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花都邪王 > 第161章 倒霉的方成
    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炸了,但是摩洛斯不在乎,他滿心里在想的都是,果然是這樣,果然有詐,你看這不是炸了嗎?

    不用他吩咐,地獄會的人都像是被這一聲爆炸按了按鈕一樣,紛紛把黑布往臉上一蒙,提著槍就從各個角落的車里跳出來。

    可奇怪的是,爆炸就炸了一聲,后面一片安靜,什么動靜都沒有了。

    人呢?到底是誰開的槍?不是,是誰扔的炸彈?好像也沒有哪里被炸毀的……

    不好,被耍了!摩洛斯心里閃過一道陰影,他一眼看到天合會的古影,還站在電影院的大門口,一臉春風的笑意,好像在看著他們出丑。

    緊接著,廣場的平靜被打亂了,比地獄會冒出來得還要更加突兀,無數輛警車大著嗓門兒把這廣場圍了個水泄不通。

    泄特,摩洛斯罵著,這應該是他們在部署計劃時,分析出最壞的一個結果。不過當時說的最壞,是指他們用最快的速度,把天合會滅得差不多時,警察包圍而來,而現在卻是天合會都不在這兒,光把他們自己包圍了。

    這個地方的出警速度是多快,摩洛斯他們很清楚,這點他們可是專業的,所以他們相信,如果到時真的遇到了未知的情況,比方說天合會的火力很猛,一時吃不下太多的情況,也要先撤退,不能等警察把這里包圍,那一切都晚了。

    可現在這也太快了點兒,平常三分鐘能來就不錯了,可剛剛的爆炸三秒鐘都沒有呢,一下子就冒出了幾十輛警車來,未免有些太夸張了。

    得,還不止,抬頭看,那兒還有一架直升機在候著呢,可真給面子啊。

    而這時地獄會的成員們也不傻,都是在用最快的速度鉆回車里,把臉上的黑面罩給摘下來,可惜這速度還是慢了。

    臨著他們的車子,一直以為沒有人的車里也跳下人來,大喊著“警察,你有權不張嘴……”(這是翻譯,水平有限,可能有誤)。

    總之他們發現自己是徹底被人給坑了,制訂了這么詳細的作戰計劃,可天合會那幫家伙們,根本就不是來跟他們火拼的,就是想要陰他們。

    這個廣場他們知道,算是挺偏僻的,中等程度適合火拼,這個小電影院他們也知道,早就有地獄會的人守在那兒,不可能讓天合會在那里“屯兵”。

    但是最后這一招可就沒有想到了,報警?丟人不丟人啊?我特么要是想到了,我們也報!

    摩洛斯看著自己的手下們一個接一個被抓起來,沒辦法,不是他們不想反抗,而是對方的實力太強大,不光是這些警察,還有大批武裝到牙齦的隊伍也都陸續端著槍來問候他們了。

    明明也沒有發生什么大事兒,就算是被抓了,也坐不了多長時間,在這種情況下,再拼的話純粹是跟自己的命過不去嘛。

    這還是指的那些持槍蒙面被抓的,摩洛斯自己身上連槍都沒有,而且他也沒有任何出格的舉動,就更不可能不理智地逃跑了。

    這場鬧劇很快就結束了,除了摩洛斯和他身邊的兩個親信跟隨沒有被抓,其他人一律都被帶走審查去了。

    摩洛斯把牙齒咬得咯咯響,發誓一定要把天合會給鏟除了,雖然人都進去了,但那不過是暫時的,這些人很快就會出來,再說,自己也不是只有這些力量,只要他還在這里,想滅天合會,也不過就是個時間的問題。

    ……

    蕭夜和方成出門的時間可就早多了,他們兩個幾乎是在古影向地獄會發出談判邀請的時候,就已經化好裝扮,藏在了地獄會總部的大門口了。

    所以他們兩個是看著摩洛斯等人,一起開車離開地獄會的。

    然后方成轉頭問蕭夜:“腕子,古姐說都跟你交待過了,現在怎么辦?咱哥們兒要是直接沖出去,怕是還不到里面,就被那一幫老弱病殘給收拾了,那面子栽了是小,這事兒辦砸了,可就什么都白搭了。”

    蕭夜點頭,又用奇異的目光看了看方成:“成哥啊,我剛來的時候揍過你一頓,你心里肯定不舒服吧?”

    廢話,方成那個氣啊,那幾天晚上他一閉眼,就感覺有人在騎著他抽耳光,那時候他還在擔心,自己會不會從此對女上位都有了陰影,好在這種傷口在慢慢地愈合當中,現在你又拿來說是幾個意思啊?

    “你看,我就知道你心里還埋怨我,得,知道哥們兒這次為什么挑你嗎?”蕭夜很仗義地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為什么啊?”方成問。

    不會是看這個環境不錯,想再來一回吧?

    “這第一,因為你在天合會里排不上十二紅棍,地位不明顯。”蕭夜很認真地說道。

    “你這是夸我的嗎?”方成的臉皮抽搐了一下。

    “嘖嘖,你怎么不相信我呢,絕對是夸你呢,這不是還有第二嗎?第二就是因為除了十二紅棍之外,你的功夫最好。”蕭夜補充著。

    方成心里微微舒服了一下,這也算吧,在天合會里排第十三打手,雖然虧點兒,但是好歹也算是高手了。

    看了蕭夜一眼,覺得這個人吧,其實還是挺不錯的,要不然也不能在華興樓里混出這么好的人緣兒來。

    “你別看我,我不算,我說的是古武高手,”蕭夜直接誤會了方成的意思,“還有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我這回要讓成哥當一回英雄,作為上次的補償,你想想,三百多人給咱倆當陪襯,你又是關鍵人物,由你一手把這事兒給擺平了,以后你比雙花紅棍都還要更牛。”

    方成被他夸得有點兒飄了,想想也還真是,三百多人都是配合自己演戲的,這次風頭只要出好了,那可是锃亮锃亮的。

    “你還沒說咱要怎么弄呢,別說這么多人在這兒守著,就光里面那三百女人,讓我們一個個往回背,也得累趴下吧?”這個現實問題,一巴掌就把方成給打醒了。

    “我看吧,成哥你現在臉上蒙布黑布,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古腦兒就往前沖,等引起這些人的注意之后,再拼命往外跑,這樣一來,就足夠吸引他們大多數人的注意力了,我趁機進去救人,咋樣?”蕭夜問。

    “不咋樣,你以為我缺心眼兒啊?”方成可是不滿意了,都到了這時候,還玩兒人呢,“你怎么不當引人的?”

    “哈哈,看吧,我就說成哥你還是不信任我吧,實話說吧,我準備的就是我出去把人引開,等里面人少了,你再混進去,進去之后,想辦法找到關人的地方在哪兒,”蕭夜這回可是認真了,之前頓了這么一會兒,是想看看這里的情況穩定不穩定,“能直接把人放出來最好,要是不能的話,我們就在這里制造點兒亂子,把警察引過來,到時候這些人就由著警察去救吧,反正她們都是被綁架來的,最后也就是被送回華夏。”

    “你一個人引他們走,會不會太危險了?”方成其實還是一個比較厚道的人,尤其是在做正經事兒,還是跟蕭夜在一起的時候。

    “我覺得也是,要不還是你來吧?”蕭夜很大方地就把這個美差送出去了。

    “還是按原計劃吧。”方成一聽蕭夜要這么痛快,連忙又縮回去了。

    開玩笑,話收得慢了,又被這小子給陰了,你說這小子,怎么就長了一張沙僧的臉,安了一顆孫猴子的心呢?

    蕭夜嘿嘿笑了兩聲:“你記好的話,我一會兒就開始沖了。”

    “你沖吧,我一定把人救出來。”方成這次不上當了,你要沖就沖吧。

    于是就看蕭夜倒頭在車里睡起覺來。

    “嘿,什么時候沖啊?”方成問。

    “等通知啊,到時候古姐給了信號再沖。”蕭夜打著哈欠說道,說完的時候,他就已經睡著了,比吃了安眠藥都還要快。

    這一睡就是兩個小時,等得方成都困了,終于等來了古姐發來的消息,說目標已經到了地點。

    “成哥我沖了。”蕭夜在臉上蒙了塊布,嗖地沖了出去。

    在方成目瞪口呆之中,他真的是直接就沖進了地獄會的總部,里面響起叫喊聲和槍聲,而且好像還在追趕著他。

    不大功夫,就看蕭夜又已經跑了出來,也不知道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反正是后面綴了一大串的尾巴,看樣子要么是修為不高,要么是年紀偏大,不過在這個火器的時代,這些都不是問題。

    對方掰腕子掰不過你,拿手槍崩一發,照樣兒殺人。

    而蕭夜這逃跑也是個技術活兒,跑得太快了,對方追兩步追不上就回去了。跑得太慢了,請等著吃槍子兒吧!

    不快不慢當然是最好的,可如果被人看出來,你是故意保持著這個速度的,那馬上就會想到你是要調虎離山,恐怕到時候老虎不但不會離山,還會拼命把爪子撲在山口上,看看是哪個膽兒大的想來摸屁股。

    不得不說,蕭夜把這個速度都已經掌握到了巔峰水平,雖然看不到臉,但是你看他跑路的步子,還有那適時而又絲毫都顯不出來做作的摔跤,還有從地上翻滾起來再逃的驚慌失措,都足以拿到小金人獎啊。

    十幾個人,真的追著蕭夜走了,方成立刻就從車子里跳出來,大搖大擺地向著地獄會總部走去。

    可是一進去,方成傻了,里面的人,比起追著蕭夜走的還多……
北京快乐8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