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無敵兵王 > 第29章 人贓并獲
    稍微收拾了一下,將餐巾隨手丟入了一側的垃圾桶里,李強這才慢慢走回了學校里。

    這個時間點,學校已經禁止學生外出了,但保安隊的人在看到李強時,個個都是一臉賠著笑,經歷過收停車費那件事情之后,劉長遠被劉清狠狠地收拾了一番,這些保安心里明白過來,就連教導主任都怕李強,他們更是沒有任何的脾氣了。

    “李哥,怎么這么晚才回來啊?以后要是有什么事,直接讓我們去辦就行了,反正我們人多,空閑時間也多。”一名保安主動打了個招呼,笑得如同是一朵花似的。

    李強臉色一緩道:“也沒什么大事,就是在外面吃了個夜宵,以后要是有事,肯定會招呼你們的。”

    說完他緩步走進了校園之中,幾名保安盯著他遠去的背影,其中一人低低嘆了聲:“真是搞不懂,李哥到底是哪方面的關系,劉主任竟然那么怕他?”

    “不該打聽的事別亂打聽!”一名保安喝了一聲,臉上泛著幾分緊張道:“你看李哥打劉隊的時候,下手那叫一個狠,一看就是專業的,這樣的人,按理說不可能成為一名老師,但劉主任偏偏什么意見都沒有,這說明了什么?”

    “說明了什么?”

    “說明了李哥的后臺硬吶!劉主任和歐陽校長巴不得他過來當老師呢。”

    “是啊,我還聽說,李哥在上課的時候,竟然把真槍都亮出來了,這一手真是太厲害了,我真想去見識一下,反正明天還有他的課,到時候我偷偷去看幾眼。”

    一群保安在那里竊竊私語,卻是把李強推到了更高的位置上。

    李強回到宿舍時,周蕾蕾幾人依舊在葉緒緒的宿舍里坐著,經歷過這樣一場風波,她們受到了不小的驚嚇,自然是抱成了一團,在一起聊著關于蒙面俠的事情。

    看到李強,葉緒緒鄙視地看了他一眼,故意對身邊的劉愛藝說道:“某些人吶,吃飯的時候比誰都積極,但碰到事,卻是怎么樣也找不到影子了。”

    李強沒搭理她,直接開門進了房間之中,剛剛換了雙拖鞋,門鈴就響了起來。

    隨手拉開門,周蕾蕾巧笑若兮的臉容出現在他的面前,他皺了皺眉頭道:“有事?”

    對面宿舍中,葉緒緒揚了揚眉毛,對著他撇了撇嘴,火爆至極,在她看來,周蕾蕾主動上門打招呼,他竟然還愛理不理,真是太不識風情了。

    因為知道周蕾蕾對李強有好感,所以對于她主動找李強的事情,葉緒緒四人也沒有什么意外,只不過劉愛藝卻是在一側重重哼了聲,表達了心中的不滿。

    “噢,你上次說過,我們現在是朋友了,朋友之間聊聊天,難道不可以嗎?”周蕾蕾一甩那頭長發,長長的睫毛閃了閃,臉上浮起一抹微微的笑意,因為她背著燈光,那張臉一半處于光明中,另一半則位于黑暗中,所以那張精致的臉容形成了一抹微微的妖嬈之氣,帶著夜色撩人之感,再加上身上那種淡淡的紫蘿蘭香味,形成了一種強烈的媚意。

    李強想了想,右手一緊,壓抑住了心中那點沖動,接著把身子讓到了一邊。

    周蕾蕾緩步進入李強的房間里,直到那道門關上,周蕾蕾這才將身子往防盜門上一靠,面對著他眨了眨眼睛道:“蒙面俠大人,多謝你今天晚上再一次出手相救。”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上一次我就說過了,我不是什么蒙面俠。”李強的臉容沒有半點變化,相當強硬地說道。

    “那你能讓我摸一下你的口袋嗎?”周蕾蕾揚起嘴唇,厚薄均勻的唇瓣上帶著淡淡的粉色,那是唇彩的色澤,這抹色澤中甚至還流動著一種晶瑩之感,襯著她白皙的皮膚,頗有一種水蜜桃般的成熟感,讓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李強瞇了瞇眼睛,隨后張開雙臂,作出任由她檢查的動作,只是他不免一臉疑惑地盯著她道:“如果你堅持,那就隨你吧!”

    周蕾蕾緩步向前走來,她的腳上是一雙夾腳坡跟拖鞋,通體微綠,再加上淺綠色的腳趾甲,帶著晃眼的質感,所以走起路來不免有幾分的搖曳感,柳腰如絲。

    李強心中涌起一股子燥熱,這種感覺來得突然,讓他也不知所措,他總覺得眼前這個女人就好像是個妖精似的,渾身冒火,卻又讓他偏偏不得不把目光投到她的身上。

    他渾然不知這是男女之間最本能的吸引,一個二十六歲的男人,到現在還是童子之身,積壓了二十多年的欲望,那本身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這一旦被引動出來,有如洪水肆虐,完全不受理性控制。

    但他依舊壓制著心中的那點念想,荷爾蒙上升的后果雖然很嚴重,但李強心性如鐵,也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對勁。

    直至周蕾蕾走到他的身前,那只修長的素手伸入了他的褲子口袋之中時,他再次皺了皺眉頭,這只小手竟然帶著幾分的冰冷感,這極不正常,卻偏偏這種冰冷感讓他心中那種灼烈感更加強烈了。

    在他的口袋里摸索了一番,周蕾蕾的眼眉揚起,透出一抹得意之色,在她的手心之中,握著一樣物事,只不過剛剛握住,她的臉色卻是一變,嘴巴也張了起來,形成了小小的雞蛋口形。

    “噢,不對……尺寸不對啊,太夸張了,天……”周蕾蕾低呼了一聲,她到此時終于明白握住了什么東西,但那抹灼烈卻是讓她忘記了松手。

    李強此時也泛起一抹恍惚感,他從未經歷過這種陣仗,要害落入周蕾蕾手中,心頭的那股子燥熱竟然轟然爆發,頓時席卷全身,但自有一抹冰涼感自周蕾蕾的小手間傳來,頗有幾分令他飄飄若仙的味道。

    一時之間,兩個人怔怔站在那里,誰也沒有說話,只是李強的右手顫抖得越來越厲害了,隨后不知怎的,直接就伸向周蕾蕾,放在了她的胸前,用力捏了幾下。

    受到這樣的襲擊,周蕾蕾不由低呼一聲,接著退開,她到底比李強大幾歲,對男女之間的事情知道的也比李強多上不少,自是一下子便清醒過來了。

    松開小手,自李強的褲子口袋里收回手時,她的手心中多了一樣物事,隨后她臉色紅紅地盯著李強,臉上泛著一抹微微的嗔怨,垂頭道:“李老師,還說你不是蒙面俠大人嗎?”

    李強依舊有些迷糊,直到聽到周蕾蕾的說話,他這才猛然間清醒了過來,臉色卻是相當難看,剛才的沉迷,已經完全超越了他的認知,這要是出現在戰場上,那不知道要死多少回了。

    穩定了一番心神,他再看向周蕾蕾攤開的手心時,那赫然是一只圓柱形的小巧物事。

    “這是什么東西?”李強聲音有些沙啞地問道,雙腿同時不自然地扭了扭,褲襠里竟然有種濕漉漉的感觸。

    周蕾蕾揚起臉來,輕聲說了句:“剛才我被那個壞人推出去的時候,是你抱住了我,我趁機把我隨身的口紅塞進了你的褲子口袋里,所以……你就是蒙面俠大人。”

    李強一愣,想起在泰象瓏附近時周蕾蕾的動作,他不由搖了搖頭,只不過這種時候,他說什么也沒有用了,這就是人贓并獲。

    “好了,的確是我救了你們,不過那也沒什么,我們終究是同事一場,我不想任由別人欺負你們,你也不用在意。”李強揮了揮手,緩緩在沙發間坐下。

    只不過他的右手五指卻是動了動,剛才一把抓在周蕾蕾的胸前,他可是不由自主地伸手捏了好多次,這可不是無意識的動作,所以這種完全的接觸,讓他感知到了一番不一樣的觸感。

    雖然說周蕾蕾只有一米六五,但身材卻是相當有料,這讓李強心中嘆了聲:原來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區別,看起來倒是可以找個女人一起研究一下這種事,那應當是一件人生快事。

    周蕾蕾聽到李強的說話,倒是不知道說什么好了,他不承認的時候,她就想著挖出他的身份,等到他大大方方的承認了,她卻是沒有目標了。

    “李老師,你放心,這件事我不會告訴緒緒她們的,只不過總是你救了我們,我心里很歡喜,要不以后我替你洗洗衣服、做做飯吧,就當是報答你。”

    周蕾蕾站到李強的身前,嚶嚶低語,襯著她說話時的表情,那擺明了就是對他有意思了,她不是那種直率的女人,有些話終究是說不出口,但一般來說,任何男人聽了這番話就會明白她的意思了。

    只可惜,李強就不是一般人,他直接搖了搖頭道:“周老師,已經有個學生天天在替我整理房間了,這么小的地方,就不需要第二個人了。”

    周蕾蕾的嘴唇一揚,臉上泛起一抹幽怨之氣,盯著李強道:“李老師,你身為一名老師,讓女學生來收拾房間,總是挺不合適的,而且……你難道不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當然明白你的意思了,只不過我這個人從來都不是活給別人看的,反正有人愿意過來替我收拾房間,那也就沒什么不合適的,要是有人敢過來找事,我就弄死他,反正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就是。”

    李強揮了揮,一臉的不在意,說完之后他似是想起什么事情來了,話鋒一轉:“對了,你要是真想幫忙,那就給我講講有關女人的事情吧,我是個男人,完全不了解女人,也不知道為什么,你的那里為什么就會那么柔軟呢?”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