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我是終極大BOSS > 第五百三十七章 家
    這是一場毀滅!光網如同摧毀一切的災難!緩緩收攏!而被光網掃過的一切,無論是建筑,樹木,土石,還是人體,都變成了切口平整的碎塊,偌大的南宮家族,已經變成了一座廢墟!

    看著以祠堂為中心,緩緩收縮而來的光網,南宮雄的眼中已經沒有了驚怒,而是一種慘然,和悲拗!

    傳世已經數千年的南宮家族!居然在一夜之間被毀滅!那些從遠古時代流傳下來的底蘊,放到現時代竟然不過是一個笑話而已!

    “你到底是誰!和我南宮家族究竟有什么仇恨!為何作出滅我族之事!!!”南宮雄死死盯著天上的人影,目光已經血紅一片,嘴角也淌出血跡,這是心肺已傷!

    “我是誰?”天上的人影再次冷笑,逐漸被毀滅的南宮家族沒有讓他的目光出現絲毫波動,緩緩伸出手去,揭開了臉上那張詭異的小丑面具。

    “是你!”南宮雄死死的看著凌木,目光中盡是難以置信。

    諸葛神機,軒轅蝶依和慕容雪同樣大驚失色,之前就感覺到了天上的那道人影有些熟悉,沒想到居然是凌木!

    “是我!一個你們幾次想要置我于死地的人!太久的高傲讓你們狂妄無邊!今夜!就由我來帶給你們毀滅!”凌木冷聲道,目光冰寒。

    “凌木!你先停手好嗎?你對南宮家族的報復已經夠了!有什么事我們心平氣和的坐下來說好嗎?”天上的人影居然是凌木!他竟然有如此力量!慕容雪驚愕過后便是匆忙開口道。

    然而凌木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目光依舊冰寒。

    “滅族之仇!不共戴天!”南宮雄慘聲道,惡毒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凌木,然后面帶哀求的轉向軒轅蝶依,“蝶依小姐!請喚醒劍心!解我南宮家族滅族之危!”

    軒轅蝶依在現實中也依舊是月紗遮面,不過其驚仙之容一直刻印在凌木心中,南宮家族的毀滅似乎對于她沒有絲毫影響,一直靜靜站在祠堂外面,美目復雜的看著天上的凌木。

    聞言,軒轅蝶依收回了看向凌木的目光,落在南宮雄身上,猶豫了片刻,終于點了點頭,然后緩緩閉上了美目。

    再睜眼時,軒轅蝶依的已經不輸于凌木的冰冷,反而更顯凌厲,如同一柄鋒芒畢露的利劍,沒有絲毫人類的感情!

    凌厲的目光刺向天上的凌木,軒轅蝶依沒有絲毫遲疑,玉指輕抬,如劍鋒一般指向凌木,然后在虛空之中猛然撥動!

    “錚!”

    一聲劍鳴錚然響起!金光在夜空之中是如此耀眼!一道金光璀璨的劍芒割裂了虛空!直指凌木而去!

    凌木的眼中也出現了一絲凝重,看了軒轅蝶依一眼,對這道劍芒不敢大意,同樣伸出手去,指向這道璀璨鋒芒的劍光!瞬間!凌木的瞳孔轉變為猩紅色!同時天上垂下無數肉眼不可見的數據流!把凌木和這道劍光同時籠罩!

    “構成材質解析中……”

    “構成能量解析中……”

    “構成原理解析中……”

    “50%……80%……100%……”

    “解析完成……”

    “反物質構成中……”

    “進行刪除……”

    “刪除完成!”

    不過是短短的數秒鐘而已,凌木瞳孔之中的猩紅色便已隱去,再看向那道金色劍光之時,卻發現它已經開始淡化,在飛行途中便已開始了分解,最終化為了金光閃閃的粉末,消散在了空中。

    “什么?!”下方,無論是怨毒的南宮雄和南宮家族所有人,還是焦急的慕容雪和諸葛神機,都是大驚失色,不敢置信的看著空中的一幕。

    軒轅蝶依的眉頭同樣一皺,看了凌木一眼,玉指再次撥動,“錚錚”數聲,幾道金色劍光同時向天上的凌木斬來!

    然而卻還是一樣,在飛向凌木的途中就開始消散,灑下閃閃的金光!徒勞無用!

    光網已經收縮到祠堂范圍,被光網所嚇的魂飛魄散的南宮家族無數族人已經全部擁擠在這最后一塊立足之地,眼中盡是驚恐!

    終于,不知是在誰的慘叫之下,恐懼開始蔓延,無數被嚇得肝膽欲裂的南宮家族族人開始精神崩潰,被無盡的恐懼所支配,開始慌亂逃竄,然而光網之中的范圍只有這么一小塊,等待他們的是在崩潰中主動撞在了光網之上!

    血色開始蔓延!無邊的尸塊像是如臨地獄!令人聞之欲嘔的濃稠血腥味彌漫在空中!

    “家毀人亡!”南宮雄一聲悲鳴,看著已經死傷殆盡,滿目瘡痍的南宮家族,雙目滴血,慘然一笑,同樣轉身撲入了光網之中!

    鮮血飛濺!慘絕淋漓!南宮家族至此毀滅!全族盡亡!

    光網在收縮至凌木頭頂的時候才停下散去,偌大的南宮家族已經被徹底摧毀成了一片廢墟!除了凌木之外,場中也僅剩下了臉色蒼白的慕容雪三人!

    慕容雪和諸葛神機都因為空氣中濃稠的血腥味,和四周血腥的景象作嘔不止,倒是已經恢復正常的軒轅蝶依除了臉色蒼白,一直看著凌木之外,倒是并沒有什么不適。

    凌木的目光一一掃過諸葛神機,慕容雪,和軒轅蝶依,一幕幕畫面印過腦中,神色復雜!

    “我不殺你們!但從今夜起!我們形同陌路!”

    說完,凌木毫不留戀,飛身離去!留下依舊如夢初醒的三人!

    “凌風你怎么才上線啊!快來團隊副本門口!”

    戰略組的羈絆……

    “所以你不是喜歡我才追我?只是想拿我證明你過得更好?”

    落日坡的心防……

    “神機叔叔說了……你不可以欺負我……你還要保護我離開這里……”

    幽暗密穴的迷惘……

    這一切,在此刻起,都將煙消霧散!

    ……

    回家時已經是早上了,還沒進門凌木就聽見房間里面有不小的動靜,推開門之后就是一愣。

    “會長你別攔我!我要帶著小凌回去!我再也不想待在這個地方了!”舞夏雨拉著睡眼惺忪的小凌,手里拿著幾件行李,玉臉上充滿了怒氣,就要往門口而去,卻被舞傾城緊緊攔住,冰兒在做早飯,李雅在旁邊看著她們頭疼的搖頭。

    “凌木你回來了?你這次……真的是太過分了!快來勸勸夏雨吧!”舞傾城昨晚同樣也是哭昏了過去,也虧得她能這么快恢復過來,還要反過來勸舞夏雨,見凌木進門之后趕緊說道。

    李雅也把目光放在凌木身上,不過神情卻似乎有些看好戲一般的偷笑,看來昨晚的事已經都知道了。

    舞夏雨同樣看著凌木,美目中充斥著怒火,小凌則是低下了頭去,小臉嬌羞。

    凌木也大感頭疼,不過躲下去也不是辦法,看著舞夏雨,凌木的目光一狠,突然幾步走上前去,把舞夏雨攔腰抱了起來!

    “你干什么!快放開我!我不想再看到你了!混蛋!”舞夏雨驚呼出聲,不停的拍打著凌木的胸膛。

    凌木不答,把掙扎不停的舞夏雨緊緊抱住,然后往一間房間抱去,腳后跟一挑,房門被“砰”的一聲關上。

    “啊!你要干什么!快放開我!混蛋!賤人!我要告你強……”舞夏雨驚慌失措的聲音隔著門傳來,讓外面的眾女全部愣住,面面相覷。

    “啊!不要!你個賤人!快從我身上起來!”舞夏雨驚慌失措的哭喊聲持續了好幾分鐘,之后又變成了另一種讓眾女臉紅心跳的聲音,足足持續了一個小時之久,這種聲音才開始停下。

    房間中,舞夏雨癱軟在凌木懷里,猶自帶著淚痕的美目有些無神。

    “不要走了,留在我身邊吧,讓我和你一起照顧小凌,一輩子!”凌木輕擁著舞夏雨,柔聲說道。

    舞夏雨的嬌軀猛的一顫,剛剛才止住的眼淚再一次滑落,抬起頭顫抖的看著凌木,“你說……什么?”

    “我說,對不起,昨天是我不好,我現在已經知道錯了,所以就讓我用一生來補償你和小凌吧,好嗎?”凌木的聲音少有的溫柔。

    “嗯……”舞夏雨猛的一把抱住凌木,重重點頭,熱淚已經濕透了凌木胸膛,小凌,永遠是她的軟肋。

    “哥哥……出來吃早飯了……”輕微的敲門聲響起,能想象到冰兒現在已經是小臉緋紅。

    凌木應了一聲,低頭幫懷中的舞夏雨擦拭了玉臉上的淚痕,然后忽然一笑。

    惹得舞夏雨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然后才開始臉紅的穿衣服。

    餐桌上小凌和冰兒都是小臉緋紅的不敢抬頭,舞夏雨同樣玉臉羞紅不敢看眾人的目光,舞傾城看了看舞夏雨又看了看凌木,美目有些黯然,只有李雅在吃吃直笑。

    “冰兒……”凌木突然開口。

    “哥哥?”冰兒小臉緋紅的抬頭,疑惑的看著凌木。

    “南宮家族……已經不存在了……”凌木想了想,緩緩的說道,“昨天晚上……南宮家族1087人……已經被我滅族了……”

    “啪嗒!”冰兒沒有出聲,小臉呆住,卻是啪嗒一聲,淚如雨下。

    “從今天起,我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家!”凌木伸出手去,將冰兒摟入懷中。

    冰兒終于忍不住,嗚咽一聲嚎啕大哭了起來,在凌木懷中泣不成聲,李雅舞傾城和舞夏雨全部疼惜的看著凌木懷中,這個可憐的女孩……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