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重生之我為紈绔 > 第411章 終章
    神識之力,鄭暉已經沒有了……

    換句話說,現在的鄭暉,境界已經掉落金丹之境,但奇怪的是,他身上散發的氣勢和威壓,比起之前,依舊強悍!

    那是因為,鄭暉的原力領域有了增長,修者境界掉落,使得他整體的實力,并沒減退。

    但是這不符合常理,蓬萊試煉的最后,鄭暉的收獲是了結前世宿怨,代價是一身實力付諸流水。

    這大半年來,不僅鄭暉對此感到奇怪,外公武承全,也對此嘖嘖稱奇。

    鄭暉隱隱有種感覺,這一切,與自己掌握的軒轅劍有關系!

    原力的神秘,對鄭暉來說,可能永遠是個秘密。但這不妨礙,他發揮原力的巨大威力!

    寸頭花紋臉詭異莫測的攻擊在鄭暉的有效防御下無法發揮應有的威力,怒吼連連,然后越打越驚,空間之力的施展極為耗費能量,纏斗幾分鐘后,寸頭花紋臉撐不住了!

    “鄭暉,這是你逼我的!最終計劃,發動!”

    寸頭花紋臉退后,面露猙獰絕望,還有瘋狂之色。

    他的身軀,竟然再次膨脹,發生異變!

    這是透支自己的生命力!固然可以擁有更加強大的力量,但只是曇花一現,此人,赫然是以生命的代價,引動了一個計劃!

    “鄭師兄快退!”

    皇甫云起似乎想到了什么,擊殺了對手,連忙向鄭暉這邊趕過來。

    異能者聯盟那邊,所有人都停止了攻擊江大濤和顧元葵的人,迅速圍成一個半圓,一種慘烈的氣氛蔓延開來,這些人,再次獸化,生命力透支!

    兩張太極八卦圖,一張從鄭暉腳底浮現,一張從天空蓋下,勢必要把鄭暉合在中間!

    黑光和白光相互融合,一個漩渦產生,鄭暉被吸納進去!

    皇甫云起愣了愣,已經趕到鄭暉身邊的他本可以掙脫,但他沒有!

    “云起兄,沒想到這一天還是來了!熟悉的感覺,不是嗎?這次針對咱們的偷襲和陰謀,本就有蓬萊的參與啊!或者說,蓬萊,才是主謀!真是看得起我,哈哈!”

    鄭暉和皇甫云起被卷入漩渦,將要被強行傳送到的地方,正是蓬萊小世界!

    “鄭師兄,我會盡我所能助你!”

    皇甫云起的聲音很堅定,說道。

    強光一閃,鄭暉和皇甫云起落地,一陣眩暈后睜開眼睛,鄭暉目光所及,竟然是蓬萊城。

    蓬萊小世界巨變過后,就只剩下以蓬萊城為中心的不到原先十分之一的面積。

    這里靈氣依然濃郁,小世界的結構最為穩定,最適合作為至強者之間戰斗之地。

    蓬萊三大宗派的強者們林立,蓄勢以待。

    “云起,過來!”

    皇甫云起身體一頓,抬眼看過去,目光復雜,“師父……”

    皇甫無敵面貌威嚴,儼然是蓬萊第一人的樣子,上官婉兒,還有那令狐欒,都落后他半個身位。

    “恩?!你不準備回來了?”

    “師父,我還沒找到玉兒,還有木蝶……”

    “她們不會再回來了!”

    皇甫無敵眉頭一皺,冷冷道。

    “無敵前輩,原來你才是最危險的那個人!”

    鄭暉冷笑一聲道。

    “此話怎講?”

    皇甫無敵似笑非笑。

    鄭暉不說話,轉過身來看向皇甫云起的四個師弟。

    然后,金光飛舞起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斬殺四人,砍瓜切菜一般!

    “鄭師兄,你……!”

    皇甫云起只說了半句話,然后若有所思,想到了什么,失望的目光看向皇甫無敵。

    “師父,岳父……你一直在利用我!”

    “這四人沒少把我的情報透露給你們吧?無敵前輩連自己的女婿都能舍棄,更別說這四個弟子了。所以,想來你也不會心痛?”

    鄭暉譏諷的語氣道。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把你弄到這兒來,可是花了我們不少功夫!鄭暉,歸入我門下如何?以你的資質天賦,可以成為蓬萊之主!”

    鄭暉鄙夷的眼神看向他,“無敵老兒,你忽悠的本事不怎么樣啊!以你境界,難道看不出來,我的修者修為境界,在不斷倒退?很快,我就不是修者了,怎么來當蓬萊之主?”

    “無敵宗主,跟他廢話那么多干嘛?出手先把他解決了吧!”

    望天門宗主令狐欒道。

    “看誰敢動我徒兒!”

    “他是我選定的軒轅劍傳人,你們動他,問過我的意見沒有?”

    兩道蒼老的聲音先后響起,鄭暉抬眼看去,御劍而來的,是師父慕容白,還有劍癡。

    “劍癡,此子丹田有問題,識海也有古怪,修為不斷倒退,他不是正宗的修行中人,怎能傳承蓬萊之主的位置?還是殺了他,讓軒轅劍另行擇主吧!”

    鄭暉震驚!

    他從來不知道,原來得到軒轅劍還意味著得到了一個身份,蓬萊之主!

    三大修者宗派不認可,軒轅以及慕容一脈的勢弱,使得這個傳承名不副實,不被認可。

    所以,鄭暉從得到軒轅劍那刻起,就是蓬萊的頭號關注對象!蓬萊巨變之前,三大宗派不能動他,因為他們還沒準備好,也沒有把握,把鄭暉留下!

    “想殺我外孫,找死!”

    身若雷霆,武承全踏步而來,出現在這里。

    “武老匹夫!上一次若不是你以蓬萊威脅我等,你外孫早就死了!這一次,蓬萊小世界縮小,已經堅不可摧!經此一戰,斬殺你跟鄭暉兩個最高戰力,蓬萊君臨天下,有何之難?”

    令狐欒笑道,小人得志。

    “你不夠資格跟我說話!我倒是要看看,你們有什么本事留住我們!”

    “如果再加上我們呢?”

    三個身著白衣的人飛了過來,都是白發蒼蒼,垂垂老矣。

    “皇甫求敗!上官云!令狐仲!你們三個老鬼,竟然還沒死!”

    武承全瞳孔微縮,露出凝重之色!

    “乖外孫!這三個老家伙我來解決,皇甫無敵那廝,你有把握嗎?”

    武承全問道。

    “我來!”

    慕容白大喝。

    “慕容老兒,你不行!”

    劍癡搖頭,直接否定他,然后他飛向了慕容婉兒。

    令狐欒則找上慕容白,“你的對手是我!”

    皇甫求敗,上官云,令狐仲,三人是三大宗派的太上長老,他們是隱秘力量。

    國安也有隱秘的力量,蓬萊之外,昆侖山上,此刻兩方人馬對峙,沒有動手。

    最高端武力的勝負,才能決定結果。外面的力量,只是牽制。

    龍組組長血蝶,對上了上官毓秀。不知道為何,血蝶從上官毓秀身上,感受到了龐大壓力,極為危險的感覺!

    那種感覺很特殊,除開那些老一輩,她以前只從鄭暉身上感受到過!

    “師父,沒有回旋的余地了嗎?”

    皇甫云起眼中有悲傷,攔住皇甫無敵,道。

    “滾開!”

    皇甫無敵冷冷喝道。

    皇甫云起沉默的讓開,拳頭攥緊,眼中閃過一抹最深沉的痛苦!

    “鄭暉小友,你不是我的對手。自己解決吧!說不定還有轉世投胎的機會!”

    “轉世投胎么……”

    鄭暉眼中閃過一絲迷惘之色,然后眼神逐漸明亮,璀璨!

    “我終于知道,為什么我的實力不退反進!這就是使命……無敵老兒,我是天命所歸之人,你打不過我!”

    “天命所歸?你也太高看自己了!”

    皇甫無敵搖頭失笑,然后迎上鄭暉,一拳向他打去!

    只是一拳,鄭暉吐血,敗退!

    即便原力領域全開,也沒能阻止皇甫無敵這一拳!

    此時,武承全對上三大蓬萊元老,雖然悍勇,但看得出來,他是全力以赴,三大元老則是纏斗,沒有施展全力。

    拖!三個人的打法極其無恥!占據天時地利,還用這種法子,武承全會被活活累死!

    “慕容婉兒!這不是你的全部實力……不對,你的修為,竟然退步了?!”

    劍癡對慕容婉兒,竟然全面壓制,吃驚道。

    慕容婉兒冷哼一聲并不說話,眸子里有森冷之色,不時看向鄭暉。

    “皇甫無敵……你若敗了,我的后手就能用上!我的女兒,將會成為真正的蓬萊之主!鄭家……鄭衛國,我們的恩怨情仇,延續到下一代,如此方才有趣!”

    慕容婉兒心中暗道!

    “這就是未來‘蓬萊之主’的本事?這就是你的天命所歸?!”

    皇甫無敵的每一拳,都有恐怖的破壞力!元嬰期的境界,他底蘊深厚,道法驚人,鄭暉不是他的對手!

    原力領域只是使得鄭暉更能挨揍,否則早就死了!

    幾十招過后,鄭暉全身染血,撐不住了!

    蓬萊第一人,很強!

    “鄭暉啊鄭暉,還要多謝你成就了我!因為你,我才能得到完整的‘煉妖壺’神器!煉化了它,我的實力才更進一步!我是天下第一!我才是天命所歸!”

    皇甫無敵須發飛揚,野心在這一刻暴露無遺。

    “那個壺蓋……”

    鄭暉想明白了,卻是沒時間和精力去暗嘆造化弄人。

    “我是一個紈绔……”

    “消滅了你,我才能做一個逍遙無敵的紈绔!即便是……我不再有一點武力!”

    “原力領域,爆!”

    鄭暉的明悟以及底氣,就是這一招!

    識海深處的原力猶如泄閘的洪水,鄭暉的氣勢不斷增強,狂暴!

    軒轅劍自主發出劍鳴,似乎是在興奮!原力領域自爆所產生的龐大力量,被軒轅劍所吸收!

    金色的軒轅劍先是變化為暗金,然后是血色,最后,又化為金色!

    圣道化殺戮,殺戮的極致,依舊是圣道!

    “不!”

    皇甫無敵感覺自己如同面對天威,在這股力量面前,他無法對抗!

    “煉妖壺,出!”

    一個紫金壺虛影在他丹田處浮現,似要飛出,對抗軒轅劍。

    這時候,鄭暉體內的一株桂花樹冒了出來,那個紫金壺猛地掙脫皇甫無敵的控制,飛向了鄭暉……鄭暉身后的那株桂花樹!

    “洗練池!竟能控制神器!!”

    “那是因為,你并沒有真正煉化煉妖壺!神器有靈,你不是它真正認可之人,所以,受到洗練池牽引,洗練污穢,另擇新主!多虧了是完整的神器,否則……”

    皇甫無敵有一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

    “無敵老兒,在你臨死前,告訴你一個秘密:人有沒有轉世投胎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切皆有可能!比如我,是已經死過一次的人了……”

    “你!你……”

    一道金色璀璨劍芒劃破天際,皇甫無敵站在那兒,猶自不信的眼神看著鄭暉。

    他人雖然站著,但整個人已經毫無生氣,他的魂,已經被滅!

    “走!”

    三大蓬萊元老見此情況,說跑就跑,毫不拖泥帶水!

    “你們走不了!”

    三道劍芒斬下,三具尸體落下。

    “擒拿慕容白!”

    上官婉兒不敵劍癡,劍癡此刻,正激動的看著鄭暉,沒有搭理她。她竟然沒想著逃走,而是向慕容白襲去!

    “軒轅劍,這才是它最完整的力量!”

    劍癡老淚縱橫!

    “挾持慕容白,你我還有活命的機會!”

    上官婉兒對令狐欒喝道。

    慕容白是最弱的一環,他是鄭暉的師父,的確是上官婉兒等人最后的機會。

    “上官前輩,請留步!”

    “皇甫云起!你做什么!”

    “我以國安暗組組長的身份,請你配合我的工作,投降吧!”

    皇甫云起道。

    皇甫云起,是武承全埋在蓬萊最深的一顆棋子,他這顆棋子在被皇甫無敵拋出之后,幾乎沒發揮過作用。

    但在此刻,他表露身份和立場。

    “你們兩個,殺了是便宜你們!讓你們嘗嘗做個普通人的滋味吧!”

    兩道金光襲向上官婉兒和令狐欒的丹田,兩人身體一顫,同時蒼老了幾十歲一樣。

    “皇甫云起,整合三個宗派,真正歸入‘宗顧委’體系下,蓬萊,以后就交給你了!外公,您有沒有意見?”

    鄭暉開口道。

    武承全坐在地上大口喘氣,“這樣最好不過,外孫你的話,就是我的意思,怎么可能有意見!”

    武承全對皇甫云起這個暗組組長其實并不怎么信任,但鄭暉開口了,他毫不猶豫同意。

    “外公,剩下的一切,就都交給你了!”

    鄭暉猶如一顆流星,從天上落下。

    ……

    三個月后鄭暉醒來,丹田一絲氣流都不存,原力領域也消失,完全成為一個普通人。

    但奇怪的是,他的識海還是可以清楚內觀,軒轅劍,盤踞在識海正中央,“洗練池”化作的桂花樹樹頂上,掛著一個壺……

    鄭暉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從床上做起來,伸了個懶腰,然后喃喃道:“我現在這情況,外公鐵定不能勉強我做事了。我那老子,有我媽在,斗志十足,也可以不用那么快接手家族事業……所以,我這個紈绔,可以逍遙一陣子了!”

    一年后,某個海外小島,美輪美奐的景色,這里是世外之地!

    島嶼正中,一場盛大的婚禮召開。

    婚禮的男主角是鄭暉,女主角么……

    環繞花叢中的鄭暉,樂不思蜀中!

    霍婷婷:“就這幾個,再不能多了!否則,哼哼!”

    蕭媛:“懷里抱著別人,不準再想我!”

    苗妙:“鄭暉,我又快壓制不住境界了,快來幫我……”

    雪蝶:“鄭暉,我愛你!”

    許悠悠:“暉……我最聽你話了,你想怎么樣都行……”

    ……

    又是一年過去,蓬萊小世界又發生了一件大事。

    上官毓秀強勢回來,原定天門中幾乎全部中堅力量擁護,其與皇甫云起分庭抗禮,一番比斗,不相上下,然后分割一半蓬萊。

    此女修為進展神速,潛力驚人。奇怪的是,國安對此女及其勢力只有牽制,沒有發動雷霆打擊。任由其存在。

    “水至清則無魚,修者文明,以這樣的方式傳承下去,未嘗不是一種辦法……”

    這是武承全的想法。

    “混小子,連我都看不透他了!到底是返璞歸真,深藏不露,還是真的失去了本事?紈绔……想當年,老子也是個紈绔!真是懷念那時候的日子!”

    武承全暗暗想道。

    “定天珠竟然在上官毓秀手里,上官婉兒還真舍得,而且貌似,上官毓秀已經真正得到了定天珠的幾分力量?唔……她還沒成氣候,不急,等她來找我再把這個小威脅處理了吧!”

    淮水市南山別墅,鄭暉穿著大褲衩,怡然自得的吃著許悠悠一顆一顆喂進他嘴里的葡萄,心里轉過這個念頭。

    (全書完)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