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無敵兵王 > 第139章 心之所安,即為天堂
    先給李強和楊勝男倒上酒,陳星隨后才給自己倒上,接著他又拿出了兩瓶飲料,一瓶給了司機,另一瓶給了陳嵐和陳子洲,這才舉起酒杯。

    “李哥,嫂子,我敬你們!”陳星雙手舉起酒杯,一臉認真地盯著李強。

    李強的臉容依舊冷酷,他什么也沒說,直接端起酒杯和陳星碰了一下杯,隨后仰頭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

    楊勝男也是豪爽之人,她也和陳星碰了一下杯,仰頭把酒灌了下去,只不過這一仰頭的當下,她的脖子露出一大片嫩滑的肌肉,那條深邃的事業線看起來更加的夸張了。

    “李強,吃點菜吧,都是一些家常菜,不比外面那些大飯店里的菜,你喜歡吃什么就多吃一點。”陳嵐微笑著對李強說道,邊說邊伸手指了指滿桌子的菜。

    李強伸出筷子挾了一塊炒蟹,徑直咬了一口,臉色卻是微微一動,這道菜他曾經在香港的米其林三星餐廳里吃過,眼前這道菜的味道絲毫不比那家餐廳差,這說明陳嵐是一個很會做飯的女人。

    “陳姐,沒想到你的手藝這么棒,和那些大廚相比也毫不遜色。”李強冷然說道,只不過這幾句話倒是他的真心話。

    楊勝男扭頭看了他一眼,眼底卻是帶著一抹淡淡的詫異,在她的印象中,李強這個人就從來不會說好聽的,沒想到今天倒是難得說了些贊揚人的話。

    念想的當下,她也伸出筷子挾了一塊蟹肉,咬了一口之后,她直接瞪大了眼睛,相當火辣地說道:“嗯!陳嵐姐,的確好吃,這比洲際酒店的菜還要好吃。”

    陳嵐頓時眉開眼笑起來:“好吃你們就多吃一點,其實我這個人沒有什么別的愛好,就是喜歡美食,以前的時候,為了調整子洲他們的味口,養成了天天做飯的習慣,只可惜,這樣的生活……”

    說著說著,陳嵐的情緒又低落了下來,她不可避免地想起了從前的生活,那段日子里,她整天為了吃什么而絞盡腦汁,但卻并不是為了她自己,而是為了那個叫趙友祥的男人,但最終那個男人還是拋棄了她。

    李強皺了皺眉頭,他自是感覺到了陳嵐的失落,但他卻并不擅長勸說別人,就只能把目光投向楊勝男,冷冷瞄了她一眼。

    楊勝男倒是有點明白李強的意思了,她伸手拍了拍桌子,豪邁道:“陳嵐姐,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你別傷心了,那種負心漢看不上你,那是他的損失,還真拿著自己當個寶了,這么好吃的飯菜,絕對不弱于米其林星級餐廳的水準,他以后可是再也吃不到了,而且你放心,等我回到東海之后,我去好好收拾他一頓,什么玩意兒,敢做這種始亂終棄的事情,非得把他的蛋打爆不可!”

    本來她也不知道陳嵐的情況,但上次在吳遠清作品大展上見面之后,她就問了李強幾句,李強雖然沒有多說什么,但卻把陳嵐的情況簡單介紹了一下,這讓火爆的楊勝男直接就發飆了。

    聽到這么彪悍粗魯的說話,陳嵐不由微微一笑,隨后搖了搖頭道:“小楊,不用那么麻煩了,這個人,我已經放下了,剛才我有些傷感,只是覺得對不起子善而已。”

    子善就是她的另一個孩子,陳子洲的哥哥,比他大兩歲,也才僅僅十歲而已。

    “那什么,陳姐,等我回到東海,我就去和趙友祥談談,我相信他很愿意讓出子善的撫養權,要是他不聽話的話,那我就直接弄死他算了。”李強冷著臉說道。

    “李強,上次在電影院里的事情,我已經聽阿星說起過了,趙友祥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你就不用再對他下狠手了,我是真放下他了。”陳嵐越發淡然地說道,言眉間盡是一片的柔和。

    楊勝男一愣,她盯著李強問道:“你什么時候收拾過了趙友祥?我怎么不知道?”

    “你怎么不知道?上次在電影院的時候,那個被人踩過,最后躺在地上的男人不就是趙友祥嗎?那次陳星拎著菜刀在電影院里堵人,你還差點把他給抓走了,這件事你已經忘記了?”李強冷哼一聲,揚眉盯著楊勝男。

    楊勝男展眉想了想,這才吃驚地盯著李強道:“那次在電影院里,有人報警說是有惡徒拎著菜刀惡意傷人,我和小衛、小丁一起去辦事,你說那個躺在地上被踩的人就是趙友祥?”

    李強盯著她,沒有應聲,只是嘴角一牽,越發顯得冷酷了,楊勝男接著一拍桌子道:“那這么說,從后門逃走的人就是陳星了?”

    陳星的目光在李強和楊勝男的臉上掃了掃,這才尷尬地笑了笑道:“嫂子,那次的事,真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只不過因為我姐的眼睛被趙友祥打壞了一只,我一時沖動,這才拎著菜刀去找他算賬,要不是碰到李哥,他幫我解決了問題,我可能已經落入了你的手中,到現在還在監獄里待著呢。”

    楊勝男搖了搖頭,豪邁道:“陳星,你這是什么話!我是不知道情況,要是知道是這么個情況,我絕對會直接將趙友祥那個王八蛋給弄個半死,不過我聽說他在醫院里檢查過之后,發現已經廢了,再也當不成男人了,這倒是一個最好的懲罰,但等我回東海后,我還要再整他一番。”

    說完,她的目光瞄向李強,惡狠狠道:“李強,我就說上次的事情是你做的,你還不承認,而且你也太可惡了,那種情況你都不告訴我,弄得我差點當了一回惡人。”

    “在那種情況下,你覺得就算是我告訴你了,你就一定會相信?”李強冷然說道,末了話鋒一轉:“你這樣的人,做事經常不動腦子,要是我告訴你,你一樣會直接和我拼命,甚至還會去追陳星,而且以你當時的表現,我也沒興趣和你說什么,當時我看著你就不是很順眼。”

    楊勝男皺著眉頭想了想,當時在那間電影院里,她的確是帶著盛氣凌人的感覺,而且一如李強說的,恐后就算是他和她解釋過了,她還是會去抓陳星的。

    “行,算你狠,下一次要是再有這種事,你要是敢再瞞著我,我……就咬死你!”楊勝男盯著李強看了一眼,隨后用力哼了一聲。

    本來她想說要揍李強一頓,但想想說這樣的話也沒什么殺傷力,畢竟她打不過李強,這么做就是徒受其辱。

    陳嵐和陳星互相看了一眼,兩人的目光中透著幾分的笑意,在他們看來,楊勝男和李強之間的這番爭吵,頗有點小兩口之間鬧別扭的感覺。

    李強也沒應聲,繼續低頭吃著東西,不得不說,陳嵐的廚藝的確是不錯,不管什么菜,到了她的手里,做出來都很對味。

    陳星則是不斷勸著李強酒,幾個人很快就喝完了四瓶酒,這時司機和陳子洲已經吃飽了,兩人先一步離開了。

    由于這間臥室著實不大,兩人離開后,四個人倒是坐得相對舒服了一些,陳星這時又開了六瓶紅酒,他陪著李強和楊勝男兩人喝,陳嵐則是不斷替他們挾著菜。

    “陳星,你住的這個地方,實在是太亂了,整條路上都是烏煙瘴氣的,怎么就沒想著換一個地方呢?”楊勝男喝得有些微醺,大著舌頭說道。

    “李哥,嫂子,這房子是我剛到香港時租來的,以前姐姐沒來的時候,我一個人住著也挺好,反正有時候受別人欺負,挨幾下也就過去了,但姐姐來了之后,我就只能每天拎著菜刀出門了,好在姐姐做的飯贏得了那些人的贊揚,每天分一些食物給他們,他們就不會再為難我們了。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也就安心住下了,畢竟這里雖然簡陋,但房租是真不貴,一個月還不到八百港幣,當然了,其實這房子也很難租出去,畢竟這里的環境實在是太差了,除了我之外,沒有人能住滿三個月,在我租之前,這間房子已經空了半年了,就連房東都不愿意輕易過來,我們這些小老百姓,過個日子是真不容易啊。”

    陳星嘆了一聲,只不過他這時喝得也有些多了,臉紅脖子粗,所以說話不免有幾分的不著調。

    “李強,小楊,其實我現在已經很滿足了,不管住在什么樣的地方,只要能保持心情愉悅那就可以了,相比起在東海時的生活,雖然住著別墅,裝修考究,但我覺得這里才是天堂。”陳嵐輕聲回了一句,臉上泛著淺淺的笑容,溫和慈祥。

    李強一怔,他的酒量極強,此時依舊十分清醒,聽到陳嵐的這番話,他的心頭倒是別有一番滋味,讓他一時之間想到了太多。

    對于他來說,以前那種槍林彈雨般的生活,反而極其適應,那就是他的天堂,而后來這種平和的日子,在剛開始的時候,他有著太多的不適應,每天都覺得無法忍受,和別人交流都很困難,倍受煎熬。

    所以陳嵐的話,表達的意思很明顯,心之所安,即為天堂!只要你的心喜歡的地方,那就是屬于你的天堂。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