我,我有一件法寶,可以吧我和她都困在里面一段時間。或許幾個小時,也可能幾天,甚至幾個月。這一段時間,外面就交給你們了。”

    老圣皇凝眉看向我道:“你能暫時困住她?如此也好,就算拼了這條老命,我會把獸神拿下,只要獸神一死,面對其它大帝,我們還又五成以上勝算。只要我們外面贏了,到時候金陽大帝出來,也可以和她慢慢周旋。”

    “我那件法寶,進入之后,不分勝負,誰也不可能出來。”我開口道:“如果我在里面死了,外面就交給諸位了。”

    在場人面色凝重。

    白絕山開口道:“殿主,法寶交給我,我進去纏住她。只要外面贏了,我們就還又勝算。”

    “不用了,這是我和金陽的一戰。”我深吸一口氣道:“再則短時間內,你也無法祭煉法寶。”

    話音落下,我已經踏虛而起。

    金陽大帝見到我們都已經準備迎戰,頓時嘴角多了一抹笑容道:“本帝本來以為你們會逃呢。”

    “我不會逃!”我搖頭道:“金陽,我身上有什么,你應該很清楚。你身上有什么,我也知道。天衍書,五張在我手里,兩張在你手里,只要七張湊齊,就有機會找到最后一張,成就完整天衍書之后,便有機會突破新的境界,成為一方主宰。”

    金陽大帝顯然沒想到我會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將事情都說出來。金陽大帝緊鎖眉頭,冷聲笑道:“好啊。沒想道你身上又五張,本帝倒是小看你了不過,倒是也該謝謝你,五張在你手,只要殺了你,也省得我去招了。”

    “想殺我?”我手中取出一小小的石臺,石臺之上插著神兵,便開口道:“好,我給你機會,這是點將臺,上去之后,只有一個人能夠活著出來。只要你贏了,我身上的東西自然會落入你手。”

    金陽大帝眉頭一動,開口道:“點將臺。原來是這東西,當初十絕從天衍書里得到的法寶。好,不管你耍什么花樣,你身上的東西我要定了。”

    祭!

    我聽到金陽答應,隨后一抬手,點將臺已經極速變大,不過瞬間,已經占據了一方虛空。而我毫不猶豫的跳上了點將臺,另一邊金陽大帝二話不說,已經沖上了點將臺。

    呼。

    只是,在我進入點將臺的那一刻,我已經出現在了一個金屬的房間之中。

    “小主人。”圣天獄的器靈出現在我身邊,對我行禮道:“金陽也已經進入了圣天獄。”

    我點頭道:“我把點將臺移到了圣天獄里面,為的就事暫時困住她。你想辦法,暫時別讓她靠近我,我要閉關一段時間。”

    “明白。圣天獄本身就石用來困住大帝的。金陽雖然極為厲害,但是只要我在。她要找到主人,必然需要花費一段時間。”圣天獄器靈點頭道:“不過,老奴最多能夠阻止她一兩天時間,當她知道了這里的結構之后,她會很快找到小主人。”

    我輕輕點頭,心里早已經有所準備。

    與此同時,金陽大帝的聲音也已經響起,開口道:“點將臺,圣天獄,李曉茹,這兩樣東西你也想困住我?你應該知道,困不了我多久的。”

    “我知道,一天時間,可能是極限了。”我沉聲道:“不過,一天之后,誰生誰死,那可未必。”

    金陽大帝大笑道:“好,我就看你還又什么新花樣。”

    時間之力。

    我取出了那多藍色的小花和花盆,放在房間里。

    這一刻,我知道已經沒有其它辦法了,唯一能夠做的,就事拼死突破。只有這樣,才能戰勝金陽,保住始源之地,保住所有人的性命。

    破而后立!

    我輕輕閉上眼睛,想著當初成就十絕之境見到得景象,隨后將神識停留在自己陣盤上空。陣盤里的東向,都已經被我移出,只剩下了數十萬里,一望無際的漆黑空間,而漆黑空間之中,十顆星辰懸于其中。

    破。

    我沒有絲毫猶豫,極速收斂全身的力量,隨著我心中一聲爆喝。十顆星辰最外圍的第一顆已經破碎。

    轟!

    隨著第一顆星辰破碎,我感覺身體好像都要炸了一樣,同時陣盤的力量瞬間消失了一成。還不夠,再破,隨著第二顆和第三顆星辰陸續破碎,我感覺自己的丹田要完全炸開一樣,里面不滿了星辰碎片。

    一次次破碎,我忍受著巨大的痛苦,當第九顆星辰完全破碎之后,我本命陣盤的力量已經完全消失。而取而代之的是原來黑暗的空間之中,密密麻麻的都是些星辰碎片。

    九顆星辰破碎,唯獨中間還有生命之力的星辰。

    爆。

    在我得神識控制下,最后一顆星辰終于破碎,化作了萬千生命的碎片沖向了其它星辰之上。其它力量是這個世界的根本,而生命之力卻可以誕生生命。我此刻還剩下元嬰的力量,而本命陣盤卻已經完全破碎。

    歸一決!

    我深吸了一口氣,運轉天衍書將歸一決的整篇秘書呈現,隨后利用始源大帝傳授我得方法將元嬰送到了本命陣盤之中。世界的雛形已經出現了,剩下的,便是創造生命,只有生命出現之后,整個世界才形成一個真正的循環,變得完整。

    只有完整的世界,才能提供我遠遠不斷的本源力量。

    轟。

    隨著一聲爆裂聲,我得元嬰破碎,上面的神魂力量也跟著破碎在了本命陣盤的空間之中。

    混沌的世界里,充實著各種力量,我此刻身軀之中,已經毫無力量,唯一能夠感覺到的就事陣盤空間世界里蘊含的各種力量。

    “構建空間壁壘!”我感受著里面的力量,用自己的神魂引導著。

    要想建造一個世界,首先要構建空間壁壘,空間壁壘無形,一道道構建,不斷凝聚,很快整座陣盤空間世界已經都身處空間壁壘之中,而壁壘之外,已經開始凝結紫色的混沌石,不斷吸收著空間之力。

    空間壁壘出現,隨后便是大地。

    后土之力不斷凝聚,大地不斷形成,而大地之上,河流,樹木,金屬不斷在加速生成,很快,一片綠茵茵的世界已經完全形成。

    “生靈,只要創造出生靈,又了這個世界的文明,便算是真正的世界了。”我神識觀察著整個世界,隨后開始用歸一決尋找自己散發的神魂和生命之力,開始凝聚各種生靈。

    生命之力的作用之下,一個個稚嫩的生靈出現,這些生靈完全是我用生命之力和自己的元嬰的神魂凝聚,形成了一個個剛出生般的柔嫩生物。隨著各種動物越來越多,一顆顆星辰碎片之上已經形成了一個個被獸類占據的森林世界。

    而隨著森林世界的出現,根本不需要我凝聚,我已經發現世界當中已經有靈類的身影出現。

    “自動成靈!”我驚訝得看著自己創造世界里面居然有自動凝聚的另類,心中驚訝無比。

    靈類出現了,根本無需我去構造,他們就好像我力量的本源,完全來自于這個世界。

    動搖,靈類,雖然都有一定智慧,卻沒有完全成長。我得神識停留在虛空當中,開始最后一步,制造人類。

    歸一決。

    昏暗的世界中,破碎的元嬰碎片,浮現在空中,隨著我的神識,這個世界的生命之力和神魂之力,不斷得向著元嬰碎片匯聚,本來化作點點塵埃得元嬰,卻慢慢在成長,轉變為一個個人類,懸于半空之中。

    生命,神魂,歸一。

    這便是歸一決,讓生命之力和神魂的力量重新合而為一。

    數萬人,同時落在了一片安靜的草原之上,我將自己的一律神魂落在了其中一名女子的身上,開始教導他們文明。而這數萬人,也是我世界的起源,一切都將從他們開始。

    世界,誕生了。

    可是這一刻,我本體已經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我慢慢睜開眼,外面的時間加速還沒有停止。

    “小主人,你醒了。”圣天獄的器靈看著我,眼神擔憂道:“小主人,我為什么感受不到你身體里力量的存在?”

    我看著圣天獄的器靈,無奈得笑道:“我創造了一個世界,可是我的力量都消失了,又或者,我得力量都在那片世界里。”

    所有的力量都在你那片世界當中。

    轟!

    而就在這一刻,圣天獄已經開始顫抖起來,我感覺到一股讓人心顫的力量將我完全籠罩。

    “李曉茹,我找到你了。”金陽大帝冷漠的聲音在圣天獄之中響起,開口道:“不用再躲了,再躲下去,你也不過死路一條。”

    金陽大帝越來越接近了,甚至她得氣息已經鎖定了我。

    失敗了嗎?

    對于我來說,創造世界,有始源大帝的經驗,還有十絕天陣,還有歸一決,創造出一片世界并不算難事。可是,我唯一擔心的,自己的力量失去之后,丹田的陣盤和元嬰都化作世界之后,我的力量從何處來,又如何恢復。

    可是現在,我身體力量已經空空如也,除了肉體還是帝君之外,卻使用不了任何力量來戰斗。

    力量來自于世界。

    這是大帝告訴我得答案,而現在,我只能靜靜等待著,等待著力量的蘇醒。

    “小主人,金陽已經到前面大殿里了,馬上就能闖到這里來。”圣天獄器靈,滿臉擔憂得看著我。

    我微微點頭,無奈的站起,走向了房間的門口。

    門打開了,我慢慢走過走廊,金陽大帝就站在走廊盡頭的大廳之中。金陽大帝遠遠得看著我,眼神卻突然透著一絲疑惑:“李曉茹,我怎么會感覺不到你的力量?”

    “因為我已經成為了主宰,你感覺不到我得力量。”我輕聲開口回應道。

    主宰。

    的確是主宰,我在那個世界,就是那個世界的主宰,可是現在我卻在外面的世界,身體沒有絲毫的力量。

    金陽大帝聽到我得話,眼神驚瞪道:“你突破了?你成為了主宰?”

    “不錯。我已經創造出了自己的世界,我已經成為了一方主宰。”我一步步走向金陽大帝。

    金陽大帝凝眉看著我,突然冷笑道:“主宰?我到要看看,主宰的力量,到底有多強大。”

    完了。

    我看著金陽大帝突然向我攻來,心中充滿了絕望,本來我以為還能拖延一段時間,可是金陽大帝卻是如此果斷,突然向我動手。只是金陽大帝突然動手的那一刻,我面前出現了一道金屬墻。

    圣天獄器靈出現在我身邊,開口道:“小主人,我來擋住她,你先逃。”

    “逃?小小器靈也敢阻擋我。”金陽大帝一掌轟在金屬墻上,卻將金屬墻瞬間融穿了一個洞,隨后在此向我攻來。

    這一次,圣天獄器靈也無法阻擋,我胸口被金陽大帝擊中,瞬間橫飛而出,裝在了墻上,身體就好像炸開了一樣,劇痛無比。我癱倒在地上,金陽大帝在一側大笑看著我道:“主宰?我明白了。你創造出了一方世界,你是那方世界的主宰,卻不是大千世界的主宰,你已經沒有了任何力量。”

    “不錯。”我深吸了一口氣。

    金陽大帝冷笑道:“既然如此,東西自己交出來,我給你一個痛快。”

    這一刻,我卻沒有了其它得選擇。

    我慢慢得撐起身子,神識控制之下,五頁天衍書出現在掌心之中。金陽大帝眼神灼熱,看著我手中的天衍書,只是一抬手,天衍書便受到一股力量的牽引,流落道了金陽大帝的手中。

    “天衍書你得到了,你而已找到真正成為主宰的方法,你會成為這個世界真正的主宰。”我深吸一口氣道:“始源之地也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始源大帝的神魂也在里面,你放過它吧。”

    金陽大帝手里拿著天衍書。滿是激動,聽到我得話,猙獰大笑起來開口道:“放過?我當然會放過他,我怎么舍得殺了他?我要讓他看著我成為這個世界的主宰,我會慢慢滅了十絕殿,慢慢撕裂始源之地的所有生靈,我要讓他創造的一切,都化作焦土,我要讓他承受這個世界所有的痛苦。而現在,我要先殺了你。”

    瘋子!

    我聽著金陽大帝的話,沒想到她得到了一切,卻依舊不肯放過始源之地。

    金陽大帝一步步走到我面前,抬起手就掐住了我得脖子,將我高高拎起,身上散發的火焰慢慢向我籠罩。

    “你很快就知道一個人被慢慢烤熟是什么滋味了。”金陽大帝冷笑看著我。

    我感覺全身被火焰籠罩著,可是因為我是帝君的身軀,火焰灼熱,我全身劇痛,卻依舊死不了。我被火焰慢慢靠著,全身痛苦不堪,皮膚也漸漸變得焦黑一片,而火焰的力量正在慢慢滲入我得脈門,不斷游走我得身體,好像要把我從里到外活活燒死一樣。

    劇烈的疼痛。

    我甚至連想死都做不到。

    火焰的力量不斷侵蝕著我,很快沖入了我得丹田。金陽大帝似乎感覺到了我丹田世界的存在,眼神驚訝道:“真有一個世界,而且居然還有生靈,也好,我就先撕裂你得世界,把你的世界化作火海。”

    呼。

    爆燃的火焰瞬間鉆入了我得體內,進入了我得丹田之中。

    無盡火焰,努力沖破著我世界的壁壘,想要攻入我的世界,而我的世界卻似乎在本能得抵抗著。只是金陽大帝的力量太大了,世界的壁壘愈來愈而薄弱,很快化作了透明的空間壁壘,似乎彈指可破。

    “一個新生的世界,就這么滅了,想想就讓人痛快。”金陽大帝大笑著,將烈焰之力瞬間攻向了透明的空間壁壘。

    咔。

    世界壁壘完全破碎了。

    只是,在壁壘破碎的那一刻,火焰之力還未攻入,一股龐大的力量已經從世界里反撲而來。這股力量如同爆炸一般,瞬間沖入了我身體的所有脈門,本來充斥在我身體里的火焰之力,剎那被沖散。

    “什么!”金陽大帝感受到這股力量的存在,驚瞪雙眼,可是卻瞬間被這股力量形成的勁氣沖開,飛出數十米砸在了大廳的金屬墻上。

    力量。

    我摔倒在地,卻驚訝無比得看著自己的雙手,我可以感覺到身體里的力量在極速恢復,而這股力量極為精純,是世界的本源之力,卻又不同于大千世界的本源之力。甚至,我感覺到我得身體和自己的世界鏈接在一起,可以感受到整個世界所有生靈散發出來最原始的力量。

    主宰!

    我震驚得站在原地,看著自己的雙手,我終于明白了,什么是世界的主宰。世界由我創造,我便是整個世界,世界的力量一切來自于我,我得力量也來自于那篇世界。

    世界里的生靈越強大,我得力量便會越強大。

    金陽大帝眼神驚駭得跌倒在地,卻是一句話不說,怒吼一聲再次向我攻來。只是,這一次她得速度在我眼中卻是太慢了,仿佛我得一個念頭就能從世界的一端到達另一端一般,而金陽大帝對我來說,只是一個需要在虛空中飛行的人類。

    我抬起手,抓住了金陽大帝的胳膊,世界的寒冰之力極速蔓延,不等金陽大帝收回手,她得手臂已經應聲而碎,化作冰屑。

    “啊!”金陽大帝痛苦大叫起來,嚇得步步后退,雙眼驚恐得看著我:“主宰……這就事主宰的力量。”

    我平靜點頭道:“這就事主宰的力量,也是我世界所有生靈得力量。你所面對的不只是我,而是我得整個世界。不過我要謝謝你,是你打破了我自己世界的壁壘,讓他的力量完全和我聯系在一起。”

    “不可能!”金陽大帝嚇得步步后退,搖頭道:“不可能,我不可能輸,你剛才已經敗了,我要殺了你。”

    金陽大帝瘋了一樣,在此向我沖來。

    只是,她在靠近我那一刻,周圍的寒冰之力已經匯聚,將她完全冰凍在其中。我看著冰塊中得金陽大帝開口道:“如果剛才,你愿意留下始源之地,或許現在我也會留你一命。可是你只是一個瘋子,所以我不會留你。”

    咔。

    冰塊破碎了。

    金陽大帝的身體也隨著冰塊支離破碎。

    我看著金陽大帝的神魂慢慢消失在大千世界里,沒有去追趕,大千世界的神魂都會進入六道輪回,她或許也會成為一個新的生命,只是她已經對我造不出任何影響了。

    主宰。

    我站在原地,恍然若夢,卻在這一刻,卻又突然全都明白了。我走到金陽大帝的尸體旁,撿起了所有的天衍書,七頁天衍書,不過瞬間全部煉化,果然在煉化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了最后一頁的存在,甚至我感覺到了他得擁有者。

    “恭喜你,新的主宰,我世界中誕生的主宰。”一個男子的聲音,出現在我神識中,正是當日我得到那朵花時所聽到的聲音。

    我感受到那個男子存在的位置,撥開層層禁止,圣神山上一個男子坐在小屋里,正在喝著茶水。我凝聚一縷神識出現在圣神山的山頂,看著帶著淡淡笑容的男子道:“你就事這個世界的主宰?我們會是敵人嗎?我不是你得對手。”

    男子大笑道:“我注意你很久了,你有時候就事多疑。放心吧,我們不是敵人,如若是敵人,我何須給你成長的時間?你才成為主宰,很多事你還不知道,處理完你的事,再來找我吧。”

    “好。”我得神識消失。再次回到了圣天獄當中。

    我知道,我們現在所在的世界,便是又那名男子創造出來的,而他就和現在的我一樣。我沒有再去想更多的緣由,知道的越多,我此刻卻又變得迷茫起來。

    圣天獄之外。

    當我再次出現的時候,所有人都在看著我。

    老圣皇和獸神兩者停手,獸神似乎在等待金陽大帝出現,而老圣皇身上已經又了傷勢,消耗的力量更多。

    “李曉茹!”所有人見到我出現的那一刻,都驚訝無比的看著我。

    我看著眼前的所有人,最終目光停留在了獸神的身上,在抬手的瞬間,空間之力籠罩獸神,獸神身體瞬間被空間之力分割,化作了血雨。太陽神殿之前,所有人都驚恐的看著我。而老圣皇他們驚瞪雙眼,顯然不相信我的力量如此強大。

    “金陽已經死了,都結束了,從今天開始,這里已經沒有金陽帝國了,所有人都散了吧。”我話音落下之后,已經一步走出,消失在空中。

    圣神山上。

    青衣男子見到我,起身道:“王奇諄見過姑娘。”

    “李曉茹見過主宰。”我恭敬道。

    青衣男子隨手抬起,對我道:“走吧。你是新世界的主宰,該去見一見其它主宰了!”

    其它主宰?

    我跟隨著青衣男子,一步走過空間裂痕,已經出現在了一座滿是楓葉的小島之上。

    小島之中,一男一女正在下棋,兩者在感知到我們出現的那一刻,都瞬間放下了手里的棋子,轉過頭一臉驚訝的看著我。

    “二哥。這位是新的主宰?”身穿綠衣的女子見到我,眼神驚訝道:“十年前,二哥才說他的世界即將誕生主宰,沒想到這么快。”

    王奇諄笑著對我介紹道:“這兩位都是一方世界的主宰,我是誕生的第二位主宰,他們分別是第三個和第四個,按照順序,你叫我二哥,叫她三姐,叫他四弟。”

    “妹妹,我叫陳皎。”綠衣女子走過來,挽著我得胳膊。

    另外一名白衣男子也笑道:“趙福生。見過五妹。”

    我排第五個?

    我驚訝的看著幾人,只是沒等我說話,身后不遠處的小屋里,已經走出了一名高大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一身粗布衣,樣貌俊朗,見到我笑道:“這就是大千說的五妹吧?沒想到這么快,我們的楓葉島上有新人了。”

    在場幾人見到中年男子紛紛恭敬行禮道:“大哥。”

    大哥?

    第一位主宰嗎?

    “見過大哥。”我恭敬行禮,隨后好奇道:“大哥,這里只有我們五位主宰嗎?”

    中年男子笑著示意我們坐下,對我開口道:“我叫黃釗,叫我大哥就行了。多少位主宰,我也不知道,只是我誕生在一個荒蕪的世界,在那里,我沒有見到我世界的主宰出現。而二弟他們,其實都是我創造的世界里出現的主宰,已經又八十億年了,誕生了他們三個。而你,卻是二弟世界里出現的,他得世界,剛存在一億多年。現在,你們在的就是我出生所在的荒蕪世界,只是這里。被我改造了許多,也不算荒蕪了。”

    在場眾人,臉色淡然了幾分。

    “或許就沒有其它主宰了,這里應該是世界的盡頭了。”綠衣女子陳姣開口道。

    黃釗點點頭,又搖搖頭道:“誰知道呢?或許沒有,或許還有無盡的世界,我們無法達到罷了。”

    ……

    始源世界。

    離開了荒蕪世界的楓葉島之后,王奇諄在我得要求之下,將始源之地交到了我手中。而我得世界,便以此為中心,成為了一個新的始源世界。

    冥都大殿之前,我靠在林南天的身邊,看著飛機在天空中飛過,心里滿足無比。

    “這個世界都亂了。”林南天看著飛機遠去,無奈得看著我笑道。

    我淡淡笑著回應道:“亂了才好。這才是我想要的科技世界。不信你問小溪,她也喜歡這樣。”

    “嗯。老媽說的對,我也喜歡這樣。”小溪坐在我們身后不遠處。玩著筆記本電腦,笑著開口道。

    林南天點頭道:“好吧。你們喜歡就好。”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