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大明金主 > 第414章 余音
    徐邦瑞回到南京的國公府里,召集了門客討論這合股辦銀行的事。這幫門客別的不看,只看數額高達百萬兩,嚇得手里的果子都掉了。這么高的金額,過手就是一把油啊!根本不需要徐元佐去收買他們,他們自然愿意叫東家速速入股,好為自己謀個差事。

    徐元佐絲毫不奇怪南京方面的反應,也應付了幾家勛貴前來探路的仆人,然后忙里偷閑接見了夏本煜等一干蘇州商人,包攬下幫忙贖人的重任,請他們放寬心。同時他也將銀行的事透露給了這些人,不過主要談的卻是通存通兌,讓他們認識到銀行可能帶來的便利。

    這些人也都不是初出茅廬的小菜鳥,聞弦歌而知雅意,自然表態一旦做成便是大功一件,必然能夠幫助許多人解決云銀子的苦惱。雖然徐元佐要收不少的手續費,但是他們不管真假反正都表示會成為第一批忠實客戶——當然,徐元佐得先把家里人給他們全頭全尾地帶回來。

    徐元佐原本也有一幫小伙伴,比如上海康家,蘇州沈家,以及自家在崇明的舅舅家,這些人都是要拉攏一把的。不管別人怎么看“銀鋪”的生意,徐元佐卻知道這是一頭巨鱷,嘴巴張開能吞下一頭牛,這時候不拉攏嫡系進來,日后恐怕是要成仇家的。

    隨著隆慶六年的腳步漸漸逼近,北方航線終于帶回了又一批高額分紅。同時徐家通過南方航線的收益也漸漸展現出來,而且廣東圖書館建成之后,林大春的聲望日隆,使得大小鄉紳無不欽羨,府城縣城紛紛效仿,就連市鎮那等小地方。若是沒有個圖書館都會覺得在外鄉人面前抬不起頭。

    圖書館多了,藏書量的要求就上去了。福建書雖然價格便宜,但是種類和數量遠不如江南,不差錢的廣東老板紛紛委托江南熟人在南京采買雕版、成書。徐元佐扼守上海這個碼頭,由徐邦瑞扼守長江到崇明一線,控制了成書的運輸渠道。再投資并購書坊,將圖書做成了一個熱門大商品,獲益也是頗豐。

    徐家南北兩路賺錢,風頭更盛。高拱在朝堂雖然有心,但是無力,終于拋棄了蔡國熙,轉而修書徐階希望講和。

    徐階卻已經不需要了,有了金銀打底,大半個松江府都是徐家的雇工。蘇松常應四府更有數萬眾為徐家的產業提供服務,即便是百年國公,一旦失勢,說倒就倒,但是徐家的產業卻隱蔽而分散,又不像土地那樣容易抄沒,只要人在,換個地方就能東山再起。

    這幕后的功臣自然就是徐元佐了。

    沈玉君接到了徐元佐的書信。再次跑了一趟唐行,求見這位表弟。她清楚地感受到每回見表弟都意味著要接受一次沖擊。這回也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徐元佐是在唐行新鎮新修的云間大廈見沈玉君的,這棟五層樓的高樓是唐行最高的建筑物,新招募了不少修過佛塔的技工,仍舊是磚木結構,但是用了水泥加固,木質地板下面有硬化的水泥預制板。

    新修的辦公樓讓很多人都不適應。因為沒有推窗見綠的園林環境,地位越高的人每天上班爬的樓層也越高——不可能有電梯或是人力吊籠之類的東西。而且辦公室有些狹小,一個方方正正的小屋子。唯一的好處就是互相溝通和開會方便多了,不用在園子里跑來跑去。

    徐元佐自己的辦公室在五樓,幾乎占據了半個樓層。如果把門窗全部打開。視野開闊,可以直接俯瞰整個唐行。他叫梅成功在外面露臺上準備了茶果,請沈玉君在外面商談。

    沈玉君很不習慣地爬上了五樓,見了徐元佐第一句話就是:“你不冷么?”

    十一月的天氣已經算是入冬了,坐在外面喝茶的確有些不合適。

    徐元佐只好將會面地點再次搬回了室內。

    “你說的銀行,看起來是個很大的產業啊。”沈玉君暖和了身子,開宗明義道。

    “的確,以后所有人可能都離不開跟銀行打交道。”徐元佐抿著茶:“說不定日后我們還可以承包大明的國庫,替朝廷發行寶鈔。”

    沈玉君差點把手里的茶盞打了。如果她真的沒拿穩,徐元佐還是會心疼的——這套成化瓷是他的心頭好。

    “你為什么每回都說得那么嚇人?”沈玉君不滿道。

    “哪一回錯過了么?”徐元佐笑了笑:“舅舅家打算出多少銀子?”

    “所有。”沈玉君嘆了口氣,顯然對父親的決策還是有所不滿:“除了家里自家吃用的良田,其他田畝全部賣出去,換成銀子投入江南銀行。一兩一股,我們能買八萬股。”

    “我還可以私人借給你們一些,可以拿你們在云間集團的紅利作為抵押。”徐元佐道:“當然,是要有利息的。”

    “這個當然,在商言商嘛。”沈玉君不在乎道。

    徐元佐點了點頭:“你能這么想,我很欣慰。對了,你身上什么味道,感覺有些怪。”

    “不香么?”沈玉君有些臉紅。

    徐元佐遲疑地點了點頭:“香是香,但是……咦,我怎么有點頭暈?是碳氣泄露了么!”徐元佐連忙起身,去搖鈴呼叫梅成功,卻只覺得天旋地轉,自己最后一個意識就是叫了一聲“開窗!”

    ——沒道理突然一氧化碳中毒啊!

    徐元佐眼前一片漆黑,心中閃過一個念頭。他很快意識到自己剛才暈倒了,而且眼前漆黑的原因是自己還沒睜開眼睛。等他睜開眼睛,方才發現自己躺在休息室的軟床上,棋妙趴在床邊睡得正香。

    徐元佐覺得身上有些乏力,尤其兩條大腿有些酸痛,心中有些恐慌:不會是生了什么病吧?難道不小心被老天爺嫉妒了?

    棋妙感覺到了動靜,驚醒過來,連忙道:“佐哥兒,您醒了啊!”

    “我怎么了?”徐元佐問道:“叫了大夫沒?”

    “呃……還沒……沈姑娘說您只是累了,叫我們別打擾您,好好睡一覺就行了。”棋妙道。

    徐元佐不悅道:“她又不是大夫,知道什么?快快去給我請大夫來!”

    棋妙只好不管時候早晚,速速跑去找大夫了。

    唐行的名醫很快就來給徐元佐號了脈,最終結果也如沈玉君所言:身體遠比一般人健康,氣色很好,恐怕是真的一時疲憊,睡了一大覺就好了。

    徐元佐總覺得有些蹊蹺,不由對這醫生也有些不信起來。不過他翌日再行運動的時候,并沒有任何不順暢的感覺,甚至比以前還要更有耐力。因為雜務實在太多,這事也就過去了,但是徐元佐不得不投入更多的銀子將火墻改成了銅管熱水供暖系統,不再燒炭火了。

    沈玉君一如以往,在過完年之后就出海了。沈家加入江南銀行的事由舅舅沈本菁親自負責,主要是配合徐元佐。

    隆慶六年三月,江南銀行成立。

    隆慶六年五月廿六,隆慶帝駕崩。張居正與馮保聯手將高拱逐出朝堂。而徐元佐手里已經收藏了三十張馮保所制的琴,每張琴都價值千金,關系可見一斑。

    隆慶六年十月,沈玉君從南洋回來,抱了個撿來的孤兒,錄入宗譜,算是自己的養子。誰知這孩子長得十分倔強,任誰一看都會覺得這是個“小徐元佐”。

    徐元佐也借著探親的名義去看了,這孩子簡直就是遺傳學的有力證據。他又想起那天沈玉君身上奇怪的香氣,以及自己詭異地暈倒,似乎猜到了什么。當然,不管徐母和徐元佐如何逼問,沈玉君都堅持說這孩子本是孤兒,碰巧和徐元佐撞臉方才撿來回來的。

    徐元佐苦于沒法做親子鑒定,只好靜觀其變——這孩子果然變得越來越像他了,而且血脈中神秘的牽扯之力也讓徐元佐不得不懷疑沈玉君的說辭。

    現在,徐元佐不得不考慮一下日后的路該怎么走了。事業已然全面鋪開,云間商幫顯露出了碩大的身形,自己疑似有了血脈,是安居一隅建立個影子帝國,還是揣摩一下兵強馬壯之事呢?

    徐元佐一時拿不定注意。

    (全書完)

    最后的話

    最近小湯遭遇了不少事。家里有長輩動手術,要陪同;自己體檢結果一驚一乍,嚇死本寶寶了;總有人要找小湯聊聊歷史,秀秀優越感,順便鄙視一下小湯的歷史功底……這些事真鬧心,小湯只是個苦逼的碼字工啊!

    仔細想想也是小湯自己種的苦果。《大明金主》原本說好要走輕松幽默搞笑休閑路線的,誰知道寫著寫著又成了人家說的“制度文”。這實在太令人尷尬了啊!以至于事情一多,自己都看著心煩,這還怎么叫人休息放松?所以小湯寫完第五卷之后,留了個小尾巴,打算這書先放放,日后有心情了,再考慮《大明金主2》的故事。

    這話是不是有些任性?其實小湯也挺愧疚的。諸君給《大明金主》的支持可以說是前所未有,尤其是四位盟主,屬于還沒看到貨就已經先打了款。書在一百萬字之前就順利進了精品頻道,即便斷更多日,均訂也能穩定在三千一以上。從成績上來說,小湯已經完全沒有什么可以抱怨的了。諸君待小湯甚厚,而小湯竟無以為報,實在很難過。

    如今一刀去勢或許有些殘忍,不過苦熬更加痛苦。越寫到后面,這種煎熬的感覺就越強烈。我們大家都知道,明朝的最終結果是什么。無論朱慈烺、徐元佐做出了多么大的努力,創造了何等奇跡,最終現實結果卻讓人痛心。可以說,主角在書中世界做得越發成功,這種痛心的程度就會越發嚴重。起碼對小湯而言的確如此。這就是為什么寫到了蒸汽機,寫到了銀行,小湯就實在難以為繼的原因。

    當初在寫金鱗開的收尾時,也碰到過這種“心魔”。那時候有位好友尚在人世,同為歷史作者,他也深感無力和折磨,并且不愿再寫這種穿越改變歷史走向的小說。只是他比小湯更加勇敢,匆匆完本之后開了一本土著主角的小說。小湯原本也有寫土著主角,不改變歷史進程的計劃,但是最終還是為了市場收益選擇了金主。

    現在想來,寫作本是小湯的愛好,雖十余年未嘗消退。單純為了市場寫作,實在大悖本心。心靈雞湯說得好,不忘初心!所以小湯打算新開一本小說,如果說是分類,應該算是古代世情類,更貼近家長里短,不會再畫出憂國憂民的大題目了。

    這本新書其實也是老書——正是小湯開金主時所構思的土著文。人設、劇情、大綱都是現成的,所以準備起來較快,拿來大家娛樂娛樂,小湯也找找熱血寫文的感覺,探尋自己的初心。

    咱們這本書也不說什么成績不成績的了,是否會太監爛尾現在說了也沒意義。與小湯一路走來多年的諸君如果愿意支持,小湯銘感五內;如果擔心小湯痼疾重發,小湯也表示理解。反正小湯會盡量寫到諸位都棄書為止,這也算是咱們兩清了。

    經過群策群力地查黃歷,選定明天(五月七日)早上十點發書,書名叫做《大國醫》。真心懇請列位前來捧場——錢場人場都很重要!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