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花都邪王 > 第310章 滄海三重浪
    姜書恒眼角跳了一下,這小子的口氣實在是太大了,但一萬靈石實在是太多了,就算都是下品靈石,這個數量也有些過分。

    他雖然是無定門的內門弟子,畢竟沒有什么實權,至于招募兵團的靈石,那都是宗門里出的,可他若一下子拿出一萬靈石來打賭,那怕是有些太過分了。

    “怎么,還沒有打,你就已經在想輸之后的事情了嗎?”蕭夜像是猜到了對方的心事。

    “我只是在想,你憑什么讓我相信你有一萬靈石?”姜書恒也是瞬間才想明白,這小子應該就是吃準了自己不能輕易拿出來,但他更加確定,這個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小子,更加不可能有一萬靈石。

    “你愛信不信。”蕭夜淡然。

    姜書恒被噎到了,但是又沒有辦法說什么。蕭夜的意思多明顯啊,是你找我賭戰的,我的條件就是賭一萬靈石,你要不相信的話就別賭,賭的話就別嘰嘰歪歪的。

    第一兵團的人,雖然只是剛剛湊起來的,但是從生死邊緣結下的緣,又是自由選擇加入第一兵團,自然都是對蕭夜極為佩服的人。

    看無定門的天級高手,都被蕭夜擠兌得無話可說,一個個都哈哈大笑起來。

    無定門嘛,我們現在也算是半個紫霄宗的人,有什么好怕的?

    姜書恒的臉上陰晴不定,卻不料又是蕭夜先開口了:“你拿不出一萬靈石是吧?沒事,只要你輸了答應我一個條件,一萬靈石我可以不要了。”

    “什么條件?”姜書恒突然發現自己在氣勢上已經落了下風,連是什么時候落的都沒有察覺到。

    “你輸了,無定門所有人,包括你們招募的兵團都退出龍魔峽谷,至少兩個月之內不能踏足,如何?”蕭夜問道。

    “好!”這次姜書恒沒有任何猶豫,是蕭夜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他了。

    靈石他還有所猶豫,但是這么一個口頭約定,他自然沒什么好怕的,臉色恢復一些之后,頭腦也變得靈活起來:“我卻也不相信你能拿出一萬靈石來……”

    “那是你的事。”蕭夜接口。

    “呵呵,若是你輸了,”姜書恒指著蕭夜,“我也不要你的一萬靈石,只要你跪在我的腳下,磕一百個響頭,從此做我的仆人,如何?”

    “不賭。”蕭夜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你怕了?”姜書恒陰險地笑著,他自然看到了蕭夜懼戰時,所謂第一兵團那些成員人的臉色。

    “不以我的尊嚴為賭注,”蕭夜瞥了對方一眼,“因為你拿不出跟它對等的東西來。”

    “若我輸了,也一樣做你的仆人。”姜書恒揚眉道。

    “還是不夠,”蕭夜冷笑,“你要輸了,無定門一門向我跪地,我倒可以考慮。”

    “你敢辱我宗門?”姜書恒怒目圓睜,恨不能殺了蕭夜。

    “是你非要賭。”蕭夜道。

    “你到底打不打,耽誤了我們這么多時間?”石頭憨聲憨氣地向姜書恒說道。

    “找死!”姜書恒已經失去了耐心,連一個玄級的小子,都敢當面來質問他了,這個當然不能忍。

    轟……

    石頭雙拳齊出,跟對方狠狠撞了一記,腳下沉重地連退幾步,卻像是沒有什么大礙:“你不行,比起夜哥來,你還差得遠呢,趁早帶著你的人離開龍魔峽谷吧,要不然你的面子肯定會丟光了。”

    第一兵團的人都是大驚,沒想到除了蕭夜之外,連這個看上去只有玄級的小胖子也這么厲害,雖然不如天級強者,但是那一掌,他們這些人自問都接不下來。

    姜書恒自然大怒,如果連一個玄級都殺不了,他才是把面子都丟光了呢。

    可他不知道的是,石頭這話可不是瞎說的,蕭夜雖然有時幾天都不回去,但是回去的時候,兩人還是經常切磋的,蕭夜的力量有多大,石頭清楚得很,因為他被虐的不是一回兩回了。

    正因為這樣,石頭現在的挨打能力,比起在俗界跟蕭夜相識時,又提高了不只一個臺階,就算是天級,想要把他打死,也得好好費一番功夫,他現在只差最后一步,就能踏入地級境界了。

    “怎么?沒把握打敗我,就拿我們兵團的兄弟出氣嗎?”蕭夜上前一步質問道。

    “就是,這家伙明明是天級實力,可是還沒有打,就在膽怯了,真不知道這種心性,是怎么就能晉升到天級的?”石頭一臉疑惑地打量著姜書恒,“我才是玄級修為,你就算是把我打死了,也不能證明你有多強,有本事跟夜哥打!”

    “小子,你的命我要了,就算是你逃到天涯海角,我姜書恒也一定要取你的狗命!”姜書恒哪里受過這種侮辱,對方還是一個玄級的小子,更讓他怒不可遏,轉頭再向蕭夜,“好我就收你一萬靈石,但若到時你賴賬的話,我只好把你斬殺在劍下了。”

    “現在你找這種借口,一會兒就知道,這是多么愚蠢的想法。”蕭夜笑道。

    邊說著,他竟然抖手將暗夜刺在刀地上,空手向著姜書恒走去。

    “小子,你不用兵器嗎?”姜書恒也微微一怔,隨即目光閃爍著思慮著對方的行徑。

    “對付你,根本就不用刀,”蕭夜又向著他身后看了一眼,“你們如果四個一起上的話,或許可以讓我的暗夜出鞘。”

    “既然你不用兵器,那我姜書恒也不占你的便宜,就跟你空手分勝負。”姜書恒陰險一笑道。

    “那我倒是想看看,你那把纏絲軟劍要不要拔出來。”蕭夜冷笑著。

    姜書恒眼睛驟然一瞇,他腰間還暗藏著一把軟劍,這件事情幾乎沒有任何人知道,但是蕭夜竟然如此清楚,一瞬間他把可能出賣自己的人都想了遍。

    “蕭夜,怪不得你昨天不敢跟我一戰,原來竟然花費了如此之多的時間,來調查我的秘密,”姜書恒冷笑著,“不過沒有用的,就憑你那盤魔秘法,沒有半點兒真氣的手段,在天級強者面前,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小孩子把戲,我就算是不用劍,也一樣把你斬殺!”

    “你的廢話真多,”蕭夜微微搖頭,“在所有跟我為敵的人中,你在這方面真是最厲害的。”

    “找死!”姜書恒在蕭夜說這句話的時候,已經一掌拍出。

    啊?在場的人都是一片驚嘆聲,因為姜書恒一動手之間,立刻就飄出了六道影子,每一道掌影都像是真的,但是卻又都像飄忽不定的存在。

    而面對這六道掌影的蕭夜,卻像是傻了一樣,愣愣地看著六道掌影,連閃躲都已經忘記了。

    “呼……”六道掌影在最后一刻消失,六凝為一,狠狠地印在蕭夜的身體上。

    “原來你也不過如……”

    姜書恒的手掌拍在蕭夜身上時,帶著無限鄙視說著這句話,但是話還沒有說完整,他已經說不下去了。

    因為在他的手掌下,根本就沒有蕭夜,這一掌,竟然徹底地打空了。

    不好!姜書恒心下一凜,立刻就是回身一掌,他不知道對方是怎么做到的,如何這么光明正大地瞞過了他的眼睛,但是一下子失手之后,他本能就感覺對方是在自己的身后,在等待著致命的一擊。

    “連我在哪里都不知道,你也配跟我一戰?”可誰知,就在姜書恒身前三尺的地方,蕭夜卻忽然現身出來,慢調斯理地看著對方。

    第一兵團的人都是轟然爆笑,在他們眼里,蕭夜一直就站在那個地方沒有動過。可是這個天級強者姜書恒,卻一邊說著狠話,一邊兒在蕭夜的面前空拍一掌,接著像觸電耍猴兒一樣,又急忙向身后的空處再打了一掌,實在是自己在那里表演了個夠,卻連蕭夜的邊兒都沒有挨到,真是笑死人了。

    姜書恒當然明白這些人在笑什么,但是他不明白,蕭夜是怎么做到的?

    神識力,姜書恒也有,但是有跟有是不同的,好像你有一滴那也叫水,而對方有一條河,那也是水。可一滴水連渴都解不了,一條河卻能把人淹死無數次。

    “藏頭露尾,你連正面跟我一戰的勇氣都沒有,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姜書恒不肯承認自己找不到對方的事實,卻是借著鄙視對方,把這個失誤給撇過。

    “正面一戰?”蕭夜更加冷笑了,“你很快就知道這不是個好主意了。”

    說著蕭夜的拳頭已經握在一起,徑直向著姜書恒擊去。

    “滄海三重浪,給我破!”姜書恒看蕭夜硬來,心中一喜,凝神蓄力,也是擊出石破天驚的一拳。

    這是他最得意的拳法,一拳擊出,如滄海之水,一浪高過一浪,真氣勁力能疊加三重,也就意味著幾乎有三倍的戰力。而且這三重氣勁十分隱蔽,若是過了第一重氣勁之后,心下就以為萬事大吉了,那接下來的兩重氣勁,可能會直接就要了對方的命。

    “砰……”

    一重氣勁跟著姜書恒的拳頭擊出,跟蕭夜狠狠撞在一起,對方的拳頭沒有停,仍然一路向前擊去。

    “破!”第二重氣勁,從姜書恒的拳頭中洶涌而出,巨大的真氣波動,把蕭夜的衣衫吹得獵獵作響。

    但是蕭夜的拳頭還在向前,移動雖然緩慢,卻一刻都沒有停過。
北京快乐8假到死