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重生之我為紈绔 > 第363章 如夢似幻
    蕭媛、南客、虛墨、劉夏、血蝶,以及蓬萊本土武者七八人,十多人一起,進入大門后,展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演武場。

    方圓一里大小,這演武場比得上外界一大型體育場了。

    演武場四周懸掛著兵器架,上面放著諸多青銅兵器,顯得古樸蒼涼。演武場地面上紅色的血跡沉淀,不知道過了幾千年還是幾百年,依舊那樣猩紅……

    十多人進來,規則只有一個,最后還能站在那兒的一個人,成為此關勝出者!

    只有一個出線的名額,而且是大亂斗!

    蕭媛、南客、虛墨三人聯手,劉夏則是和那些蓬萊本土武者混到了一起,他躲在人群后面毫不起眼,因為其氣息在眾人里面,也是較為弱小的一個。

    不知是哪一方先動手,在那宣布規則的冷漠聲音響起之后不到三秒鐘,場中打成一團。

    南客的劍不僅護住了自己,也護住了蕭媛。因為鄭暉的關系,南客展現出君子風范,對蕭媛多有照顧。

    那少林寺大和尚虛墨一柄降龍仵揮舞的密不透風,擦著就傷,碰著就死,沒有一人能錦他身。

    劉夏不停高聲吆喝著,慫恿著蓬萊本土武者上前圍攻蕭媛等人。

    半柱香時間后,那冷漠聲音再度響起,提示再過一炷香時間后演武場上還站著的人超過一個,那么所有人都將被淘汰!

    那些蓬萊武者紛紛露出不可置信之色,這里面有幾個高手不止一次參加試煉,卻沒想到,這大試煉比之四年一屆的小試煉竟然有這么大不同,過關的要求,如此苛刻!

    不知是誰率先偷襲了身邊之人,蓬萊本土武者亂了,短暫的伙伴關系是那般脆弱。

    蓬萊本土武者還剩下三個,氣息內斂,目光沉穩,神情冷漠,殺氣森森看著蕭媛等人。

    那劉夏上半身滿是鮮血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已經受傷倒地不能動彈。

    三對三,那虛墨首先解決了自己的對手,然后竟然站在一旁平穩內息,冷冷看著蕭媛和南客。

    南客的劍比之以往任何時候揮舞的都更加靈動不可捉摸,蕭媛的近身戰斗發揮的淋漓盡致,但對方是一擅長防御的強者,久攻不下。

    那大和尚虛墨眼中有悲天憫人之意,目光深處,說不出的冷漠。

    他沒注意到的是,在他身后,一個已經傷重倒地不能動彈的人正匍匐著往他這邊接近……

    時間越來越接近那神秘聲音所說的一炷香時間,南客面現肅穆之色,對對手說了一句得罪了,然后劍風一變,凌厲無比!

    很快對方敗下陣來,南客抽出空來,相助蕭媛。

    這時候,那虛墨從盤膝而坐起身,目光閃動,蓄勢待發,竟然瞅準南客,隨時準備對他發動偷襲!

    微風拂面的感覺,虛墨心中警兆突生,手中降龍仵往后一揮,肩膀一抖,往旁邊挪動了一下!

    長刀入肉的聲音,只聽到一聲“嗤拉”聲響,虛墨的一只胳膊被砍下,鮮血激射而出!

    若不是躲閃的快,那來自他背后的偷襲一刀正中他的腦袋,這時候只怕已經被劈的腦漿迸裂,死的不能再死!

    “找死!”

    虛墨身上一一股佛光縈繞,他化身怒目金剛,那降龍仵威能大增,一個轉身,劈在了那個得手之后正要逃遁的黑色影子身上!

    一聲慘叫,那黑色影子露出身形。

    “劉夏施主!為何偷襲小僧?!我與你有仇?”

    虛墨皺眉看向地上那只還在微微動彈的手,面貌顯得有些猙獰,降龍仵定在地上,另一只完好的手從懷中掏出傷藥,灑在斷臂上。

    “誤會,誤會……”

    劉夏躺在地上不停吐血,之前裝傷,現在是真的受傷了。

    那降龍仵只是碰了他一下,但一股霸道至極的勁氣鉆入了他的身體,使得他受到極為嚴重的內傷。

    “阿彌陀佛!我佛見諒,小僧要犯殺戒了!”

    虛墨動了殺心,向劉夏走去。

    “虛墨,劉夏。你們受傷不輕,療傷要緊,有仇出去以后再說吧?”

    蕭媛南客聯手,那僅存的蓬萊本土武者很快被打趴下,南客見虛墨與劉夏間的沖突,出聲道。

    “南客,你成了漁翁!”

    虛墨停住腳步,冷意森森看著南客,說道。

    “一場切磋而已,大家都來自同一個地方,沒必要搞成你們這樣……”

    南客嘆了一聲。

    “我認輸,我退出!”

    劉夏抓住機會,大吼道。

    一股濃郁的霧氣往這邊擴散,要把劉夏傳送出去。

    虛墨不甘,要上前對劉夏出手,南客阻攔他。

    “南客,你很好!”虛墨言辭也不再虛偽,冷哼一聲,“你攔我報仇,斷臂之仇,你也有份!”

    說罷,大和尚往那迷霧深處走去。

    南客搖了搖頭,表情苦澀。

    “多謝南客師兄援手,這場比試你贏了。”

    蕭媛的實力欠缺火候,而且重在詭道。若是在某些特定環境下,她的實力能得到百分之一百的發揮。在這樣的比試當中,拼的是功底底蘊,她有自知之明,主動認輸。

    “蕭師妹,這場蓬萊試煉,對我來說只是歷練罷了!走到這里,我不能再繼續往前走了。最終的機緣即便能被我所得,也不適合我……所以,蕭師妹切莫推辭,你才是勝者!”

    南客收回劍,執手為禮,竟然這般說道。

    蕭媛驚詫的眼神看著他,不等蕭媛再說些什么,南客揮了揮手,像之前虛墨消失一樣遁入那迷霧之中。

    ……

    “你可明悟?!”

    聲若雷霆,在鄭暉耳邊連續響起三聲。

    “明悟什么?”

    鄭暉下意識反問。

    “老夫壺中仙,舍棄一切,再創開天辟地之偉業!我沒錯,告訴我,我沒有錯!!”

    那聲音所表現出的情緒有些不對勁,有幾分癲狂在里面。

    鄭暉沉默,思考良久,“前輩,這蓬萊圣地,是你所創?!”

    這是一個驚人的猜測,這所謂試煉的最后,竟然能接觸到這樣的秘密!

    “老夫胡壺中仙,……我沒錯,我有錯!!”

    那聲音帶著幾分低落,再次重復之前的話。

    “前輩,‘啟’是誰?”

    鄭暉再問。

    “啟……啟!你是對的,你是對的!但我,也沒有錯!那缺失的東西,到底是什么……只差一點,功虧一簣……末法時代,我的這片凈土也要化為虛無么?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那聲音一聲怒吼,虛無之中一只大手抓下,抓向鄭暉!

    “軒轅劍乃王道之劍,你既是阻我,也是助我!有此劍鎮壓,‘凈土’可再保數十載穩定!我一定能想到辦法,一定……”

    鏗鏘!

    金色劍芒大放,軒轅劍照亮了這片虛無,從未有過的氣息從這把劍上散發,使得那只大手被劍氣震散!

    有血色從那劍柄處氤氳而出,往那劍尖處延伸,血腥的殺戮氣息沖天而起!

    “殺戮!王道……啟,你竟敢這么做!”

    “物極必反,物極必反……我的‘凈土’即將崩滅,難道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已經變成暗金色的長劍被鄭暉伸手一招握入手中。

    原力之海被封印,靈力修為正在倒退,鄭暉的實力,每時每刻都在削弱。但速度緩慢,表面看不出什么。

    但是不知道為何,鄭暉卻感覺,此時此刻,他跟軒轅劍之間的聯系,竟然愈發緊密,而且更加契合……

    “前輩,我可以走了嗎?”

    鄭暉小心翼翼試探道。

    一股晦澀的波動從軒轅劍上延伸出去,鄭暉無法察覺。

    虛空深處,空間一陣劇烈波動,然后那聲音再度響起,“把那池子拿走,拿走!凈土之殤,本源之缺……舍棄,并不見得是一件壞事……啟,我就再信你一次!”

    一股大力向鄭暉涌來,就像是被狠狠踢中后背,鄭暉嗓子一甜,一口鮮血噴出,然后踉蹌著站穩身體,竟然出現在一片花草叢中。

    “不愧是蓬萊圣地,此番經歷,還真是如夢似幻啊!”

    傷勢并不重,鄭暉擦掉嘴角的血,感慨了一聲。

    “鄭師兄為何有這樣的感慨?你之前,經歷的是什么考驗?”

    一清冷的聲音響起,鄭暉抬首望去,花草叢往外一片林地,林地中央,已經有幾人站在那里,正目光炯炯看著他。

    說話的人是戴著面紗的上官毓秀。

    “這個還真不好說。”

    鄭暉看到這幾人,準確的說除了上官毓秀之外另外兩人,驚喜的向前走去,敷衍道。

    “鄭兄,能力越強,這考驗越難,你剛才吐血了,不要緊吧?”

    韓夢關切問道。

    蕭媛走過來,拿出手絹,臉上浮現一抹淡紅色的羞意,給鄭暉擦去嘴角殘留的血跡。

    此番試煉,沒想到走到最后的,竟然是這幾人。

    蕭媛是自己的女人,韓夢是兄弟……

    “不要緊,倒是韓兄你,我們幾個里面,你看上去精氣神最好,沒多少損耗,過關的最容易?”

    鄭暉笑著道。

    “不好說,不好說……”

    韓夢瞥了上官毓秀一眼,說道。

    上官毓秀面紗之下的表情是何變化鄭暉等人看不見,四人里面就她一個“外人”,蕭媛和韓夢不足為慮,但鄭暉……

    是她最為忌憚的一個勁敵。

    好在已經到了這里,該是收獲勝利的果實的時候,原則上來說,不再存在競爭,也就不會有矛盾產生。

    那花草叢后面的一團迷霧正在散去,上官毓秀道:“沒有人再進來了,我們還是快些趕過去為好,再過十二個時辰就麻煩了!”

    上官毓秀對這里最為了解,知道不少秘密。鄭暉韓夢等人相互眼神示意,默契的點了點頭,跟在上官毓秀身后往前走。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