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重生之我為紈绔 > 第315章 怎么解釋
    鄭暉找到苗妙的時候,有點尷尬。

    苗妙正跟雪蝶木蝶待在一起。房間里滿是三個女孩銀鈴般的笑聲,看樣子這三人相處甚歡。

    鄭暉的到來,讓苗妙還有雪蝶都很是歡喜。兩女從沙發上起來,臉上歡喜,但相互看了看,又都變得有些扭捏不安。

    木蝶一旁冷哼一聲,“正主來了,你們兩個,怎么都不說了?還是說都想上前撲到他懷里以慰相思之情,然后都不好意思,難為情?”

    苗妙跟雪蝶同時羞紅了臉,低下頭去。

    鄭暉沒有難為情,只是覺得難言。

    先跟誰說話,先去關心誰,另一個會不會吃醋……

    “木蝶,你比之前富態了不少!”

    鄭暉想了想,突然冒出這么一句。

    然后三女同時一愣,然后都對鄭暉怒目而視!

    苗妙眼中有幽怨,雪蝶則是不滿和戒備!

    木蝶,只有憤怒!

    這廝竟敢說她胖!不知道女孩子最介意別人說她胖么?!還有,難道我真的胖了?明明沒有好不好……

    木蝶的心理活動就是這樣的。

    鄭暉只是想緩解尷尬,而且說得也是實話。不過他表達的方式有問題。

    木蝶以前吃過余震天不少苦頭,在地下拳場那段日子受到不少折磨,當時被雪蝶和鄭暉救出時候,瘦弱的很。

    這些日子的休養,木蝶恢復健康,苗條可人。鄭暉說的“富態”,其實想表達的是這個意思。

    但字面意思以及正常思維,“富態”這個詞用在妙齡美女身上,不是夸人,是在罵人。

    所以,鄭暉也覺得自己挺委屈。

    不過鄭暉也憑借這個打開了話題和尷尬,給幾女道歉,然后說話就自然多了。

    木蝶不停翻白眼,有些受不了,回到臥室去。

    三女竟然是住在一起的,三室一廳。

    然后雪蝶想了想,猶豫了一會,起身也離開,理由是找師姐木蝶有事要說。

    苗妙也想跑,被鄭暉一把抓住。

    “苗妙,好些天不見,想我了沒?”

    苗妙堅定的搖了搖頭。

    鄭暉試探的去牽苗妙的小手,苗妙躲閃了一下,力道不大。鄭暉緊緊握著,苗妙掙扎了幾下,然后屈服。

    鄭暉心中一喜,情況不糟糕。苗妙沒怎么真生氣。

    于是鄭暉開始對苗妙甜言蜜語,跟女孩相處的多了,鄭暉無師自通,學會了哄女孩,也就是“油嘴滑舌”。

    聊了一會,兩人之間的氣氛和諧自然多了。

    “苗妙,聽我外公說,你前些天遇到危險,好在逢兇化吉,沒受傷吧?”

    鄭暉問道。

    苗妙被鄭暉握著的小手緊了緊,同時也下意識往鄭暉身邊靠攏,尋找安全感一樣。

    “一個老奶奶,打扮的古代人一樣。她讓我叫她師父,然后還說要殺光我家人,還要殺你……后來,武爺爺突然破門而入,他們說了幾句我聽不懂的話,然后交手,沒幾招,那個兇惡的不行的老奶奶,就被武爺爺殺了……我親眼見到的,她死了,被武爺爺殺死……”

    苗妙長這么大,連一只螞蟻都舍不得踩死,殺人的場面對她來說很是血腥。

    如果武承全不是為了救她,說不定現在苗妙對武承全十分排斥。即便這樣,她心中也有陰影,對武承全恨排斥。

    武承全有兩次試著給苗妙講解那從蓬萊長老得來而后送給苗妙的修真功法,苗妙只要見到他,心神難以安定,因為恐懼還有緊張。所以只能作罷。

    鄭暉嘆了口氣,苗妙是“天生靈體”,竟然早就被蓬萊的修真者盯上,國安早把蓬萊滅了還好說,如果長久下去,苗妙除非一直躲在這地下秘密基地,否則麻煩不斷。

    “苗妙你聽我說!你的體質特殊,不可能跟普通人一樣!你以后也會經歷許多事,比如殺人……有你親自動手的可能!你必須要適應,不要恐懼,不要緊張!只要你的實力提升起來,再沒有人能威脅到你,也沒有人敢威脅你!我會一直陪著你,一直幫你,你能做到嗎?……”

    鄭暉柔聲安慰了幾句不見效果,于是狠下心,很嚴肅說出這么一番話。

    苗妙的淚花都快奪眶而出,聽見鄭暉這話,認真想了想,雖然不能馬上全部接受,卻也是似懂非懂,另一只手也伸過來,主動跟鄭暉握著,大眼睛看著鄭暉,重重點頭,“我盡量……多謝你鄭暉!”

    鄭暉見苗妙這模樣,很是喜歡。于是伸出手在他小巧瓊鼻上刮了刮,笑道:“跟我還客氣啥!你以后肯定要嫁給我,所以……”

    苗妙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兩只手從鄭暉手上掙脫,然后坐的離鄭暉遠了些,臉上也浮現生氣的神色。

    這會兒小妮子反應過來了要生氣,質問鄭暉,“一個男的能同時娶幾個女孩?你怎么這么花心!”

    鄭暉心里郁悶的不行,自跟蕭媛那一晚過后,這幾天老是陷入這種頭疼局面,該怎么解釋?

    “苗妙,其實我也不想。但是沒辦法……總有這樣那樣的原因讓我跟你們相識相知,然后我經不住誘惑,被你們吸引。我也沒想到,結果會是這樣……”

    鄭暉裝可憐,說道。

    ……

    “太無恥了!這世上怎么會有這么無恥的人!”

    木蝶的臥室距離客廳不遠,貼在門上可以很清楚聽到外面鄭暉跟苗妙的說話聲。

    木蝶一直在偷聽,聽到這里,憤憤喊道。

    “雪蝶,你怎么看上這種人!”

    雪蝶生氣歸生氣,吃醋是吃醋。但木蝶這么說鄭暉,她頓時不樂意了。

    “鄭暉這人怎么啦!除了花心,他是一個百分百的好男人!對女孩很貼心,也很真心!他很優秀,所以才有這么多女孩子喜歡!我跟他一開始是仇人,結果還是喜歡上他了……所以師姐你不要這么早急著下定論,指不定你以后也會愛上他!”

    雪蝶這么說道。

    “呸呸!我怎么會喜歡上他!如果真有這么一天,除非我眼瞎!”

    師姐妹兩人這一番玩笑對話,沒想到不久后就一語成讖……

    在鄭暉無恥哄騙下,苗妙很快不生氣了,聽鄭暉說在海港市經歷的一些事情。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鄭暉注意到墻上掛著的鐘表顯示時間,這才意猶未盡說道:“苗妙,讓我查看你的身體,再以靈力幫你疏通一下,要是走火入魔,那可就大發了!”

    鄭暉不是第一次給苗妙檢查身體疏通靈力,雖然這樣有些曖昧,苗妙有心理準備而且經歷過,所以乖乖躺下。

    鄭暉一只手放下苗妙小腹下側某個位置,那里是丹田,靈力緩緩灌輸進苗妙的身體,神識也鉆入苗妙體內。

    不到十天的功夫,苗妙體內靈力增長的速度以及積蓄的靈力數量讓鄭暉吃了一驚!

    鄭暉估摸著,如果一直這個速度持續下去,而且沒有走火入魔的危險,即便是在這蓬萊之外靈氣稀薄之地,苗妙要突破到金丹之境界,只需要兩年不到的時間!

    如果是在蓬萊,苗妙按部就班修煉,這個時間可以縮短至少一半!

    天生靈體,非同凡響!

    生在苗妙這樣一個丁香一樣的女孩身上,卻是可惜了這般造化……

    不過想想鄭暉又高興起來,苗妙是天生靈體,注定成為強大的修真者,只要自己跟她在一起,兩人在修真之道上齊頭并進,都不會孤獨!

    很快,鄭暉以靈力給苗妙梳理身體,苗妙只感覺身體輕盈了不少,心里那莫名的燥意也沒了。

    “你們在做什么?!”

    雪蝶從臥室出來,聽到外面沒動靜了出來查看情況,眼前所見,讓她目瞪口呆,然后“醒悟”過來,雙手捂眼,心里大罵鄭暉,跑回臥室!

    “雪蝶你誤會了,我們……鄭暉給我檢查身體,沒有……不是你想的那樣!”

    苗妙從沙發上坐起,急忙跑過去敲門,解釋。

    鄭暉暗道一聲壞了,以手扶額,面露糾結之色,這又該怎么解釋!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