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重生之我為紈绔 > 第025章 我的地盤!
    這男子就是鄭暉,蕭媛寸步不離跟著他。在他搭訕美女領班的時候,神色淡淡,沒有絲毫反應。

    鄭暉把妹的功夫很到位,很快就打聽到了面前這位美女領班的姓名年齡,身高和胸圍尺寸。

    “美女,看你心事不寧的樣子,是有什么煩心事?告訴哥,哥幫你解決!”

    鄭暉大大咧咧喝著酒,面前的這位女孩他觀察了很有一會兒,再加上剛才可以的搭訕了解,對何圓圓很是滿意。

    不僅長得養眼,而且很敬業。也具備一定的管理能力,這是一個人才。

    最最重要的是,人符合鄭暉的審美觀不說,在鄭暉心情極為糟糕的情況下,何圓圓的出現,讓他心情稍微好上了一些,而且很欣慰。

    “噗嗤……還哥呢,看你的樣子,不到二十吧?姐姐我已經二十二了!”

    “是嗎?我怎么覺著,你連十八都不到?今天就以貌取人一回!你看著比我年齡小,我就是哥!”

    鄭暉和何圓圓聊開了,蕭媛在幾步開外的地方坐著,面前放著一杯冰水。

    在鄭暉的誘導下,何圓圓把自己遭遇的窘境告訴了鄭暉。

    “不僅經理不在,主管不在。酒吧絕大部分工作人員都跑光了!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現在酒吧亂成一團糟。這該造成多大的損失。”

    鄭暉笑著安慰,“可能老板換了呢,放心,很快就會好。你這么敬業,一定會升職加薪!”

    何圓圓搖了搖頭,耳根處紅了起來。酒勁兒上來了,多了幾分媚色。

    “我資歷淺,人又笨!能做個領班就很知足啦!”

    鄭暉喝了口酒,正要再說什么,酒吧門口處來了一群人。領頭的,正是曾坤和謝強。

    鄭暉沖那邊招了招手,曾坤和謝強讓手下小弟在外面等著,面露恭敬之色,往這邊走來。

    與此同時,一個走路歪歪斜斜跌跌撞撞的男子從舞池方向往吧臺這邊走來。

    這明顯是喝醉酒了。

    這男子臉上帶著淫邪的笑,眼珠通紅,滿臉橫肉不停顫抖,視線鎖住一人,橫沖直撞的跑過來。

    何圓圓看到這人臉色一變,鄭暉注意到這一點,眉頭一皺。

    “怎么,這人你認識?是來找你麻煩的?”

    何圓圓低聲回答道:“是羅隊長,是酒吧的安保隊長。今天不知道發什么瘋,不看場子,不好好上班。還帶頭在酒吧鬧事。”

    說道這里,何圓圓看了鄭暉一眼,然后轉變話題道:“帥哥,你先避一避。他是沖著我來的。這羅隊長蠻不講理,別沖撞了你。”

    鄭暉滿不在乎,說道:“讓他過來就是,我幫你搞定他。”

    “你?”何圓圓上下打量鄭暉一圈,急忙再勸,“羅隊長是練家子,打架很厲害。三五個人都不是他對手。那個……我來應付他,你可別開口。”

    鄭暉請她喝了幾杯酒,一番聊天下來,何圓圓對他頗有好感,不想傷及無辜。

    鄭暉聳了聳肩,不置可否。

    曾坤和謝強走近,蕭媛攔住他們,搖了搖頭。

    鄭大少想要裝逼踩人,那就有著他去。蕭媛充分理解鄭暉現在的心情。

    鄭暉,需要發泄。找個不開眼的人揍一揍,鄭暉心里的邪火才容易消。

    “圓圓,還在忙呢?來來來!陪你羅哥我喝杯酒!”

    那羅隊長滿嘴酒氣臭氣,一雙眼睛色瞇瞇的上下打量何圓圓。

    何圓圓皺眉,“羅隊長喝多了吧?記得不錯的話,羅隊長現在是上班期間,應該去執勤才是。”

    “上班?!”

    那羅隊長眼神怪異,楞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道:“你昨天沒來對吧?哈哈,算你倒霉,上個月工資你不僅領不到,下崗津貼也沒你的份。”

    費天宇為了以最快的速度遣散工作人員,這兩天不僅提前支付了基層管理以上員工的薪水,還每人多發了一個月工資。美其名曰下崗津貼。

    何圓圓病假,剛來酒吧上班沒多久,和酒吧管理人員打交道不多也不熟,竟然每人通知他這事兒。

    所以導致,今天還來酒吧上班的工作人員里面,何圓圓是唯一一個領班以上級別的基層管理。

    “讓讓,你占著我的位置了。”

    鄭暉推了這羅隊長一把,很是不客氣道。

    羅隊長長得矮胖,占地面積有些大。

    鄭暉無視他的肌肉和滿臉橫肉,主動挑釁。

    “小子,你剛才說啥?有種再說一遍?!”

    羅隊長覬覦何圓圓美色已久,乘著今晚,酒吧前老板剛走,現老板還沒來的功夫,膽子大了些,找上何圓圓,圖謀不軌。

    鄭暉露齒一笑,在何圓圓擔憂的眼神中說道:“你耳朵聾了嗎?我讓你滾一邊去!”

    這種下三濫,鄭暉連在他面前裝逼的興致都沒有。

    “羅隊長,這位先生喝醉了,你別和他一般見識。他是酒吧來的客人,千萬別動手!”

    橫肉男羅隊長臉色變了,兇狠道:“小子,你混那一路的?!”

    這羅隊長雖然酒醉,還算是有點眼力。鄭暉身板不壯,這么囂張,心里警惕幾分。不敢直接上手開打。

    “混這一路的!以后這酒吧,就是我的地盤!誰特么在這里找事,老子就揍誰!”

    鄭暉很是霸道。

    羅隊長愣了一下,然后嘿嘿冷笑,欺身上前。“原來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貨!小子你知道這酒吧以前是誰罩著的么,敢說這種話,老子諒你也沒多大來頭!”

    一缽大的拳頭迎著鄭暉的鼻子而來,若是挨結實了,肯定破相!

    鄭暉的手閃電般伸出,擋住了拳頭,然后五指合攏,用手去捏住他的拳頭。

    羅隊長還沒看清怎么回事,拳頭被一股大力擋住,然后就像是被套上了緊箍,越來越緊,疼的只冒汗!

    鄭暉的原力立場開啟了第一階段,方圓半米內有一牛之力,對付這種貨色,足矣!

    “啊!松……松手!”

    “傻逼玩意兒,限你一分鐘之內從老子面前消失!”

    鄭暉一腳提出,一聲悶響,這羅隊長揮出拳頭的胳膊被鄭暉踢中,立馬脫臼!

    這一切說來話長,發生在短短瞬間。吧臺內的何圓圓根本還沒反應過來,張著嘴巴,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鄭暉!

    人不可貌相,這個厚臉皮自稱“哥”的少年,真是厲害!

    “是個硬茬,老子認栽!小子,不管你多橫多能打,你特么完了!老子背后有人,你有種在這里等著,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鄭暉扭頭視線轉向別處,聽到這話頓時惱了,劈頭蓋臉對著羅隊長又是一頓猛踹。

    聲聲慘叫,這里很快空出一大塊地方,旁邊的人唯恐惹禍上身,趕緊避開。

    地上流了一灘血,羅隊長的嘴挨了一腳,掉了幾顆牙,嘴角撕裂,鼻血噴涌,受傷不重,看著卻很慘。

    “別……別打了!”

    何圓圓喊道。

    鄭暉住手,往羅隊長身上吐了口唾沫。感覺渾身上下神清氣爽。

    “那個……你還是趕快走吧……羅隊長真的很有來頭。再不走,他要是叫人來,你就麻煩了。”

    鄭暉沖著何圓圓嘿嘿笑著,“這是我的地盤,老子不怕任何麻煩!”

    地上的羅隊長倒是一個狠角色,挨打半天一句求饒的話都不說。被打之后,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然后吐掉嘴里的血沫和碎齒,往后退了幾步,怨毒的眼神盯著鄭暉,說道:“我老大姓謝!這一代場子都是他罩著!不給我面子,就是不給謝老大面子,你等著!有你好看!”

    鄭暉樂了,謝老大?淮水市道上的老大很大,姓謝的不多,恰好自己也認識一個。

    “謝強,你給我滾過來!”鄭暉對吧臺角落處吼道!

    鄭暉背對著蕭媛和曾坤謝強等人,也攔住了這羅隊長的視線。

    一直站在曾坤身邊的謝強臉上的汗滾滾落下,幾次要上前,都被曾坤拉住。

    該死的!又犯到這位爺手上了!

    羅隊長楞了,傻了,昂起頭,呆呆的看著鄭暉身后的那個熟悉的人走近。

    謝強狠狠瞪了羅隊長一眼,眼中的狠辣和煞氣,幾乎要吃人!

    “鄭少,我來了!啥事您吩咐?”謝強硬著頭皮,低頭哈腰,給鄭暉打招呼。

    羅隊長的臉直接變成慘白,死人一樣的顏色!

    鄭少?!謝哥稱呼這小子鄭少?而且還這么恭敬?!

    連自己的老大都要在這位面前低頭,自己竟然敢惹他?竟然還拿謝哥威脅他?!

    慘了!不光挨了一頓毒打,還得罪了大人物,得罪了自己不能招惹的大人物!

    別的不說,謝哥的秋后算賬自己只怕都承受不了……

    “這混蛋你認識吧?”鄭暉指著矮胖羅隊長,問道。

    “認識……他是我手下一小弟。鄭少,前因后果我都知道,這混蛋沖撞了您,您想怎么著就怎么著。不用您親自動手,我來幫您!我謝強管教無方,給鄭少添麻煩了……是我的不是……”

    什么話好聽說什么話,謝強在道上是一號人物,黑白通吃,小弟眾多。

    在鄭暉面前,他什么都不是。

    謝強的后臺曾坤是鄭暉的小弟,自己算什么?人家小弟的小弟……

    “你看著處理吧,以后在輝煌酒吧,我不想再看到這個人!”

    鄭暉揮了揮手,打發一只蒼蠅一樣。

    謝強擦著臉上的汗,松了口氣,連連點頭。

    “還有,你這是第二次惹到我了!再一再二不再三,別說我不給你機會!”

    鄭暉很記仇,上次在曾坤的會明國際酒吧,謝強的手下狗眼看人低和自己發生沖突。

    不管是不是出自謝強的本意,只要和謝強有關,老子就算到你頭上!

    紈绔大少,蠻不講理,這就是鄭暉!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