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大小姐的全職男秘 > 第243章 溶洞遇險
    趙悅歡那大長腿都屈著,這船上說是有椅子,也不過是幾根橫著的板子,她剛就沒地方抓,抓到了張玄身上,這被張玄一拉,她只好靠著他。

    又本就有點情愫,就半推半就的,連張玄那握她腰的手,她都沒去推開。

    靠得近了,張玄才瞅見那船頭上的什么泰哥,不過是個十七八歲的少年,穿著件紅色的毛衣,身材倒挺高,一站直了,快能頂到頭上的鐘乳石。

    長得還算正常,濃眉大眼,就是眼神有些邪,瞧著前面的申文嫻就挪不開。誰讓她穿那種半透的花裙子,這讓人都瞧到里面的乳白色的襯里了。

    她又是那種男人瞧了就想征服的倔強女孩,也不怪那泰哥一下就看上她了。

    滿船上都是鐘乳石,最小的也有膝蓋高,這種石頭都是做景觀石用的,這幾年藏家不少,也是論個頭賣,越長的越值錢。

    眼神跳過鐘乳石看到船尾的那猛子,也是個少年,年紀比泰哥還稍大些的樣子,一張苦瓜臉,吊腳眉,像死了親爹一樣。

    泰哥腳一掂就要跨過來,兩船斜對著頭,離了也沒一米遠。

    那船夫認識他,從船尾跑過去,就要攔他:“阿泰,你別過來,你偷挖石頭我就不告發你了,你這是要做什么?這都是游客……”

    “你給我讓開,你剛攔我,你不怕回頭我去找你家桂花?”

    那船夫聽他提到妻子的名字,臉色就大變,這泰哥是附近的惡少,跟他一個鎮上的。常聽人說他喜歡玩女人,自家那婆娘,雖說三十了,也生得一副好皮囊,走起路來那細柳腰扭得讓人想要抓一把,他都時常防著那婆娘,怕她找男人。

    這泰哥要找她,雖說差著年歲,可她能把持得住?

    “你……”

    “你什么?讓開!”

    都一個鎮上的,泰哥也知這船夫是個懦弱性子,吼了聲就把他嚇退了。

    他拿電筒掃了下,定在張玄的臉上:“喲,還沒注意到,這還有個雄的。”

    “泰哥,還是走吧,咱這……”

    猛子話說到一半,申文嫻突然跳起來,沖泰哥的膝蓋上就來了下。泰哥疼得連跳了幾腳,退后半步,就拿手電去砸申文嫻的臉。

    申文嫻舉手擋了下,趙悅歡就掙開張玄跑了上去,一爪子就抓在泰哥的臉上。

    “你們這些臭婊砸,找死是吧!”

    泰哥的臉一下掛彩,臉皮都被掛下幾道血絲,火辣辣的發燙。一邊亂揮手電打開這倆妖精,一邊就在那吼。

    “猛子還不過來幫我!”

    “來了。”

    猛子苦著臉跳上船,一把就抓住申文嫻的手,硬將她一推,申文嫻摔坐在船上,裙子都掀起來了。

    剩下趙悅歡獨木難支,忙跑到張玄的身邊。

    “我草,我草特莫的!”泰哥摸了把臉,手上都是血,當下就暴怒了,“你們三個,誰都別想走,老子要一個個的玩死你們!”

    沐甜小臉早就嚇白了,這時差點暈過去。

    “我呢?你怎么不玩我?看不起我?”張玄懶洋洋地說。

    泰哥就瞟過去,冷哼說:“老子對男人沒興趣,你要湊上來,那就把你也抓到村里,給那個田傻子爆菊花。”

    “泰哥,咱抓女人就行了,別連男人都抓吧?”猛子勸道。

    “都抓,特莫的,害老子破相了,還想有活路?一個都不要留!”泰哥伸手就要去拉沐甜,在他瞧來,那申文嫻和趙悅歡雖好,可是帶刺的玫瑰,這沐甜就不同了,他一眼就瞧出這是個遇到事就沒主意的。

    眼瞧著沐甜的胳膊就要被抓住,那船夫突地沖上去推開泰哥的手:“阿泰,你夠了,你抓這些女孩的事,要我跟你爸說了,你還能有好日子過?”

    “我爸?這三個女孩,我找一個給我爸,我看那老頭子還說什么!”

    泰哥這一說,船夫就無力的將胳膊松開,走到船尾抽煙,隨這泰哥去了。

    “沐甜過來。”

    張玄喊了聲,沐甜這才反應過來,這船上還有個男人呢。就手腳并用,爬到張玄身邊。申文嫻也醒過來了似的,躲到張玄的身后去了。

    泰哥也不攔她們,反正都要帶走,這男的都不能放過。她們躲就躲,還能躲到什么時候去?

    “我求個情,你放過我們吧,我們是江都來的,家里有錢,你要放了我們,我給你錢……”

    張玄求饒說,趙悅歡就咬著嘴唇在那不吭聲,她想起來了,張玄這身手是變態級的,收拾這什么泰哥兩人不跟吃飯一樣。

    “有錢,多有錢?看你們也不像是富二代啊,能出多少錢?”

    “五千!”

    “你特莫當你泰哥是要飯的?”泰哥暴怒道,“老子這一船的鐘乳石,少說也能賣三五萬,你拿五千給我?你特莫逗我玩呢?”

    就瞧原先還裝得很懦弱的張玄,突然笑了:“我就是逗你玩,怎么?玩不起?老子有錢,幾百上千萬花得眼都不眨一下。可是啊,我不會給你一毛錢,就你這樣的,不配。”

    “你特莫說我什么?不配?你知道我姓什么嗎?老子是游家的人,你知道游家嗎?草,不知道是吧?我讓你知道知道!”

    泰哥跨步上前,抓起槁子就往張玄的胸口捅去。

    張玄手一抓,身子隨之站起,按中槁子,往旁邊一發力,泰哥就感到再不松手,就要被蕩到河里,手急忙松開,就瞧槁子落到張玄手中了。

    張玄手再一晃,槁尖就對準了泰哥。

    泰哥臉一青,后面的猛子沖上來想救他,一拳打向張玄的腦袋。

    張玄頭一偏,抬腿就將猛子踹翻,一腳踏中猛子的脖子:“再動我就把你脖子弄斷!”

    猛子不敢動了,被槁尖對準的泰哥也不敢動,深吸了口氣說:“大哥,看不出來你還是個練家子。我游西泰有眼不識泰山,這次是我沒做對錯,你要放了我,我……”

    “放你?行啊,你脫衣服!”

    泰哥的一臉下變白,剛這張玄自告奮勇,他就覺著有鬼了,莫非他好那一口?

    “沒聽見我的話嗎?脫衣服!”張玄手微微用力,泰哥就被捅得胸口發痛,忙把外衣毛衣都脫了。

    “褲子!”

    “哥,你不是要爆我菊花吧?我那還沒人碰過呢!”

    泰哥一下就快哭出來了,這不說張玄親自上陣,就他拿槁子捅也不行啊。

    “我的話你沒聽見?脫!”

    泰哥慢吞吞的脫得只剩下一條短褲,張玄才喊他停:“夠了,再脫也沒啥好看的,還臟了她們的眼睛。”

    “我想看……”沐甜喊說。

    張玄額角就垂下三條黑線:“回頭我讓你看我的。”

    “不看你的!”

    沐甜臉頰一紅,張玄就用槁子捅那泰哥:“跳下去。”

    泰哥臉色發苦:“不是吧,大哥,這河很深的啊,這天還這么冷,我跳下去,要死人的啊!”

    “跳不跳?不跳現在就去死!”張玄作勢要捅他。

    泰哥嚇了一大跳,扭身就跳進了河里,河水一浸入他肌膚,他就狠狠的打了個哆嗦。這地下河少說也接近零度了,他還沒穿衣服,加上濕氣重,這怕是要被凍成冰棍了。

    張玄再讓猛子也跳下去,才喊上船夫說:“把船頂出去,帶我們出洞。”

    船夫瞧這張玄是個猛人,就忙先跳到泰哥那船上,把那船給開走,再等著張玄撐著船過來,他回這船上,撐船出洞。

    等船沒影了,泰哥才被猛子救到旁邊一塊巖石那,這泰哥已經快要燒冥紙了,猛子撿起河里的衣服不停的幫泰哥擦身子,這才好不容易才泰哥的身體回曖。

    “快找人來救,救我!”

    泰哥嘴唇發青,全身哆嗦,這要再沒個熱的,進醫院也是送太平間的份。

    張玄他們終于出了溶洞,這邊是個大湖,就看著剩下的妖精們都在湖邊等著,這有一條長長的賣紀念品的小街。

    “你們怎么那么慢?”一個妖精上來問。

    申文嫻這臉還是白的,沐甜也驚魂未定,就由趙悅歡把事說了,她們這些妖精就一下八卦起來,像是五百只鴨子在嘎嘎。

    張玄看那船夫還回頭看,就說:“收拾得還不夠?想去補一刀?”

    “沒,他們跳河里不會出事吧?”

    船夫嚇了一跳,雖然泰哥拿他女人來威脅他,可要說他敢去報復泰哥,那他是一百萬個不敢。

    張玄咧嘴一笑,就走到趙悅歡身邊:“你剛亂抓我的腿,晚上我要抓回來。”

    趙悅歡臉一下通紅,啐了聲跑去攤位那邊了。

    “別忘了啊,張秘說的,買的紀念品都由他買單!”沐甜想起這事來了,扯著嗓子在喊。

    張玄就臉黑黑的,你就別宣傳了吧,我也就帶了十幾萬,這還得給游老太爺買東西呢,錢不夠怎么辦?

    “各位姑娘,你們看這扇子,做得多精致啊,別走,這不是有人買單嗎?不好也拿兩把啊。”

    這些賣紀念品的小商販也很無良,沐甜的話都聽到了,就想敲張玄的竹杠。

    這一通買,張玄算算花了差不多七八萬,心里那叫一個疼啊。

    “誰讓你說大話。”趙悅歡也笑了。

    “喂,你買的最多,還說呢。”

    張玄瞪她眼,看大巴來了,喊她們上車,然后直奔豐縣縣城而去。

    那船夫還真就怕泰哥猛子出事,等他們一走,就開船去救他們。人拉到船上,泰哥就一拳打翻他:“尼特莫還胳膊往外拐,還是不是咱鎮上的人了?看老子被打,你還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船夫捂著臉,不敢說話,心中暗恨,早知道泰哥是這種人,讓他淹死好了。

    猛子拉住還想踢船夫的泰哥:“我看他們還要去縣城,咱們跟過去……”

    “對,這場子說什么也得找回來,瑪德,老子這凍的,喂,把你衣服脫給我!”

    泰哥的衣服都進水了,也不能穿,那船夫怕他,只好脫了衣服給他。

    三人一到湖邊,泰哥就打電話讓人開了輛車過來,上車就喊道:“回縣城,特莫的,把于田那些人都給我叫上,這次要干回大的!”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