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魔天尊 > 第1373章 魔怪之王
    聽著這頭魔怪得意的聲音,寧小川等人卻全都一下愣住。

    魔怪也會說話?

    而且眼下這頭魔怪,似乎看上去和普通魔怪不太一樣。

    首先,它看上去并不是太惡心。

    其次,它看上去像是擁有自己的智慧一般。

    擁有智慧的魔怪,寧小川等人的確還是第一次見到。

    所以此刻,盯著這頭魔怪,不管是寧小川和澹臺血沉,還是一旁的歲雨朦等人,神色全都露出了愕然。

    而這頭猿猴魔怪,目光冷冷的掃視了寧小川等人一眼之后,口中再次發出聲音道:“我乃是毀滅之王,算你們運氣不好,竟然碰到本王我,我便賜你們死刑。”

    這家伙腦袋有問題。

    盯著眼前的猿猴魔怪,寧小川等人臉上的愕然消失,轉而變成了一副無語神色。

    此刻位于這里的幾人,個個都是高手,否則的話也不可能渡過混沌本源法則來到彼岸。

    可是此刻這頭魔怪竟然開口便說要將所有人賜死,簡直就是在開玩笑。

    尤其是寧小川和風九幽,兩人所擁有的世界之力,簡直就是這些魔怪的克星。

    縱然眼前這頭魔怪乃是魔怪當中的王者,寧小川和風九幽也同樣不把對方當回事。

    呼!

    這頭魔怪之王身影閃爍之下,竟然對著距離他最近的風九幽發出了攻擊。

    風九幽冷哼了一聲,身上九幽空間之力震蕩,立刻將這頭魔怪之王擋在了自己面前。

    “咦。”

    這頭魔怪之王口中驚訝了一聲,下一擊卻朝著澹臺血沉擊去。

    澹臺血沉腳下的晶紅鬼船驟然射出一道紅光,將自己的全身籠罩在其中,這些血紅色的光芒組成一道光幕,擋住了魔怪之王的攻擊。

    接連攻擊無效,這頭魔怪之王的神色已經充滿了驚詫。

    不過他似乎仍然不死心,下一刻便朝著寧小川攻擊過去。

    寧小川身影不動,身上的世界之力震蕩,立刻擋住了這頭魔怪之王不說,還將對方直接反彈了回去。

    站到距離寧小川大約數丈遠的地方,這頭魔怪之王徹底懵了。

    自從他誕生出來之后,便從未碰到過眼下這種情況。

    以往的時候,就算是那些仙靈碰到他,也得退避三舍。

    可是此刻,這里的人卻似乎個個都不怕它一般,如此狀況,自然讓這頭魔怪之王有些無法適應。

    其實這頭魔怪之王僅僅只在寧小川三人身上測試過,若是它攻擊一下風月兮的話,以風月兮的實力,多半便無法擋住魔怪之王的襲擊。

    因為風月兮此刻的實力,也就和一個普通仙靈差不多。

    單純論實力,其實澹臺血沉并不比風月兮強多少,可是奈何,澹臺血沉修行的乃是滅世道,而且身邊有晶紅鬼船輔助,要擋住這頭魔怪之王,自然是輕而易舉。

    隨手擋住了這頭魔怪之王,澹臺血沉的目光卻始終停留在寧小川身上,沒有偏移半分,似乎整個天地間,只有寧小川才是她的對手一般。

    不過也難怪她會如此,身為滅世道第四道傳人,澹臺血沉此生最大的對手,的確便是同樣修煉了滅世道的寧小川。

    而且此刻,澹臺血沉明明能夠感覺到,寧小川身上的滅世道氣息并不算太強,可是身上那股氣息,卻仍然讓她覺的窒息。

    如此獨特的感覺,讓澹臺血沉心中越發的不服氣,想要挑戰寧小川,然后光明正大將之擊敗。

    然而寧小川此刻的目光,卻已經從澹臺血沉身上轉移到了這頭魔怪之王身上。

    “竟然出現了一頭擁有自己智慧的魔怪,這應該也是這些魔怪進化的產物吧,不知道此魔怪體內的世界,和普通魔怪有什么不同。”

    盯著眼前這頭魔怪,寧小川心頭火熱。

    隨即,他直接邁步朝著這頭魔怪之王走去。

    在對付澹臺血沉之前,寧小川要提前將這頭魔怪之王提前拿下。

    澹臺血沉身影一閃,站到了寧小川面前道:“寧小川,你此刻的對手是我。”

    “你一個人不是我的對手,再多一人才有點意思。”寧小川搖了搖頭道。

    澹臺血沉面色冰冷,牙縫中擠出一句話:“狂妄!”

    狂妄嗎?

    寧小川嘴角露出了幾分笑意。

    他可不覺的自己狂妄。

    自從這十年間他的體內世界再次得到進化之后,寧小川已經有種感覺,即便是這一方天地,他都能夠隨手打破。

    擁有此等實力,寧小川當然不會將澹臺血沉放在心上。

    或者換句話說,此刻寧小川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心上。

    他此刻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盡快將自己體內時間進化到極限。

    只有他體內世界進化到極限,寧小川的實力才算是達到巔峰,不過到那個時候,寧小川身上到底會發生何等變化,恐怕誰也無法預料到。

    “既然你對自己實力如此有自信,不如我也來出手,如此給你的壓力豈非更大。”風九幽陰惻惻的站了出來,想要和澹臺血沉以及這頭魔怪之王一起對付寧小川。

    寧小川瞥了一眼風九幽道:“隨便你。”

    太狂妄了!

    寧小川一句隨便你,立刻讓風九幽心中也暴怒了起來。

    但是寧小川此刻的表現,卻如同他所說的話一樣,根本沒將眼前這些人放在眼里,而是繼續朝著那頭魔怪之王走去。

    “給我過來。”單手朝著眼前的魔怪之王一抓,一股巨大的吸引力量立刻吸著這頭魔怪,朝著寧小川沖過來。

    任由這頭魔怪之王呲牙咧齒反抗,卻也根本沒有絲毫作用。

    一股世界之力從一旁朝著寧小川襲來。

    風九幽這個時候出手了。

    寧小川連頭也沒回,身上同樣鼓蕩起了一股世界之力,直接將風九幽給排斥了出去。

    澹臺血沉原本是不想和人聯手的,但是此刻看到寧小川如此輕易便將風九幽和魔怪之王壓制,她眉頭微皺,身上噴涌出一股滅世道法則,朝著寧小川斬過來。

    面對澹臺血沉打出來的滅世道法則,寧小川終于神色凝重了幾分,回頭正對著澹臺血沉。

    澹臺血沉打出來的滅世道法則在空中凝結,凝結出了一把血紅色的長劍。

    長劍斬到寧小川面前,便突兀的停住了。

    因為寧小川的手掌,此刻已經抓住了這把血紅色長劍。

    咔嚓!

    這把由滅世道法則凝結出來的長劍,在寧小川手中變的粉碎。

    伴隨著這把長劍粉碎的,還有澹臺血沉的信心。

    能夠將滅世道法則凝結成滅世魔劍,這已經是澹臺血沉最強的絕招了,可是此等招數,在寧小川面前卻顯得如此可笑。

    “我們之間的實力差距,果真大到了這個地步嗎?”澹臺血沉的心開始亂了。

    即便是當初他被寧小川封印,也未曾有過現在這樣的感覺。

    寧小川盯著眼前的澹臺血沉,突然露出一絲笑意道:“其實你若是真的想要找人切磋滅世道的話,我倒是可以給你推薦一個人。”

    “是誰?”澹臺血沉道。

    寧小川搖了搖頭道:“你見了面自然就知道了。”

    手臂一揮,也不管澹臺血沉是否同意,一股初始宇宙世界之力便直接壓迫過去,將澹臺血沉給收到了初始宇宙世界。

    不過此刻澹臺血沉出現的地方,并非是初始宇宙世界內部,而是位于寧小魔所在的魔王星上。

    寧小川剛才所說,適合和澹臺血沉切磋滅世道法則的人,便是指的寧小魔。

    收走澹臺血沉,寧小川手臂一揮,便將魔怪之王壓在了自己面前,然后一只腳踩了上去。

    剩下風九幽一人,面色鐵青的他,幾乎立刻便要轉身逃走。

    風九幽的性格本來就不是那種寧死不屈的人,此刻眼看不是寧小川的對手,他自然立刻逃走,沒有絲毫猶豫。

    寧小川冷冷盯著他逃走的背影,等到他快要逃出自己視線的時候,寧小川身邊的初始宇宙世界之力,才驟然擴大。

    這股世界之力就如同一道散逸出去的波紋一般,迅速的席卷了風九幽。

    然后,風九幽被硬生生拖回了寧小川面前。

    差距太大了。

    到了此刻,寧小川和風九幽體內世界的差距已經大到了不可彌補的地步。

    “不可能,我的體內世界才是正宗。”風九幽此刻已經完全失神,口中瘋狂吼叫。

    若是論世界這里的來源,風九幽的確可能比較正宗一點。

    畢竟他凝結體內世界的方法,乃是從風月兮口中獲得的。而寧小川體內的初始宇宙世界,則完全是寧小川自己摸索出來。

    但是到了此刻,再說這些已經沒有什么用處。

    一只手按在風九幽的額頭,寧小川的世界之力,直接侵入了對方的體內。

    九幽空間內,雪靈虛等人大都在盤膝修行。

    初始宇宙世界之力在雪靈虛等人身上一掃而過,隨即,雪靈虛等人便被轉移到了初始宇宙世界內部。

    至此,所有大衍世界的生靈,全都被寧小川收到了初始宇宙世界內部。

    而隨著九幽空間內部的生靈被寧小川全部吸走,風九幽的身軀也一下癱軟了下來。

    風九幽和這些魔怪一樣,本身實力強弱全都受世界內部生存的那些生靈的影響,此刻這些生靈被寧小川轉移,風九幽的實力一下便被削弱了起碼八成。

    做完這一切,寧小川一掌便朝著風九幽的頭頂拍了過去。

    他對風九幽可不會有絲毫留情,風月兮上一世的遭遇,寧小川可是歷歷在目。

    就在風九幽即將死在寧小川面前的時候,寧小川的頭頂,突兀出現了一個聲音。

    “寧小川,饒他一命吧。”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