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其他小說 > 我的靈異實錄 > 第1602章 踏上征程(大結局)
    而資源緊張了,人們吃不飽,喝不足,就容易激發矛盾,于是,兩個部落之間,因為爭奪這條河流的上游,為了爭奪盡可能多的資源,在一次捕魚過程中,兩個部落的男人,為了爭奪一片捕魚區,便互不相讓,棍棒交加,在這條河里打了起來。

    一時間,雙方都傷亡慘重,斗爭激烈。本來就因為吃不飽,生存堪憂,在這個時候,人們更是不要命的打斗,就這樣,雙方各倒下了成片成片的男人,死的死,傷的傷,血流成河。

    又因為是在河流的上游,血水順著蜿蜒的河流,不停地流淌,于是就染紅了整條河。

    從那以后,兩個部落就開始勢不兩立,隔三差五,便要在這河水里來一次爭斗,而每次爭斗,都會犧牲大量的居民,他們的血水,就不斷地染紅這條河流,不等舊的血水被河流沖走,新的血水就流了下來,如此循環往復,這條河,永遠都成了紅色的河流。

    而直到后來,小族在一天夜里,組織了幾十號水性好的青年人,磨刀霍霍,連夜摸黑,嘴里面銜著大刀,摸到了對岸。

    大族沒有絲毫的防備,所以,小族的人,趁大族的人都在睡覺休息之際,一夜之間,就把大族的所有人,趕盡殺絕,當大族的人醒過來的時候,很多也是手無寸鐵,甚至有的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刀砍下了頭顱。

    當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寡不敵眾了。

    所以,就這樣,一夜之間,大族的人,全部都被殺盡,尸體就扔到了這河水里面,血水成河,便有了這條紅河。

    而大族的那一個岸邊,就成了紅河的死岸,小族的那一岸,就成了紅河的生岸。

    自那以后,死岸常常有鬼夜哭,生岸從來沒有人敢越河過去。

    甚至這條紅河,都已經永遠恢復不了它先前的顏色,而生岸的人,卻也不敢踏出這河邊半步。

    由于紅河里面的尸體,大多數是大族的人,這些鬼魂不散,時常會捉生岸的小孩子,試圖讓他們斷后,為自己報仇。

    而生岸的人,為了杜絕自己的村民到河邊有危險,同時,也為了防止河中鬼魂上岸作孽,便種植柳樹數百棵,順著河邊,綿延不斷。

    而生岸的人,自那以后便子子孫孫,無盡綿延,紅河綠柳處的村落,所以后人,就把這個小村子命名成為紅柳村。

    并且他們規定,自己的姓氏,就為柳,因為這些大柳樹都是他們種植上的。

    于是,這個原本的小族,便繁衍成為了柳氏家族。而那個大族,因為他們的血水染紅了紅河,便被小族的人稱之為紅氏。

    之所以紅氏依舊存在,就是因為大族的人,陰魂不散,經常會到紅柳村作孽,搞得人們心煩意亂,于是,姓紅的,都是鬼魂,對于紅柳村來說,就是他們的天敵。

    原來這個姓氏是這么來的。我感嘆道。

    這時候,我才想起來當時在紅柳村,哦,準確的說是在那條紅河里面,見到的那個劃著尸骨做的船,自稱為紅林的老頭。

    同時,我還想起來那個叫做紅神的人。

    那既然這么說來,豈不是那些人都是鬼魂?

    而按理說,在紅柳村,姓柳的人才應該是這個村子的主人,可是那個紅神為什么可以跟我說,在紅柳村,任何事情它都可以搞定?

    難不成是吹牛皮?

    還有那個柳豐,又是怎么一回事?

    “那后來呢?后來為什么紅柳村整個村子都滅亡了?”我繼續問道。

    說到這里,父親竟然有些老淚縱橫,不知道是出于同情,還是什么原因。

    “后來,人鬼情未了。紅氏跟柳氏之間的恩恩怨怨,依舊是沒有終結。”

    我認真的聽父親繼續往下講。

    柳氏經常會找人去驅鬼,也就是去驅逐消滅這些姓紅的人。

    而這些姓紅的人,離魂實在是兇狠惡劣。許許多多去紅柳村捉鬼的人,卻都被這些人殺害,基本上無一生還。

    “那后來您也是去驅鬼了嗎?”我想起來父親三十年前去過紅柳村。

    “是啊,后來我也是所有奔赴紅柳村驅鬼法師隊伍的其中一員。”父親埋下了頭,接著說,“可是,說來也是奇怪,我們陸陸續續去了好多人,前面的人都被迫害,當我們那次去的時候……”

    我洗耳恭聽,聽父親年輕時候的降妖伏魔的輝煌歷史。

    那次我們一行人一共是三個,到了那里之后,自然是村長柳豐接待的我們。

    柳豐好吃好喝的招待我們,之后又給我們安排了幾間小房子讓我們住,但是,那幾間小房子,平常人看不出來,我們卻能看的出來,那小房子里面,暗藏玄機,乃是一座陰宅。

    于是,幾個人連夜斗法,一夜之間,終于是驅散了所有的鬼魂,還險些喪命。

    后來,當地居民要求我們住在那里,為他們斬草除根,以除后患。我們便只好應了他們的要求,留了下來。

    留下之后,因為當地缺水,紅河里的水,已經充滿了邪氣,不能養人,也不能灌溉了。于是,年輕的村長柳豐,就帶領了一幫青年人,號召著開掘渠道,引水灌溉。

    動工前期,柳豐就說,再離這的不遠處,紅河的上游,找到了水的源頭,紅河的水,都是從那里流出來的,那里的水,非常的清澈。

    但是,只是聽他的一面之詞,我當時要求去水源那邊看看,卻得到了阻撓,遭到了拒絕。

    而后來,正式動工了,柳豐說為了全村人的安全,動工的時候,其他的人不需要,只是他點名帶著的那幾個年輕人,在加從外面會請來施工隊,這就足夠了。

    其他的人,一概不讓插手。

    當時,我就覺得這個事情,非常的蹊蹺。于是,我就開始調查柳豐,終于發現了這小子有問題。他所謂的開掘渠道,結果是偷偷摸摸的帶人將紅河里的水,通過地下,引到了村里。

    這樣,水里面的所有落水鬼,都會引流紅河,淹沒整個紅柳村。

    當我發現這件事情的時候,終于明白了,原來這個地方,妖魔鬼怪的兇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兇手,竟然是人,竟然就是這個村長,這個最不容易引起人懷疑的人!

    是柳豐故意三番五次的帶人迫害我們,禍害這個紅柳村的村民。

    “可是,我想不通,你們是幫助柳氏人驅鬼,柳豐也姓柳,為什么要迫害你們?”我覺得這里面一定是還會有什么故事,要不然的話,柳氏既然與紅氏不共戴天,那么再怎么樣,無論發生了什么,姓柳的也不可能幫助姓紅的。

    “柳豐姓紅,不姓柳。”父親淡定的說道。

    “什么?柳豐怎么可能不姓柳?”這簡直是一個爆炸性的新聞。

    于是,父親接著緩緩地說。

    紅柳村經過了很多年,這期間也陸陸續續的遷徙過去了幾家新的人家,而在這幾家新人家里面,其中就有柳豐的祖宗。

    據說,當初小族的人連夜偷襲大族的時候,見大族不敵,便有幾個睿智的年輕人,從地上撿起了一把小族的死人扔的刀,并脫下了他們的衣服混在小族的對隊伍里面,走了出去,這才得以生還。

    而到了后來,他們遷徙回到了紅柳村,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夠屠遍紅柳村里面的所有人,準確的說,就是為了屠遍小族的后代子嗣,為他們的氏族報仇雪恨。

    所以,一代又一代,柳氏的人,已經完全放松了警惕,但是唯獨紅氏的子子孫孫,時刻心及復仇大業。

    而終于,紅氏家族就出了柳豐這樣的人,當上了紅柳村的村長,人鬼勾結,眼看就要將整個村子的人都迫害了。

    “那這么說,柳豐之說以叫這個名字,只是為了潛伏其中,以免引起其他人的懷疑?”

    “是這樣的。”

    父親說,渠道完工的那一天,他也在現場,卻遠遠的就聞到了一股濃濃的,刺鼻的血腥氣味。

    而當他發現整個事情的不對之處時,他明白了,這一切都是柳豐指示的。當渠道完工之后,發現引來的是紅色的水,父親便說這是妖水,是柳豐的陰謀,迅速召集當地村民離開,可是,愚昧的村民,不但是沒有聽父親的話,甚至是說父親妖言惑眾。

    父親見狀,只得只身離開,尋找柳豐。

    當他追上柳豐之后,手起劍落,就用那把降魔劍,斬殺了柳豐。

    后來,因為父親觸犯了門規,殺死了人,便從紅柳村回來之后,金盆洗手,退出了驅魔伏鬼的行當。

    但是父親卻說,很多時候,真正可怕的,不是妖魔鬼怪,而是人!

    而真正要小心的,要躲避的,也正是人,惡人,可以比妖魔鬼怪還要兇殘。

    后來,整個紅柳村,便遭到了水淹,人們死的死,逃的逃,紅河里面的落水鬼,便也來到了紅柳村,開始長居于此,所以,紅柳村就成了一個鬼村。

    自那以后,三十年過去了,紅柳村仍然是沒有一個活人。

    現在,我也明白了,為什么老板會死。

    因為老板姓柳!

    至于說,老板到底是姓紅柳村的柳,還是跟柳豐一家的柳,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但凡是卷入這場紛亂,不管是姓紅還是姓柳,都不會有好的下場。

    而柳豐的人頭,死不瞑目,被什么人裝在壇子里面,想必是為了臥薪嘗膽,有朝一日來找父親報仇罷。

    “對了,柳豐的那個人頭,當初已經被我給消滅了,您就放心好了。”我對父親說道。

    父親欣慰的點了點頭,似乎是從這一刻開始,我才真正的算是長大了,真正的做到了自立。

    現在的我,明白了這紅柳村的一切一切,而又親身經歷過了許許多多,經歷過了這些磨煉,我終于開始頓悟了。

    我想,人世間的紛亂,完全就是因為看不開,放不下,恩恩怨怨,如此糾纏,何時能了?

    而同樣,如果九泉之下,尚不可瞑目,化作鬼魂,仍作亂人世間,如此糾纏,遭殃的也是人間。

    如此說來,降妖伏魔,造福眾生,便應該是我的職責。

    當父親把那裝有銅錢劍和八卦鏡的包裹交到我的手上之后,我便要繼承父業,遠走他鄉,驅逐天下惡鬼,點化有緣之人,人行大道,慷慨一世。

    夜已深,人已靜,我卻跟父親二人對坐,父親將他那平生所學之術,毫無保留的傳授與我。

    東方的天邊,逐漸掀起了一片魚肚白,迎著這初生的朝暉,背負著造福眾生的使命,我踏上了降妖伏魔的路途,漸行漸遠……

    好了,這就是我給大家講的《我的靈異實錄》的故事。我們下一個故事再見!

    (本書完結)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