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官場之高手過招 > 第1368章 新的征程
    臨行之際,讓陳大龍意想不到的是,在省城的柳嘉惠居然也特意打電話過來,說要請他吃頓飯當作送行晚宴。

    柳嘉惠如此有心,陳大龍心里倒有幾分感動,只是嘴上卻不饒人,沖她調侃道:“柳嘉惠,你要是想見我現在落難的樣子找個其他由頭不是更好?何必非得擺出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

    柳嘉惠氣的在電話里“啐”了他一口,沒好氣道:“陳大龍,你當我想請你吃飯,還不是茅家濤一個勁說什么畢竟一起工作過一段時間,也算是戰友一場,讓我非得請你吃這頓飯表達一下心意。”

    陳大龍聽柳嘉惠提及茅家濤的名字時透著一股不見外,猛然想起她和茅家濤之間的關系。

    是啊!原本這幫官少爺官小姐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別看這會余家實力變弱導致王家新受挫連連,誰又知道日后的政局風險又會發生什么樣的變化?茅家濤看好自己,難道沒有一點私人的動機?他早就知道自己和王長安之間的關系,肯定也知道自己倒了湖州,深港項目自己是全權代表。

    再說,茅家濤和王長安之間的關系誰又知道?想到這一點,陳大龍突然有種心寒的感覺,記得江建鋒說過,“這些大人物之間爭來斗去,才能讓小人物有機會登堂入室”。

    可仔細一想,若是把道理反過來,小人物即便有了登堂入室的機會,到頭來決定小人物命運的還不是這些大人物?

    要想擺脫“小人物”的命運,唯一的辦法就只有把自己變成真正的“大人物”!陳大龍心里猛的想起茅家濤之前跟自己說的那句話,“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柳嘉惠這樣的女孩子誰娶回家至少得少奮斗三十年,我很看好你!”

    這個念頭在腦中一閃而過,一想到余丹丹還在國外苦等自己,陳大龍心里暗罵自己一句,“混賬!”趕緊收斂心神對柳嘉惠說:“嘉惠,我這兩天就到湖州上任,你有空到湖州市來,我請你吃飯,茅家濤要是真想請我吃飯,讓他自己聯系我,你又何必當他的二傳手?你一個女孩子家,往后把工作上事情做好就行了,那些生意場上的事情跟你沒多大關系,沒事少摻合,省得給自己找麻煩。”

    電話那頭的柳嘉惠見陳大龍突然收斂性情,擺出一副嚴肅嘴臉,不禁奇怪道:“陳書記,你怎么跟變了個人似的,是不是離開了定城市傷心過度啊?不過是換個崗位,值得如此的傷心嗎?”

    陳大龍差點笑出聲來:“是啊!你可真是女諸葛,這都被你猜中了?我辛辛苦苦一手促成的深港項目好不容易熬到動工建設,我卻要離開定城市,為人做嫁衣,自己卻無緣,你說我能不傷心嗎?”

    柳嘉惠信以為真,在電話里安慰說:“陳書記,你也不用太傷心,失敗也是一種財富嘛,你沒聽說嗎?不經歷風雨哪能見彩虹,你說是不是?我就說你這樣直爽的個性不適合官場跟人家勾心斗角,只適合做點實實在在的事情,看,還是被我說中了吧?”

    “那倒是,要不我說你是神機妙算的女諸葛呢?”陳大龍憋著笑應承道。

    “唉!我就知道,這么大投資項目少不了引來一大幫人爭搶好處,可我就是沒想到茅家濤和王家新冤家路窄又遇上了,也真是難為你陳書記了,這兩人都不是省油的燈,王家新是頭腦發達,卻謀勁不足。茅家濤雖然在部隊演練的時候受過傷,但是頭腦是好使的,你這樣離開定城也好,至少眼不見心不煩。”

    “對對對,你說的太有道理了,我都這么傷心了,你到底什么時候單獨請我吃頓飯?”陳大龍詭笑道。

    “行,我來看看這周有沒有時間,要是能擠出時間來,我去湖州市找你。”

    “對,有時間一定要過來,記得把林亞楠帶上,你們兩人也好有個伴。”

    “好的,沒問題。”

    柳嘉惠在電話那頭一本正經把陳大龍的每一句話信以為真,電話這頭的陳大龍卻早已臉上笑開了花,他倒不是故意捉弄柳嘉惠,他的確有意跟柳嘉惠保持良好的互動關系。

    以后,兩人之間保持工作伙伴關系也好,朋友也罷,多一個這樣心無城府又地位特殊的朋友,對他來說益處多多。

    話題說回到倒霉的王家新,用“四面楚歌”來形容他的處境算是貼切,深港項目一分錢的好處也沒占到也就算了,居然連普安市已經建好的湖大廣場項目也遭了秧。

    湖大廣場項目已經進入掃尾階段,突然一下子冒出普安市諸多職能部門各種檢查不過關,把工程被逼停工無法建設下去,更別提對外出售。

    一個即將竣工的商業廣場不僅不能像其他商業廣場大規模對外招商,反而要四處奔波找各職能部門領導求情放一馬。

    以王家新的個性怎么可能慛眉彎腰去應付那些在他眼里根本上不得臺面的底層官員?偏偏他的父親王書記山高皇帝遠,普安市的一干領導中又沒有得力的親信,這事倒是成了解不開的麻煩。

    王家新的無能直接導致處于普安市黃金商業地段的湖大廣場被拖延成了爛尾工程,時間拖的久了,王家新也是心急如焚,當著父親的面抱怨道:“湖大廣場變為這樣,肯定是狗日的陳大龍!他這是聯合茅家濤在報復我!上回我被他手下人打成這樣,我還沒來得及找他算賬,他居然又背地里使幺蛾子。”

    這一回,連他老子王書記也有些看不下眼了,沖他沒好氣斥責道:“之前你跟陳大龍的關系不是挺好嗎?湖大廣場是余丹丹手里運轉的,已經到了坐等掙錢的項目被你折騰成這樣,你還好意思埋怨別人?”

    王家新委屈辯解:“我哪知道陳大龍這個小人居然對我下狠手?這次的事情也一定和陳大龍有關系,還有那個定城市的代理市長趙德才,太不是東西了!說好的工程給我建設現在又反悔了,做官的怎么能如此無恥!”

    王書記經過了一番事后總算是明白過來,自己的兒子不爭氣再怎么往上捧他也是白費力氣,現在他擔心的是,若是湖大廣場項目再惹出什么風波來,恐怕就不僅僅是兒子首當其沖受到影響,自己這個省委書記的位置都有可能被動搖。

    王書記也算吃一塹長一智,這回他堅決不再支持兒子王家新,而是喝令他,“立刻想辦法從湖大廣場中抽身出來,絕不能因為蠅頭小利惹出禍端”。

    王家新現在在普安沒有任何人在他的項目上提供幫助,實在是黔驢技窮無路可走,只能聽了老子的安排,把湖大廣場割肉賠本公開對外轉手,接盤人的名字想必各位還記得,是普安市鼎鼎有名的女企業家之一——趙亞楠!

    趙亞楠是什么人,那是陳大龍的老秦人,熟悉陳大龍的人基本都知道,而趙亞楠如此高調的接盤王家新手里的項目,難道不怕王家新看出什么,報復陳大龍?

    還是陳大龍故意而為,就是要告訴王家新還有王家的當家人,不要認為你高高在上就可以為所欲為,很多時候我可能做成或者說敢做的事情,你王家不一定敢做,這就是現實。

    當然內幕只有當事人能夠知道,外人只是看到了湖大廣場換人,重新開工建設的那天,茅家濤出現在建設現場,而且作為合伙投資人發表了所謂重要的講話,那就是湖大廣場會變得越來越好,將有100多加企業加盟,成為如萬達一樣的商業廣場。

    靠,難道陳大龍也投靠了茅家?否則,趙亞楠接手的湖大廣場怎么和茅家濤合資?陳大龍可是趙亞楠的幕后指揮人。

    外人看不懂,更加的看不透。

    九月一號,全國中小學統一開學的時間,天氣越發晴朗怡人,讓人看一眼湛藍湛藍的天空心情變的極好。

    本書寫到這里已進入完結階段,良木天生不擅言辭,在這里謹以一顆最真誠的心感謝各位兄弟這些日子日夜相伴!

    鞠躬!道謝!

    九月二日,陳大龍正式到湖州市走馬上任,定城市委書記江建鋒本想親自卻送,卻被陳大龍攔住了,陳大龍對他說:“在外人眼里,你我從未關系密切,你若是大張旗鼓送一回,恐怕讓人看出端倪,到時候對你不利,你還是讓港口的工委書記秦偉忠送我吧,他現在是定城市委常委,又是港口委員會和港口公司的一把手,他送我去湖州上任最合適,名正言順。”

    江建鋒見陳大龍言之有理,點頭答應,只是陳大龍心里卻覺出一絲苦澀,“官場中人,居然連送行這類小事都要算計清楚才敢決定,實在是太累了!”

    無論如何,前方的路還要繼續往前走,到了湖州還要負責深港項目,很多人如王家新、柳嘉惠、茅家濤等人還要直接面對,就像柳嘉惠說的,“不經歷風雨怎能見彩虹?”恭喜那些經歷了風雨還能見到彩虹的兄弟們!無論如何總比在風雨中沒落的太多失敗者要強的多。

    人生聚散未可料,仕途險惡終勞神。

    宦途堪笑不勝悲,昨日榮華今日衰,

    笑他范蠡貪婪甚,相罷金多始退閑。

    安得如公霸王龍,一片公心在月明!

    (全書完)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